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興亞危機:昂山素季會面臨種族清洗罪嗎?

Myanmar's State Counsellor Aung San Suu Kyi leaves after speaking during the Myanmar Education Development Implementation Seminar at Myanmar International Convention Center (MICC - 2), in Naypyitaw, Myanmar, 8 December 2017 圖片版權 EPA

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Zeid Ra'ad Al Hussein)堅持認為,對羅興亞人實施恐怖鎮壓的人要面對公義的審判。

他是聯合國世界人權事務監督部門的高級專員,因此他的意見很有份量。

此事可能直接涉及到最高層——扎伊德表示不能排除在未來某個時間,平民政府領袖昂山素季以及軍方總司令敏昂萊將軍(Gen Aung Min Hlaing)會以種族清洗罪受到起訴。

本月較早前,扎伊德向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表示,緬甸羅興亞人被迫害的程度廣泛而且具系統性,這意味著種族清洗的可能不可以被排除。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無法排除昂山素季被審判的可能(英文)

「以這種軍事行動的規模來看,很明顯只能是高層作出的決定,」扎伊德在日內瓦聯合國總部接受BBC《廣角鏡》(BBC Panorama)節目訪問時這樣說道。

話雖如此,「種族滅絶」也是一個不時會被輕率地提及的詞匯。它聽起來很糟糕,是所謂的「罪中之罪」,不過真被入罪的人也非常少。

這一條罪是在二戰猶太人被大屠殺之後被定義的。當時剛剛成立的聯合國諸成員國簽署了公約,將意圖毀滅某個特定群體的行動定義為「種族滅絶」。

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的工作並不是要證明有種族滅絶的行動發生過——只有法庭可以這樣做。但是他已經呼籲國際社會展開犯罪調查,了解是誰實施了他所說的對主要來自緬甸若開邦北部的穆斯林少數族裔進行「殘暴得令人震驚的攻擊」。

不過,這位高級專員承認,要進行這樣的定罪很困難:「出於顯而易見的原因,如果你有計劃進行種族滅絶,你不會白紙黑字地下令,也不會進行指揮。」

「證據的門檻很高,」他說,「但是如果將來法庭在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切的基礎上發現這樣的證據,我並不會感到意外。」

圖片版權 Reuters

8月下旬,軍方領導的一系列攻擊開始,至12月初,近65萬羅興亞人——將佔總數三分之二——已經逃離緬甸。

有報導指,數以百計的村莊被燒燬,數以千計的人被殺。

有證據顯示,嚴重的暴行正在發生:屠殺、謀殺以及集體強姦——在這場危機開始時,我就在難民營裏親耳聽到了這些事。

而令這個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更加痛苦的是,他在8月份暴力事件暴發前六個月,就已曾敦促過緬甸實際上的領導人昂山素季採取行動,保護羅興亞人。

他說,他曾和昂山素季通過電話。當時是二月,扎伊德的辦公室發表了報告,2016年10月開始,就有一些令人髮指的暴行發生。

「我促請她結束這些軍事行動,」扎伊德說,「我試圖動之以情……讓她採取她能採取的任何行動,結束這一切,令我非常遺憾的是,這似乎沒有發生。」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緬甸羅興亞危機:村民講述軍隊的強姦與殺戮

昂山素季對於軍隊所能行使的權力有限,但是扎伊德相信,她本應該作出更多嘗試,阻止軍隊的行為。

他批評昂山素季,沒有使用「羅興亞」這個詞匯:「剝奪他們的名字就是一種反人性,到這個程度上,你就開始相信,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對一個聯合國官員來說,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說法。

他認為,在2016年的暴力事件後,國際社會沒有採取任何行動,這給緬甸軍隊壯了膽。他說:「我覺得,他們當時就有了結論,可以無所畏懼地繼續行動。」

「我們開始感覺到的是,這真的是經過周詳考慮和計劃的,」他告訴我說。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敏昂萊將軍統領緬甸武裝部隊

緬甸政府表示,軍隊的行動是為了回應8月發生的恐怖襲擊,當時安保部隊有12個人遇害。

然而《BBC廣角鏡》收集到的證據顯示,對羅興亞人的持續攻擊在那之前很久就已經開始計劃了。

我們羅列的證據顯示,緬甸一直在為當地的佛教徒提供訓練和武器。在去年的暴力發生之前幾個星期,政府提出:「每一個希望保衛他們國家的若開邦國民都有機會成為本地武裝警察的一員。」

「這個決定是為了有效地對平民實施暴力犯罪,」人權組織「鞏固人權」(Fortify Rights)的總監馬修·史密斯(Matthew Smith)說。該組織一直在調查今年暴力行動開始前的事情。

這種觀點因緬甸大批難民營的出現得到了證實,這些難民看到了這些「志願軍」的行動:襲擊他們的羅興亞鄰居,焚燒他們的家園。

「他們就像軍隊一樣,有同樣類型的武器,」在緬甸做生意取得成功的穆罕默德·拉菲克(Mohammed Rafique)說,「他們就是當地的小伙子,我們認識他們。軍隊燒我們的房子,虐待我們的時候,他們也在。」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羅興亞村莊被縱火焚燒

與此同時,羅興亞人在其他方面也變得更加無助。

到夏天的時候,北部若開邦就出現廣泛的糧食短缺。人權組織調查發現,從八月中旬開始,當局已經切斷了幾乎一切面向北部若開邦的糧食及其他援助渠道。

然後軍隊還帶來了援兵。8月10日,軍隊發起攻擊前兩個星期,有報導指,有一個營的兵被空運到了那裏。

緬甸駐聯合國的人權代表對此憂心忡忡,她發出了公開警告,敦促緬甸當局克制。

不過,當羅興亞武裝分子向30個警察據點和一個軍隊基地發動襲擊時,軍方的反應是巨大的,具有系統性和強殺傷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羅興亞難民向BBC講述「逐家逐戶」的屠殺

BBC曾向昂山素季和緬甸武裝部隊領頭人發出回應請求,但是兩人均沒有回復。

攻擊開始近四個月後,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擔心,暴力行動的餘波仍然未了。他害怕這「只不過是開始階段,比這糟糕得多的事情還在後頭」。

他擔心,在孟加拉國的難民營當中將會組建聖戰團體,對緬甸發動襲擊,甚至可能以佛教寺廟為目標。結果可能將是他所說的,在佛教徒和穆斯林之間的「懺悔性對抗」。

這位高級專員承認,這是一種可怕的想法,但是他相信,緬甸並未足夠正視這種可能性。

「我的意思是,可能的代價是如此之大,」他說,「他們對國際社會的嚴重關切報以如此輕率的態度,這非常令人憂慮。」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