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事態劇變 耐人尋味的六點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邁克·弗林是迄今為止被起訴的政府最高級官員

美國「通俄門」核心嫌疑人之一弗林(Michael Flynn)開口,承認在與俄羅斯使館聯繫之事上對聯邦調查局(FBI)撒謊,做了偽證。他還保證將與FBI和負責「通俄門」調查的特別檢察官穆勒合作。

此舉撼動美國。白宮隨即聲明弗林的認罪純屬個人行為,不涉及任何其他人。坊間揣測特朗普女婿庫什納和前顧問麥克法蘭或將被拉下水。「通俄門」調查的目標是特朗普競選團隊在去年大選過程中與俄國有關聯的指稱。

特朗普總統稍後發推特稱弗林在2016年選舉結束後的行為是合法的,之所以解僱弗林是因為他對副總統和FBI撒謊;勝選後特朗普交接團隊的所做所為「沒什麼要隱瞞的」。

BBC北美事務記者澤克爾(Anthony Zurcher)認為,弗林認罪的衝擊體現在以下六個方面:

1. 特朗普的核心圈子破裂

弗林承認偽證,其重大意義怎麼說都不過分。他是特朗普總統2016年競選期間的貼身顧問和密友,地位顯赫,在權力交接團隊中是個頂樑柱角色。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一職是歷屆政府中級別最高的,負責總統跟美國龐大的軍方和情報部門之間的溝通。這個位置上曾經有基辛格、布熱津斯基、鮑威爾和賴斯。

特朗普對弗林十分偏心,就在解僱他之後沒幾天還公開讚揚他是個「出色的人」,「受到媒體非常、非常不公平的對待」。

現在他可能要進監獄了。更重要的是,他可能會把自己熟悉的特朗普核心圈的內情說出來。

圖片版權 William J Hennessy Jr
Image caption 弗林日前在美國首都華盛頓應訊,承認在特朗普成為總統之前幾個星期與俄羅斯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會面的事件上向美國聯邦調查局撒謊

2. 弗林開口爆料

根據特別檢察官辦公室發佈的文件,弗林承認,在2016年12月他與俄國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那次致命的電話交談前後,他與特朗普交接團隊官員有過聯絡。文件說交接團隊成員「不希望在奧巴馬政府對俄羅斯政府實施新制裁後俄國使事態升級」。

這些對話發生在特朗普勝選一個多月後。弗林出任國家安全顧問的任命已經宣佈。這是總統核心圈裏的最高職位。

下一個關鍵問題就是,沒有公開姓名的交接團隊高級成員究竟何許人也。一些美國媒體說是庫什納和前副國家安全顧問麥克法蘭。也有人認為可能是特朗普本人。無論如何,弗林和穆勒早晚得把底牌亮出來。

3. 弗林的說法跟白宮的言辭衝突

他關於自己跟交接團隊成員對話的說法跟特朗普在2月一次記者會上的說法直接矛盾──特朗普說弗林擅自去跟基斯利亞克接觸。

當時白宮聲稱總統解僱弗林是因為他在自己跟俄國的關係上對副總統彭斯撒了謊。美國官方對基斯利亞克的監控信息洩露出來,弗林跟他的對話真相隨之曝光。

如果弗林有證據支持自己跟特朗普交接團隊的接觸的說法,那個團隊當時由副總統彭斯負責,那麼白宮為弗林事件所做的辯解、否認知情等等,都將開始瓦解。

總統核心圈裏的任何人,要是對FBI或穆勒調查組聲稱自己不知道弗林的所作所為,而證據顯示他們知道,那就會導致新一輪做偽證指控。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林在二月被辭退

4. 穆勒可能在凖備妨礙司法公正訴訟

那把政治鐵鋸可以再次啟用:「關鍵不在於罪行,而在於掩蓋」。弗林跟俄國大使的接觸是有問題,但或許並不違法,考慮到他那是針對奧巴馬政府的政策採取的行動。

但是,關鍵是有沒有人妨礙司法公正。前FBI局長科米指證,2月14日,弗林被解職當天,特朗普在白宮橢圓型辦公室一次私下會面時催促科米停止對弗林的調查。

如果特朗普知道司法部門會發現弗林是在執行其他人給他命令,而要求科米停止調查,當局都可能相關人員提告,指控他們妨礙司法公正。

5. 冰山一角?

周五(12月1日)弗林承認撒謊之前,各種傳聞和指稱滿天飛。據稱特別檢察官辦公室還在調查弗林在奧巴馬時代作為軍事情報署負責人期間的工作,包括他2015年的俄國之行,旅費由國營對外電視台今日俄羅斯(RT)買單,以及他沒有申報的為土耳其政府的利益游說的活動。

但是,對他提出的指控卻只涉及去年12月跟俄羅斯駐美國大使謝爾蓋·基斯利亞克(Sergei Kislyak)的電話交談。雖然那也可以判監禁5年,但穆勒幾乎沒怎麼懲罰這位前國家安全顧問。這就是全部?

穆勒的首要任務是調查特朗普的競選跟俄國政府的可能的聯繫。弗林是特朗普競選期間的高級顧問和宣傳幹將。對弗林的指控相對較溫和,是否暗示他可能提供了跟穆勒調查直接相關的信息?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弗林目前面對的指控只涉及與基斯利亞克(Sergei Kislyak)的電話交談

6. 獨立檢察官的調查範圍廣泛

弗林認罪只是特別檢察官眼前的拼圖中的一小片。

10月,穆勒指控特朗普競選團隊前首席執行官馬納福特和另一位與白宮有關係的高級助理蓋茨在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前涉嫌洗錢。

他還跟另一位前外交政策顧問帕帕多普羅斯達成協議,後者向調查組承認自己跟俄國的聯繫。

每一步都很特別,但互不相關-至少目前如此。將來某個時候,我們會知道穆勒到底是在通過這些司法步驟建立一個針對特朗普競選團隊的更大的訴訟案,還是他全部的努力就是敲敲邊鼓、小打小鬧。

就像總統說的,拭目以待。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