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神人」強暴罪成判囚 全因一封匿名信

"上帝的使者"電影宣傳海報
Image caption 辛格的行徑經常引人側目,這是他在2015年參演的電影的宣傳海報,名為"上帝的使者"。

印度教派領袖辛格(Gurmeet Ram Rahim Singh)周一(8月29日)因強暴罪成被判囚20年後,這名被支持者稱為「神人」的領袖背後令人側目的詳情開始浮現。

這起引起國際關注的案件要追溯到2002年,他的一名女信徒給當時就任印度總理的瓦傑帕伊(Atal Behari Vajpayee)寫了一封匿名信,稱被辛格強暴。

她在信件詳細地講述自己的經歷:「馬哈拉傑(Maharaj,辛格的別稱)把我抱入懷內,跟我說他是發自內心的深處喜歡我,他還跟我說他想跟我性交。」

她繼續寫道:「他說,我成為他的信徒的時候,我就已經將自己的財產、身體和靈魂奉獻了給他,他已經接納我的奉獻。我當時拒絶,他就跟我說:『你不用懷疑,我就是上帝。』」

她在信件上也指辛格曾威脅要殺掉她,說她的家人都是他「真誠又盲目的信徒」,所以他們不會阻止他。她在信件繼續引述辛格,指自己在政界具十分影響力,如果任何政治人物嘗試阻撓他,他有能力令他們丟工作,甚至把他們都殺掉。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辛格聲稱自己擁有6,000多萬支持者。

這名女信徒透露她三年來多次被強暴,自己也不是唯一的受害者,也指如果當地傳媒或政府部門願意就她的指控調查,她相信會有「40至50多名受害者願意站出來」。

就是這份匿名信件,令旁遮普邦和令哈里亞納邦高等法院(High Court of Punjab and Haryana)要求印度聯邦警察就指控調查。最後,辛格鋃鐺入獄。

案件中兩名受害者的律師貝恩斯(Utsav Singh Bains)接受BBC訪問時表示,辛格是一個十分有影響力的人,這令法院和執法部門花了15年才能把他抓進監牢。

他指,兩名受害者終日都活在恐懼中,正在躲起來。有人多次恐嚇她們,想得到的方法都已經用過。辛格被判囚後,這些恐嚇已經稍有減少。他透露,他們正在考慮要求法院下令執法部門就其他有關辛格強暴的指控展開調查。

辛格除了被指控強暴,他還被指與一名在令哈里亞納邦(Haryana)一家報館工作的編輯的死有關。該名編輯名為賈特拉帕蒂(Ram Chander Chhatrapati),他在所屬報章Poora Sach(意譯「真相的全部」)刊登了一篇批評他的文章後數個星期被射殺。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賈特拉帕蒂的兒子展示亡父的遺照。那名印度新聞編輯所屬的報刊曾指控辛格涉嫌強暴,之後他就被人槍殺。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辛格支持者的行動演變為暴力衝突。

辛格被判囚前,曾與一眾在印度有權勢的人士關係密切。他也曾參演多段音樂錄影帶和電影,也喜歡戴著飾物,外界因此給他起了許多綽號,包括「搖滾明星教父」、「金光閃閃教主」。

他與印度政治也有密切關係。他早年支持執政多年的國民大會黨(Indian National Congress),但在2014年哈里亞納邦議會選舉前夕,他發出聲明要求自己的信徒投票支持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同年,印度人民黨在全國選舉勝出,黨魁莫迪成為總理。

人民黨在哈里亞納邦議會勝出後,他多次與該邦的首席部長哈塔爾(Manohar Lal Khattar)一起出席公開場合。莫迪也曾在辛格的教派所在的錫爾薩市(Sirsa)公開稱讚辛格。

他周五(8月25日)乘車到法院聽取判決時,車隊總共有100多輛車,上萬名支持者夾道歡迎,聲言如果辛格被判有罪,他們就會「把印度從世界地圖上抹掉」。

辛格被判囚後作風也似乎沒甚改變。法院公布裁決當天,他獲印度當局安排嚴密保安,與當地政要獲得的保安級數差不多。

乘坐直升機到監獄期間,現場一名女性吸引了許多人的注意。外界曾質疑辛格與這位名為因桑(Honeypreet Insan)的女子的關係。但辛格堅稱她是他的養女。

兩人多次一起出席公開場合,而在社交網站上,她稱他為「最要好的朋友」、她的「父親」、「兄弟」等。

圖片版權 Courtesy: Honeypreet Insan
Image caption 辛格與圖右,名為因桑的女子的關係經常引人猜疑。

法院在周一公布裁決前,BBC駐印度記者比斯沃斯(Soutik Biswas)撰文引述分析指,類似辛格的教派領袖在印度十分受歡迎,因為他們覺得主流的政客和宗教都令他們感到失望,未能在這個越趨不公平的世界幫忙他們,因此轉求辛格這些領袖。

印度一名社會學家毗瓦納坦(Shiv Visvanathan)接受BBC訪問時,指出類似的教派在世界各個「先進、民主的地方」都有。這些組織的成員與其他信徒一起生活、一起參與儀式,給他們一個「人人平等」的感覺。

辛格被判刑後,有報道指他痛哭流涕,請求寬恕。但是法官不為所動,指他就像一頭「野獸」,毫無值得同情的地方,下令辛格要就兩起強暴案分別坐十年的牢,分期執行。

雙方的律師似乎都對判刑不甚滿意。辛格的代表律師聲言要上訴,控方律師則要求法庭判處更嚴重的懲罰。

似乎,那名女信徒撰寫那封匿名信15年後,信件的影響力將延續下去。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