朝核危機反思:二戰核攻擊日本前外交秘史(上)

1945年8月9日上午11時02分長崎遭受原子彈攻擊瞬間當地拍攝的一張照片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45年8月9日上午11時02分長崎遭受原子彈攻擊瞬間當地拍攝的一張照片。

在朝核危機不斷升級的同時,人們難以忘卻二戰中日本遭受兩顆原子彈攻擊的人道災難。今日人們能從核危機歷史中學到什麼教訓?

去年,當時的美國總統奧巴馬重訪廣島原爆地之際,表達了建立無核世界的景願。人們不禁會問:為何二戰時美國和日本之間的有關秘密和談沒有成功阻止原子彈的使用?

歷史學家們翻開塵封的往事之際,一位當時在愛爾蘭和歐洲活動的美國中央情報局特工奎格利在1991年生命即將走到盡頭之際打破了沉默,接受對日本戰爭史有深入研究的記者德本榮一郎的採訪,道出一段此前鮮為人知的秘密。

而德本榮一郎在採訪的基礎上,近年來經過對日方解密的外交檔案和文件的查找,進一步了解到了為何這一秘密渠道未能打通。

梵蒂岡的秘密外交努力

愛爾蘭裔的美國人馬丁·奎格利在二戰爆發之際,接受了美國總統羅斯福下令於1942年成立的美國戰略服務局(美國中情局的前身)的特工訓練,於1943年被派駐愛爾蘭,搜集政治和軍事情報。

奎格利的公開身份是美國電影協會的電影製作和發行人。

1944年12月意大利投降後,出生於天主教家庭的奎格利以同樣身份被轉派羅馬長駐,他受到美國中情局創始人、紐約的律師小威廉姆·多諾萬中將的直接指揮。

多諾萬希望通過對日本有影響的梵蒂岡來打通和日本的秘密外交談判渠道。他要求奎格利利用他在教廷裏的關係,試探通報日本帝國向盟軍投降的可能性。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二戰時中情局希望通過對日本有影響的梵蒂岡來打通和日本的秘密外交談判渠道。

1945年5月納粹德國投降後不久的一個下午,奎格利向他的朋友、梵蒂岡羅馬天主教教廷的樞機主教、外交官瓦格諾茲公開了他的真實身份,表明希望打開和日本帝國的秘密外交渠道。

石沉大海

雖然教宗當時不允許梵蒂岡工作人員和間諜往來,但瓦格諾茲深感責任重大,立即通過為日本使團服務的日本天主教徒找到了日本駐梵蒂岡大使辛田健(Ken Harada)。

奎格利告訴德本榮一郎說,他從有關方面了解到:他的信息在日本駐梵蒂岡使館的高級外交官中引發爭論,焦點在於這是否是"敵人間諜的詭計"。

奎格利得到的消息是,之後辛田大使決定將有關電報發給了東京日本外交部。

在聽不到東京的迴音後,瓦格諾茲讓奎格利詳細說明美國有關接受投降的建議條件,包括奎格利提出日本的投降條件包括"日本可以保留天皇制"等。

奎格利獲悉,辛田大使向東京發出了包括有關信息的第二封電報。

但東京方面仍似乎保持沉默。第二個月,《波茨坦協議》簽署,在之後兩周內,美國在廣島和長崎分別投下了原子彈,日本帝國很快投降。中情局利用梵蒂岡打通對日本的秘密外交渠道尋求日本投降的工作也就徹底結束了。

但奎格利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東京沒有回復這兩封電報,甚至沒有向辛田大使確認收到電報。奎格利在二戰結束多年後,1972年2月終於找到了前日本駐梵蒂岡大使辛田,寫信給他詢問有關電報下落。

是辛田沒有發出電報?為何東京不回復?還是東京方面的決策者沒有對有關信息做出積極反應?奎格利在信中表示,希望得到答案,不僅是對歷史負責,也是對未來負責。

(未完待續)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