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與侵害:揭開音樂產業的黑暗一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艾美說,她受到了資深經理人的栽培 (英文)

在音樂行業裏,性侵害與騷擾是一種「瘟疫」,那些「危險的男人們」在濫用他們的權力。現在,在BBC主持人維多利亞·德比希爾(Victoria Derbyshire)的節目裏,一些受害者首次公開發聲。

「艾美(Amy)」當時15歲,她得到了來自英國最大音樂公司之一的經理人栽培。

「我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一直在寫歌,然後有人發電郵給我,說他想幫助我,做我的經理人,」她解釋說。

我們在這裏對這名創作歌手的名字作了改動。她當時就開始與這名男子合作,很快就在音樂榜單上獲得了一些成績,然後一切變得不對勁。

「他對我說,他愛上了我,而如果我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就會毀掉我的職業生涯。」

「在之後的兩年裏,他繼續勒索我,威脅我,要我和他開始一段關係。」

「他令我相信,沒有他,我什麼都不是,而如果我告訴任何人,那些成功就會化為烏有。」

這名經理人仍然在行業內工作。艾美說,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控制變得越發強烈。

「他立了一張清單,列出了我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所有事情。」

「上面寫的有,比如對他表現出更多的愛慕,少一點和我的朋友和家人說話,還有確保他是我這輩子傾談得最多的人。」

然後,他開始對她進行性侵害。

「我當時都不想活了,因為那實在是一種可怕的生活。」

「我當時想:『我要去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會被音樂產業抵制,但是我寧願被禁止做我所愛的事情,也不要再花任何時間與這個男人在一起。』」

「做一個音樂人是我一直唯一想做的事,而它終於實現了。這本該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但是它卻其實是最糟糕的。」

「幸運的一個」

在音樂生涯剛開始時,創作歌手克洛伊·霍爾(Chloe Howl)就曾感覺自己被好些男人佔便宜。

她在16歲時就與一家唱片品牌簽約,之後獲得全英音樂獎(Brit Award)提名。

「我有遇到過一個人頗為強勢地對我下手,」她描述說,「他比我年長很多,而我們本該只是一種職業上的合作關係。」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我知道行內有人被強姦過」 (英文)

「他會載我到我的酒店放下我,然後給我發信息說:『你為什麼不邀請我進去?』」

「我記得有一天晚上,他抓摸我的屁股,還說一些話,大致上類似於『我覺得我們在牀上會玩得很開心』。」

然而,哪怕遇到過這樣的性騷擾,她還是形容自己是「幸運的一個」。

「我知道有些女孩被強姦了,而且總是一個有權勢的男人和一個正在冒起的女孩,她的生涯還沒有開始,需要盡可能多的支持。」

「我知道有男人是可以做完之後脫身的。他們被給予了這種碰不得的權力。」

「性奴」

「你要花很大力氣,才能在今天的這個行業裏找到一個從來沒受到過性騷擾或者侵害的女人,」29歲的音樂經理人雅斯敏·拉喬伊(Yasmin Lajoie)說。她放棄了匿名報料的權利。

因為對行業內所見過和親歷過的侵害感到沮喪,她開始收集其他人關於這類不當行為的故事。

「我原本預料的是性騷擾的事例……但是我實際上收到的事例是發生在公司場所裏的強姦,男人堅持要求年輕女子為其口交,男人嚴重地侵犯女性,在大唱片公司擁有的公寓裏對她們進行強姦。」

維多利亞·德比希爾節目組交談過的很多女性都曾被性騷擾和性侵害,但因為太害怕而不願出來分享她們的故事。她們害怕自己不能再在這一行裏工作。

Image caption 雅斯敏·拉喬伊說,她感到憤怒,認為事情需要改變

有一位女士在經過20年之後才決定分享她的故事。她是米雪兒·德弗里斯(Michelle de Vries)。

年輕的時候,她得到了一個在國外一個大唱片公司工作的機會。她說她被要求和一個比她年長、資歷更高的同事待在一起,後者反覆地侵害她。

「他會一絲不掛地走進我的房間。他會在我面前自瀆,還說:『我知道你其實喜歡的,』」她描述說,「我感覺像個性奴。」

「然後有一天,我和一個女孩在辦公室,我們被告知要去見他。於是我們就上去他的辦公室,然後他掏出了他的陰莖說:『我想和你們玩三人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我感覺像個性奴」 (英文)

「我們去找一個律師,得到的說法是,他已經犯了嚴重的罪行。但是律師說:『如果你們報告這件事,你們就永遠都不能再在這一行工作了。』」

於是,米雪兒和她的女同事決定辭職。

她說,這個男人仍然在這一行裏工作——這令她更有決心要發聲。

「我以為我遭遇的是80或90年代留下的遺風,但是很明顯,這樣的行為還在繼續,今天的年輕女性仍在被侵害。」

對於雅斯敏來說,近期媒體曝光的事情甚至連皮毛都不算。

「音樂行業裏的性侵犯和性侵害是一種瘟疫,」她說。

代表英國這一產業的英國音樂組織(UK Music)表示,「極度嚴肅看待任何指控,並將持續為任何投訴人提供支持和保密,盡我們所能引領他們獲得所需的幫助和建議」。

雅斯敏說,她「毫不懷疑今天音樂產業裏會有一些從業者是應該進監獄的」。

她說:「我很憤怒,事情需要改變。世上有那麼多精彩的行業,能夠鼓勵女性不必在畏懼侵犯、騷擾和強姦的前提下進入這個行業,將是很棒的事。」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