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部長落馬 為何香腸成為關鍵

,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尤利卡耶夫(右)是普京任總統期間第一個被捕的聯邦部長

我們將要討論的事件揭示了俄羅斯政壇最高層的緊張局勢和鬥爭。

明年俄羅斯將舉行總統選舉,因此這些爭斗非常重要。

雖然普京總統獲勝的可能性很大。但根據憲法,這將是他的最後一個任期。誰來接替他的戰鬥將隨之打響,為了迎戰,俄羅斯高層的政治人物都在摩拳擦掌,尋找自己的位置。

該事件使兩個人展開對抗——一位是俄羅斯石油巨頭Rosneft的負責人伊戈爾·謝欽(Sechin);另一位是相對不太知名的自由主義經濟部長阿列克謝·尤利卡耶夫(Ulyukayev)。

圖片版權 AFP/MAXIM ZMEYEV
Image caption 尤利卡耶夫被指控索賄200萬美元

謝欽是普京的親密朋友和盟友。尤利卡耶夫雖頗具影響力,但不屬於核心圈層。

這兩個人就是否應該允許國有控股公司Rosneft收購正在私有化的另一家國有石油公司Bashneft產生分歧。

謝欽希望擴展他的生意規模。尤利卡耶夫則成為了潛在的障礙,因為他致力於減少俄國巨頭們的壟斷地位。

謝欽指控尤利卡耶夫索要一筆200萬美元的賄賂,以給這一交易開綠燈。

證言的對峙

去年11月,尤利卡耶夫在一次安全部門開展的行動中被抓,他當時帶著這筆錢。他聲稱自己是被陷害的。

兩人之間的法庭爭執最終歸結為一個人的證言與另一個人證言的對峙。

圖片版權 Getty/ALEXANDER ZEMLIANICHENKO
Image caption 謝欽(左,去年8月拍攝)表示前部長尤利卡耶夫(右)索賄

漏洞

儘管謝欽的說法頗佔上風,但他實際上並未親自提供證據,而且針對尤利卡耶夫的案件也出現了很多明顯的不一致之處。

BBC也看到了提交給法庭但未公開的證據,這其中包含一些疑點。

比如,尤利卡耶夫究竟何時向謝欽要錢?為什麼他在Rosneft併購Bashneft的交易被批准很久之後,還這麼做?

還有,謝欽的安全方面的負責人奧列格·費克托斯托夫(Feoktistov)是前國家安全部門的成員,他的角色是什麼?據媒體的廣泛報道,他在法庭上就是否親眼目睹尤利卡耶夫索賄的問題上,出現反覆。

"任何有錢人都可以將任何人打入監牢"

儘管謝欽是本案的關鍵證人,但檢方和辯方都沒有得到在法庭上質疑他的機會。 雖然他四次被要求出庭,但一次也沒有出面。 他發來消息,說自己"太忙"了。

這些使俄羅斯許多評論人士表達嚴重的擔憂。

Political Expert智庫的卡拉切夫(Kalachev)告訴BBC俄文:"這個案件揭示了司法系統的缺陷。"

前克里姆林宮公關幕僚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Pavlovsky)更進一步表示,"有錢的人可以把任何人關在監獄裏。"

在整個審判過程中,尤利卡耶夫一直堅持自己是清白的,他表示自己並不知道謝欽在那次決定命運的會面中交給他的包裏有錢。

酒和香腸

他表示,他以為包裏的是一些貴重的紅酒和一些特質的香腸。顯然,謝欽經常給合作伙伴送這些由Rosneft旗下子公司生產的商品作為禮物。

這個細節在俄羅斯社交網絡上激發了很多有關於謝欽的消費的笑話。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訴訟開始前,尤利卡耶夫收到一把白玫瑰。「我不知道是誰給的,他們說是一個仰慕者,希望我老婆不要發現!」, 他打趣說道。

帶污點的聲望

許多觀察者表示,在這個許多人認為有漏洞的案件中謝欽扮演關鍵角色,使他的聲望被玷污。

"顯然,這個案件並沒有像謝欽所期待的那樣進行。"俄羅斯政治評論員多布羅姆洛夫(Dobromelov)告訴BBC,以"最微弱的證據"為由駁回了起訴案件,

另一方面,尤利卡耶夫可能勉強得到了一些俄羅斯人尊重,既是因為他毫不掩飾地藐視針對他的指控,也是因為他頗為情緒化的最終陳述,其中他承認了自己和其他官員的缺乏對普通百姓的關心。

"只有當你發現自己陷入困境時,你才會開始明白人們實際上有多困難,感受到他們所面臨的不公正。"他說。

"原諒我吧,人民,在你們面前,我有罪。"

尤利卡耶夫現在面臨八年監禁。 對於一個在精英階層中度過了十年的人來說,那將是一個非常不同的世界。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