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實力,銳實力,軟實力和英國的選擇

倫敦金融城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倫敦金融城是英國重視和支持與中國合作的重要力量。

從戰略角度看,隨著中國崛起,全球力量變化,英國在最近十多年來對華政策從以人權、民主為核心轉向經濟合作並舉的務實政策。英國首相特里莎·梅訪華,體現了這一政策的延續發展。

隨著中國經濟、政治和軍事實力在最近十多年裏在國際上大幅崛起,西方在方方面面受到壓力和挑戰。英國作為歐洲獨特的西方大國,特別是在脫歐之際,既要繼續立足於西方陣營的對華外交,又要希望平衡歐美展示獨特角色;既不放棄有關戰略原則,也要力求與中國發展務實的貿易關係。

特里莎·梅訪華出於國際格局變化的一個時代:與中國崛起的同時,隨著特朗普政府上台,美國表現出要從世界領導地位上後退的種種言辭和動作,讓國際形勢分析人士感覺天下亂象。"修昔底德陷阱"成了各國各方學者政界討論的一個話題。

"修昔底德陷阱"

古希臘著名歷史學家修昔底德認為,當一個崛起的大國與既有的統治霸主競爭時,雙方面臨的危險多數以戰爭告終。這被稱為"修昔底德陷阱"。西方學者們擔心的一點就是中國和美國是否會因為爭奪領導地位,讓全世界掉到陷阱裏。

但中國的崛起和以往大國的崛起有個明確不同的情況:隨著全球經濟一體化,中國已經和整個世界經濟融為一體。比如中國製造進入西方千家萬戶。而國際金融危機後,中國不僅經濟未倒,還成為資本輸出國,成了很多國家的資金來源國。這使得最早倡導國際化的西方感受到中國"無處不在,無孔不入"。

對於西方的擔憂,中國領導人強調稱,強國只能追求霸權的主張不適用於中國,中國的歷史文化和現行政策都不主張霸權主義。但中國也不會陷入中等發達國家停滯不前的沼澤,希望西方大國應拋棄二元對立觀,避免在世界製造衝突、隔閡與對抗,導致兩敗俱傷,而要走和平共榮的道路。

在另一方面,中國有著世界上獨特的歷史、文化和政治進程。所謂"中國模式"的政治威權管理國家、經濟部分市場化運營的模式,近年來在"第三世界"找到不少知音,甚至壓倒了西方百年來主張的普世人權、民主模式。同時,中國和俄國加強官方對外宣傳,這些都成了西方對中國(還有俄國)擔憂的主要方面。

對致力於平衡外交的英國,並不希望世界兩個最大的經濟體爆發熱戰衝突,隨而傷及現有國際體系及自身利益。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近日,美國中央情報局長蓬佩奧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評論俄羅斯"干涉美國選舉門"一事時,指責中國對西方的間諜活動絶不亞於俄國。

銳實力和間諜指稱

歐洲各國包括英國與中國的互動,自然也在美國戰略學者的觀察考慮之中。

美國作為全球政治經濟軍事的「老大」,試圖從全方位探明維護自身地位的理論和實踐方法。從國家力量角度,美國哈佛大學教授約瑟夫·奈以最早在冷戰結束時正式提出"軟實力"概念而聞名。他"20多年來一直在與美國衰落論者的異端邪說做鬥爭"。他將國家的實力分為"經濟實力、硬實力(軍事)和軟實力"。近年來,他又提出綜合運用硬實力和軟實力來實現美國外交目標的"巧實力"一詞。

這些分析都不能用來說明中國和俄國對世界的影響,以及美國的應對之道。於是,去年12月份,總部在華盛頓的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提出了"銳實力"一詞,指中俄運用文化交流活動和傳媒信息項目等在世界各地營造公共輿論和觀念。英國《經濟學人》雜誌不久前以"銳實力"來形容中國操縱西方民主國家裏的決策人士。

無獨有偶,近日,美國中央情報局長蓬佩奧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採訪評論俄羅斯"干涉美國選舉門"一事時,指責中國對西方的間諜活動絶不亞於俄國。

蓬佩奧舉例說,中國經常嘗試偷取美國機構的商業機密,也嘗試滲透美國的醫院和學校系統。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歐洲國家,包括英國。

蓬佩奧作為美國情報部門的領導,自然是"多長一雙眼睛"。特別是他整天的主要工作自然要關注越來越多和美國發生接觸的來自中國、俄國的聯繫,自然要把很多人和事視為潛在的間諜(或行為)。

但作為其他各界人士,看法是否會和他一致,恐怕難以概論。

特里莎·梅訪華

特里莎·梅在其國內政敵不斷挑戰、"脫歐"談判進入艱難複雜階段之際,仍撥冗訪華,既要體現其對英中關係的重視,又要展示英國有別於歐美的獨立外交能力,以及在全球化中具有的獨特實力。

圖片版權 EPA
Image caption 英國首相特里莎·梅夫婦訪華,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夫婦喝茶。

英國自從二戰之後就從國際化領導地位上「退居二線」,但其核心硬實力、軟實力尚在,在國際政治、外交、金融、商業、文化、教育、科技、媒體等方面保持著活躍的作用,不時展現領導國際潮流的角色。比如歐盟當年和域外諸多貿易談判均由英國領導。聯合國巴黎氣候會議談判最終達成協議,英國的科學家、外交家在無數的國際場合及組織中發揮了積極的協調和引導作用。英國是國際化和自由貿易的倡導者和參與者。英國要退出歐盟,正是出於對自己實力的信心。

相比美國人對中國在美國影響力不斷擴大的反應,著眼全球化未來的英國各界在與中國打交道時,保持了更有自信的、更為開放的態度。特別是卡梅倫政府在全球金融危機後,順應中國的經濟崛起現實,將經濟貿易科技等領域的合作在對華政策中的分量大幅提升。不過,傳統的意識形態和價值觀分歧不會因此消除。

例如,相比美國對中國商業投資的嚴密防範,英國採取的是較為開放的做法,但並非沒有擔憂。在中英經濟關係中佔比重大的一些項目,比如特里莎·梅政府上台後,曾一度擔憂卡梅倫政府引入的中國在英國進行的核電項目,但最終還是予以批准。

在美國,中國大型企業華為被指涉及"間諜門"的疑案,但華為卻在英國生根發展,華為手機融入英國手機市場主流,成為英中合作的典範項目之一。

再有在美一度被指"文化間諜"的孔子學院項目,在英國得到眾多著名學府和政府的合力支持。英國的一些孔子學院確實在英中人文交流方面發揮了顯著的作用。

就在英國首相特里莎·梅對中國的訪問中,隨行龐大的代表團包括了金融、教育、科技、醫藥健康等數十個行業的商界人士,展示了英中合作的豐富性,包容性和廣闊的潛力。

價值觀的較量?

英中合作自然擺脫不了國際外交形勢的影響。英國既是美國"大西洋彼岸堅強的盟友",又是"英中黃金時代的戰略伙伴"。

早在中國提出"一帶一路"戰略時,英國卡梅倫政府出乎意料地不顧美國反對,率先加入了中國提出創立"亞洲基礎建設投資開發銀行"的行列,歐盟列國紛紛響應。此舉使得英中關係迅速提升,讓大西洋彼岸大跌眼鏡。

但亞投行成立一年後,英國的脫歐公投結果迫使卡梅倫政府下台。繼任的梅政府在延續英中一些重大項目上一度猶豫。

有報道說,美國最近宣佈把中國視為"戰略競爭對手",特朗普要求英方不要贊成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這讓特里莎·梅訪華蒙上陰影。正在"脫歐"國內政治困境中尋求通過貿易突破得到支持的梅政府面臨困難選擇。

對美國來說,"一帶一路"成了中國挑戰其國際霸主地位的銳利工具。對西方其它國家來說,它們也在思考"一帶一路"給它們國家發展和民眾生活能帶來什麼利弊。

《經濟學人》討論中國"銳實力"的文章從某種角度上表達了西方對中國"一帶一路"的擔心所在,從直接經濟利益來說,擔憂中國獨享"一帶一路"項目工程利益。從"一帶一路"經濟發展可能帶來的政治影響角度,擔心中國將其國內威權統治"壓制自由言論、公開辯論和獨立思想"做法推廣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乃至中國領導的國際化中。

《經濟學人》文章開出應對中國"銳實力"的藥方是西方的價值觀,抵禦中國銳實力的現實工具包括:反諜、法治和獨立的媒體。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