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友遭逢不幸該送什麼卡片慰問?美國賀卡作者告訴你

艾蜜莉·麥道威爾創作的卡片。上面寫著「如果這是上帝的計畫,那祂是個糟糕的計畫師」 圖片版權 Emily McDowell
Image caption 艾蜜莉·麥道威爾創作的卡片。上面寫著「如果這是上帝的計畫,那祂是個糟糕的計畫師」

一名年輕女性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她曾因為找不到能真正表達她心情的問候卡片而感到沮喪,但她現在致力於幫助和她有相同處境的人找到適當的用字。

艾蜜莉·麥道威爾(Emily McDowell)在2001年被診斷出霍奇金淋巴瘤(Hodgkin lymphoma),當時她年僅24歲。

當艾蜜莉忍受著長達數月的療程時,她發現她的朋友和熟人常常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市面上的問候卡也沒能幫上忙。

「這些同情卡很……有趣,」居住在洛杉磯的艾蜜莉說。「沒多少卡片能為我的處境說上話。」

她收到的卡片分成幾類──「康復卡」比較適合正在休養斷腿的人而不是剛被診斷出癌症的人。

「我覺得這幾乎是個挑戰,像在說『噢好吧......我試試!』」說。

圖片版權 SARAH DERAGON
Image caption 艾蜜莉·麥道威爾認為傳統的卡片「沒幫上什麼忙」。

也有一些偏宗教或哲學的卡片,上面有格言例如「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或是「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其原因」,這些也都放錯重點。

「在某些時刻,這聽起來幾乎是侮辱,」艾蜜莉說。

「這些安排是怎樣?有時候人們能在時間或想法的作用下得出自己的結論,但對於正處在危機中的人來說,這種說法沒有幫助。」

艾蜜莉發現,她的親朋好友出於最大的好意送給她的卡片,並不能夠表達出他們真正想說的。

當她在廣告業發展有成時,她把這些想法埋藏心中。

到她離開這行業時,她想創造出反映真實生活之混亂的卡片的想法復活了。

她創作的第一張卡片是一張普通的問候卡,她第一張引起注目的是「尷尬約會」情人節卡片:「我覺得我們不是真的……恩......在一起或是什麼的,但什麼都不說還是讓我覺得很怪,所以我寫了這張卡給你……」

圖片版權 Emily McDowell
Image caption 我承諾我不會把你的病形容為一趟「旅程」(除非有人帶你去郵輪之旅)。

艾蜜莉的最新作品和家庭關係有關。「同理心卡」的設計與主流的(且通常是用糖衣包裹的)情緒忠實地達成平衡。

「很多卡片呈現出我們希望擁有的關係,」艾蜜莉說。她並且表示,規模較大的賀卡公司甚至會認為,樂觀主義以外的「非主流」卡片可能影響銷量。

「卡片是一個傳統的媒介,它不一定隨著我們的心理文化發展,但它正在迎頭趕上。」

艾蜜莉希望她的卡片能提供一個媒介,讓經歷危機、需要真實傳遞這些感情的親朋好友有一個渠道。

「很多時候當你感到生病或悲傷時,人們不再以多年朋友的對待方式對你,突然間他們對你的態度就不同了,彷佛你被你的疾病或悲傷給改變了。」

「我希望人們感到『這是一張我可以和我的朋友一起笑著看的卡片……它點出我的病,但沒有圍繞著這件事』。」

除了卡片之外,艾蜜莉最近出版了一本書——《無卡可表》(No Good Card for This)——寫作過程中,協助人們陪同親密的人度過困難時光的同理心諮詢專家凱爾西·克洛(Kelsey Crowe)提供幫助。

圖片版權 Emily McDowell
Image caption 請讓我揍下一個告訴你「每件事的發生都有原因」的人一拳(對於你正在經歷的一切我感到很抱歉)

雖然在面對危機時有一套說法,讓她的人生重新運轉,但艾蜜莉說,誠實面對正在經歷困難的人永遠是最佳選擇。

「『我很震驚,我很沮喪,我不知道除了我愛你之外我還能說什麼,但我會在這裏陪你』這樣的說法是完全可被接受的。」

即使這些話語被說出來感覺很怪,或是沒有被聽者完全接收到,但艾蜜莉說這比什麼都不說來得好。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寫出你的感覺有時候是很困難的。

「最糟的就是你什麼都不說,即使你不知道要說什麼,對方也會將你的沉默解讀為漠不關心。」

「時間經過越久,你的感覺會越糟……最後當你半年後在雜貨店再遇到那個人時,那感覺真是太可怕了,把這樣的痛苦放在你和對方身上都不是件好事。」

以她自己的故事來說,艾蜜莉表示,癌症在當時讓她感到難受,但後來證明是有價值的經驗。

圖片版權 Emily McDowell
Image caption 悲傷的五個階段:在公眾面前哭,在車裏哭,自己一個人看電視哭,工作時哭,在微醺時哭。(我愛你)

「我永遠不會說罹癌是件禮物,因為罹癌真的糟透了。但經歷過這個危機,我的人際關係更深化了。」

「它讓你更無懼於討論困難的事,而且我從中學習到如何真正幫助到人。」

艾蜜莉說他被同理心卡的收卡者和髮卡者故事所感動──關係因此活化或療癒。

她分享了一個當她在宣傳《無卡可表》時,一位女性告訴她的故事。

這位女性的丈夫幾個月前過世了,她的兩個小孩還在困難地調適著。親朋好友們寄來的滿牆卡片沒什麼幫助。

有一天當她下班回家,所有的卡片都被取下,除了一張。

「我的其中一個孩子說,『這張卡片有其他卡片所沒有的──離開的卡片也是我們的卡片之一』」,艾蜜莉回憶。

「沒有什麼比這個更有意義了。」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