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球星到總統:喬治·維阿面前的艱難挑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體材料
喬治·維阿總統與自己的軍隊踢球(英文)

作為球員的喬治·維阿(George Weah)曾經征服過世人,但是作為利比里亞的新總統,他可能更難達到人們的期望。

一支軍樂團正在球場的遠端演奏,輕快而又不失張力的雷格泰姆爵士樂在早晨炎熱的空氣中飄蕩。這是蒙羅維亞的旱季,我們正在逐漸高懸的太陽底下喘著氣,等候喬治·維阿總統的到來。

這個前職業足球員到達的時候也身穿著一件「喬治·維阿全明星隊」的紅色球衣。他凖備率領這支由他和朋友們組成的隊伍,與軍人足球隊來一場。

我上一次在2003年到訪利比里亞的時候,軍閥和武裝分子令這個國家陷入無政府狀態。走投無路的民眾將死屍堆放在美國大使館門前,試圖迫使國際社會干預。

現在,在首都的一個軍事基地,我目睹一個民選領導人在足球場上奔跑,與軍人們同場比賽。

利比里亞正在經歷70年多年來第一次由一個民選領導人到另一個民選領導人的權力過渡。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維阿表示,他能夠成為一個成功的總統

維阿在歐洲足壇成名,在摩納哥、巴黎聖日耳曼、AC米蘭、切爾西以及曼城等俱樂部征戰。在那一段時間裏的大部分日子,他的祖國都飽受著內戰的摧殘。戰爭結束14年,喬治·維阿在經歷過一次競選落敗後,終於在去年10月贏得總統選舉。

在球場中間,我成功攔住維阿,問了他一個問題。他期望自己做總統能像做球員一樣成功嗎?

他的回答當中明顯流露出了不耐煩。

「你只把我看作一個前球員,但我是一個人,」他說,「我拼命想要變得出色。我可能成功,我在那之前的生涯裏就成功過。我離開這裏的時候,人們就問我同樣的問題:你在歐洲會成功嗎?我告訴他們,我努力工作,相信我所相信的,我表現出我的堅毅。我相信,有利比里亞人民的幫助,我會成功。」

我在蒙羅維亞遇到的大多數人都寧願相信,喬治·維阿是國家的救星。時隔14年再次來到這裏,與過去的蒼涼相比,反差是驚人的。那些在路障處給我們製造恐懼的童軍和他們無情的指揮官都早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隊一隊的年輕人,忙著在總統就職典禮前清掃街上的垃圾。

「我們為我們的國家和鄰里感到自豪,我們想讓它幹乾淨淨,」一個叫露絲的女士告訴我。

約瑟夫·杜奧(Joseph Duo),一個前童軍,在一場戰鬥中興高采烈的畫面曾被一張新聞照片定格。他相信,維阿是「我們改變這個國家最大的希望」。杜奧現在是五個孩子的父親,並且為市議會工作。某天晚上,我在他家看見,他正忙著幫兩個最小的小孩做功課。

「戰爭的記憶仍然令我整晚地睡不著,」他說,「但是我們的孩子們不知道戰爭,也永遠不會知道戰爭。這就是我的希望。」約瑟夫現在主要的工作領域是教育和就業。他最大的兒子布萊辛(Blessing)22歲,無業,在世界上最貧窮的經濟體當中找到工作的希望也很小。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約瑟夫·杜奧曾經是利比里亞內戰時期的童軍
Image caption 如今的杜奧在市議會工作

據估算,63%的利比里亞人生活在貧困線下。倡議組織透明國際(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形容,這裏的腐敗是「像瘟疫一樣滲透在社會的大部分領域」。開著車在蒙羅維亞駛過,我時常看到標貼上寫著直白的信息:「勿賄賂警察。」

喬治·維阿是帶著反腐敗、改革教育與醫療以及創造萬個就業職位的承諾上台的。這一切帶來了巨高的期望值。不時會有人告訴我,他們相信,維阿能改變他們的人生。他們說,他畢竟是在蒙羅維亞的貧民窟長大的,他明白他們的苦難。

我再次與喬治·維阿談話是在他到蒙羅維亞市中心一座清真寺作官方訪問的時候。當他在人群的簇擁當中走過門廊時,我問他,要滿足外面這些為他歡呼的人的期望,到底有沒有可能。

「我知道我會達到期望……當人們愛你的時候,你必須為他們奮鬥。所以期望是有很多,但我們會達到的……因為我們想要創造的是一整個世界……你們會來這裏幫助我們的人民……」他說出這些的時候,對我露出了微笑。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維阿在蒙羅維亞的貧民窟吉布拉爾塔長大

批評者指出,至目前為止,他的承諾尚未有具體的計劃支持。公平而論,作出競選承諾而又不完全詳細地列出計劃的政治家,喬治·維阿不會是第一個;但是,世界上也很少有領導人像他這樣在窮人中間引發如此高的期望值,從而面對相應的壓力。

沒有人懷疑他動員和啟迪人們的能力,這當中的未知數是他是否能作出有效管治。

作為一個記者,重新回到這個我在過去只看到過戰爭的國家,看到的反差是驚人的。市場是裝滿貨的,學校也是擠滿人的。恐懼已經被征服了。

但是,只有繁榮,才能讓恐懼不再回來。在巨大的希望之下,從來都有可能伴隨著巨大的錯覺。在世界任何地方,很少有領導人會面臨像喬治·維阿現在所面臨的嚴峻挑戰。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