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東亞裔演員發聲:我們一直遭受角色歧視

A protest poster showing the head shots of several east Asian actors, with the words "Not seen, but real" 圖片版權 Paper Gang Theatre
Image caption 2017年,東亞裔演員在一次抗議時使用的海報

在英國工作的東亞裔演員說,英國電影、電視及劇場界在選角時,對他們仍存有嚴重的偏見,東亞裔演員被視為「看不見的小眾」。

「影視及劇場作品對東亞裔角色的呈現,十分樣板化,或往往涉及種族歧視的成份,」華人演員周麗端(Lucy Sheen)表示。

「東亞女性往往被描寫於纖瘦、長髮、服從的『白蓮花』,或是妓女和非法入境者,而東亞男性則一般被寫成對性沒有興趣、或是女性化的男子。」

周麗端說,東亞演員很少獲得沒有指定種族的角色,也經常被要求在講話時加入中文口音,與此同時,行內仍有很多製作人認為,選用白人演員演出華人角色是可以接受的。

周麗端是一名劇作家及演員,曾在BBC劇集《呼叫助產士》(Call the Midwife)及長壽肥皂劇《東區人》(EastEnders)中出演,其劇作被選入東亞劇作家作品集「Foreign Goods」。這本作品集近日出版,被指是首本英國東亞裔劇作家的現在劇作結集。

該書編者、得獎劇作家楊靜安(Jingan Young)說,目前「英國的全國性舞台明顯缺乏東亞裔的作品與聲音。」

「平等的演出機會是重要的,因為會影響大眾的觀感。」楊靜安說:「我們的確會模仿電視、藝術及書本中人的言行,尤其他小時候。」

「雙重標凖」

對於英國東亞裔在影視作品中形像刻版的問題,很多人感同身受。

在《哈利波特》系列中飾演張秋一角的梁佩詩(Katie Leung)此前曾向BBC表示,面對角色定型問題是「一個挑戰」;而曾參演BBC《福爾摩斯》系列的Gemma Chan則向《每日電訊報》稱:「在荷裏活電影中,看到外星人的機率比看到亞裔女性的機率還高。」

梁佩詩及Gemma Chan均有參與去年倫敦西區Print Room劇院外的示威。當時該劇場正上演劇作《死去的愛情深淵》(In the Depths of Dead Love),故事背景設在中國,但獲選演員全為白人。

倫敦大學皇家霍洛威學院戲劇及舞蹈高級講師艾希利.索普博士(Ashley Thorpe)指出,英國業界內對東亞裔演員「有很長歷史的歧視性待遇」。

「東亞裔演員面對的待遇,是其他族裔無法想像的。就像白人透過化妝戲服扮演黑人一樣,完全無法想像。」

圖片版權 Papergang Theatre
Image caption 去年,約50人在Print Room劇院外示威,抗議《死去的愛情深淵》選用全白人演員

他說影視劇業界在起用東亞裔方面,存在「雙重標凖」。

索普博士說,影視公司一般會以「選角時不考慮膚色」,或該劇是面向全面觀眾等說法作為辯護,「但與此同時,東亞裔演員在其他範疇的出現機會仍很低。」

「東亞裔演員被局限著,好像只能演『自己』,如帶中國口音的角色,或移民。」

點?

圖片版權 Mariana Feijó
Image caption 楊靜安作品《你唯一的權利是服從》

英國東亞裔演員在業界內的參演機會,目前沒有清晰的數據可以參考。索普博士對此感到沮喪;他曾多次申請研究經費進行相關研究,但「被告知這不是優先事項」。

除上文提及的《死去的愛情深淵》外,索普博士另列出了以下幾個例子:

  • 2009年一齣以姬妾被困秦始皇墓為題材的舞台劇《More Light》,選用全白人演員,戲服為日本和服
  • 2012年,皇家莎士比亞劇院製作的《趙氏孤兒》,劇組17名演員中只有三名東亞裔,分別扮演狗只及女侍。劇院回應批評稱,曾經面試過很多東亞裔演員,並承認「東亞裔演員演出機會少是個很嚴重的問題」
  • 2017年,現代歌劇《金龍》為非法中國移民為主題,劇組所有演員均為白人。倫敦演出場地取消公演,製作方則承認「判斷有誤」

電視上的刻板印象

演員們認為,2012年皇家莎士比亞劇院的《趙氏孤兒》選角爭議,是劇場界的轉捩點。

「那件事改善了我們的演出機會問題,」曾在倫敦皇家宮廷劇院、英國國家劇院及皇家莎士比亞劇院出演的丹尼爾·約克(Daniel York)說:「情況明顯在改善。」

2017年,該劇院製作了中國傳統劇目《竇娥冤》,就選用了大批東亞裔演員。

約克並指出,2018年將有一批選用東亞演員及劇作家的戲劇上演。但他強調同一問題在電視業界仍是「大問題」,東亞角色仍被描繪為「外國異己」,或「幫派份子、沉悶、或父權」的形像。

圖片版權 Sarah Lam/Matt Anker
Image caption 周麗端及丹尼爾·約克約呼籲正視東亞裔演出機會的問題。

BBC連續劇《福爾摩斯》其中一集有一群華裔犯罪份子,裝扮成馬戲團,而BBC第三台近期的劇集《逐夢摩女》則因為寫入了食狗肉、中國男性性能力低等玩笑,被批評是延續既有偏見。

有論者認為,在少數族裔演出機會多寡的問題上,美國演藝界較英國走得更前。

處境劇《初來乍到》以一個台灣移民家庭為主角,製作備受讚賞,而愛情劇《我的瘋狂前女友》則選用東亞裔男演員為男主角,評論者均指是十分罕見。

而在好萊塢方面,雖然《攻殼機動隊》及《神秘博士》均被指控為「洗白」,但情況亦見改善,迪士尼的《花木蘭》真人版就選用中國演員劉亦菲,而《瘋狂亞洲富豪》改篇電影則起用全亞裔演員。

圖片版權 Visual China/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迪士尼早前宣佈由中國女演員劉亦菲出演真人版電影《花木蘭》的女主角

在英國,索普博士認為,與非裔及南亞裔相比,東亞裔面對的種族不公問題較少受到關注。

索普博士稱「英國的東亞裔被視為是新自由主義之下,多元文化中的成功例子」,所以英國公眾不太注意到他們面對的歧視。

「他們被認為對現狀感到滿意、在學校十分刻苦,沒有什麼可抱怨。」

但丹尼.約克強調,這正是為何英國東亞裔演員更應發聲。

「一直以來,東亞裔十分擅長迴避關於種族與多元的爭議。問題是,如果你不發聲,你就會被邊緣化、被無視。」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