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男性強姦倖存者的獨白:我們該談談了

Stephen Kigoma
Image caption 家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史蒂芬 基戈馬(Stephen Kigoma),在一次衝突中被強姦了。

"如果我談論這件事,我會被隔離,即使那些愛我的人,也再不會與我握手了。"

家在剛果民主共和國的史蒂芬 基戈馬(Stephen Kigoma),在一次衝突中被強姦了。

基戈馬向BBC記者艾利斯慕森哲(Alice Muthengi)講述了他的遭遇,呼籲更多的男性倖存者站出來。

基戈馬說:"我隱瞞了我是一名男性強姦案的倖存者。我沒法說出來,這是一個忌諱。"

"作為一個男人,我不能哭。如果你哭,人們會靠訴你,你是一個懦夫,你軟弱,你愚笨。"

幾年前, 幾個男人把基戈馬在剛果東北部的家洗劫一空。那個時候,他們強姦了他。

"他們殺了我父親,三個男人強姦了我。他們說'你是一個男人,你怎麼可能會告訴別人你被強姦了呢?'"

"這是一件武器,他們用來讓我沉默的武器。"

2011年基戈馬去了烏干達,他開始尋求藥物幫助。當他的醫生在為他治療脊背的毛病的時候,醫生意識到基戈馬其實有更多的創傷。

他被帶去看了專門治療被強姦的倖存者的醫生。他是病房裏唯一的一位男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基戈馬通過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的一家非政府組織,難民法律項目(The Refugee Law Project),得以諮詢醫生。

"我被肢解了。我在一座孤島上,一座不屬於我的孤島上,而我必須要解釋給醫生聽發生了什麼,這是我最害怕的 。"

基戈馬通過在烏干達首都坎帕拉的一家非政府組織,難民法律項目(The Refugee Law Project),得以諮詢醫生。他是六名講述自己不幸遭遇的男士中的其中一位。

但是,他們絶不是唯一的受害群體。

難民法律項目調查在剛果的被強姦的男士,他們發佈了一份關於在北烏干達的南蘇丹難民被強姦的調查。

調查發現,超過20%的女性舉報說她們被強姦過,但是只有4%的受害男性會說出來。

項目的負責人克里斯 多蘭醫生(Dr Chris Dolan)說:"主要原因是人們認為男人應該是無堅不摧的,男人應該反擊。如果他們允許強姦發生,那麼他們一定是同性戀。"

多蘭醫生認為法律也是一個挑戰。"國際刑法法院規定的強姦不分男女,但是非洲的一些地方的法律只承認男性強姦女性。如果有男性說自己被強姦了,法院會說這事性騷擾,不是強姦。"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烏干達是2016年世界上收留難民最多的國家。烏干達的警察也被稱讚為是最保護難民的警察。

"定義同性活動是否犯罪的問題在於,他們反覆考慮男性身體的滲透,而不是性行為有沒有徵求對方的同意。"

烏干達是2016年世界上收留難民最多的國家。烏干達的警察也被稱讚為是最保護難民的警察。

但是,對象基戈馬這樣的男性性侵倖存者來說,要不要向警察報案一直都是一個難題 。

在烏干達,同性戀行為是不合法的。基戈馬說:"我問警察,警察說如果那是男人和男人之間的性行為,他們是同性戀。"

"如果強姦發生在一個女人身上,我們會傾聽、治療、關愛她們,給她們一個發聲的渠道。但是,如果強姦發生在男人身上呢?"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