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交在望?北京與梵蒂岡關係的微妙轉變

Chinese Catholic Bishop Zhang Hong, right, blesses newly baptized worshippers during a special ceremony at a mass on Holy Saturday during Easter celebrations at the government sanctioned West Beijing Catholic Church on April 15, 2017 in Beijing, China. China, an officially atheist country, places a number of restrictions on Christians, allowing legal practice of the faith only at state-approved churches.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路透社引述梵蒂岡高層消息稱,中國與梵蒂岡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協議已經凖備就緒,可能在未來數個月內便正式簽署,將會為雙方關係帶來歷史性突破,並有望重建中梵斷絶了近70年的關係。

這則消息傳出之時,正值梵蒂岡被揭發,要求兩名獲教廷認可的「地下」主教讓位予中國政府承認的人選,一名香港主教高調批評教廷「負賣教會」,引起國際關注。中梵關係加深亦引來台灣外交部關注,因為梵蒂岡是台灣在歐唯一邦交國,台灣輿論憂慮梵蒂岡向中國靠攏會影響台梵關係。

風波不斷

中梵關係日漸好轉是有跡可尋,上一任教宗本篤十六世積極推動中梵對話,在2007年曾向中國主教、信徒等發表公開信,強調願意與中國政府對話,克服以往的誤解。

在本篤十六世辭罕有地辭去職務後,被視為開明派的方濟各接任,方濟各對華展示友好姿態,多次表達訪華意願,又讚揚中國「偉大文化」和「無窮盡的智慧」,世界無需為中國權力增長感到擔憂,他避免在人權及宗教自由問題上著重墨,一度令部分評論員感吃驚。

三年前,中梵重啟了暫停多年的談判。不過,中國打擊境內教會的情況愈見嚴重,多次以「建築違規」為理由清拆教堂與十字架,其中浙江省特別嚴重,據《紐約時報》報道以及一些溫州地下教會在網上列出的清單,當地近年逾千教堂的十字架被強拆。

中國在今年2月正式實行新修訂的《宗教事務條例》,要求所有舉行宗教活動場所、團體、院校,要向當局登記,據中國國家宗教局政法司司長韓松稱,條例是要加強宗教事務依法管理。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放棄任命主教權?

中梵關係在過去多年都為「任命主教」議題爭持不下,中國認為需要在任命主教議題上有話語權。一些獲羅馬承認的「地下主教」,被中國當局打壓,例如天主教「地下教會」溫州主教邵祝敏,去年5月懷疑被中國當局扣押,梵蒂岡表達關注,至今年年初才獲釋。據天亞社中文網報道,邵祝敏被要求籤署支持愛國會和獨立自主自辦教會文件,不過他拒絶。

梵蒂岡在任命中國主教上有時態度亦會較強硬。路透社2016年報道,梵蒂岡拒絶承認8名獲中國政府認可的主教,並對其中三人處以絶罰,報道引述教廷消息指,8人之中其中兩人有子女或女朋友。

本篤十六世2007年的公開信中強調,任命主教是教會「生命的核心」,批評未獲教宗授命擅自祝聖的主教及受祝聖者是嚴重違紀,強調梵蒂岡方面希望在任命主教事務上「完全自由」。

不過方濟各亦在主教任命議題上立場軟化,與本篤十六世的堅持梵蒂岡任命權不一樣。例如在2016年,方濟各首度接見中國蘇州教區主教、中共承認的徐宏根領導的朝聖團,被視為中梵關係破冰的象徵。

而近期亦有消息傳出,梵蒂岡要求兩名「地下主教」,讓位予中國承認的人選,其中一名是曾經被教廷拒絶任命、並被絶罰的黃炳章。這則消息最先由天主教媒體「亞洲新聞」(AsiaNews)傳出,其後獲香港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證實。

圖片版權 UCNA
Image caption 教宗方濟各與中國主教徐宏根領導的朝聖團在聖伯多祿廣場拍照留念。

路透社引述梵蒂岡消息人士透露,梵蒂岡去年12月派出教宗支持的代表團到中國,提出把一名87歲主教退休,讓位予中國政府承可的人選,變相中國政府會承認該名87歲主教為榮休主教;而另一名同樣獲教廷認可的主教,則成為一位中國政府認可主教的助理,雖然地位較低,但同樣獲中國政府認可。

消息人士形容,此兩人正在為教會作出「犧牲」。

除此之外,七名獲中國政府認可的主教,其中五人已向教宗尋求寬恕,未來七人均好可能獲教廷承認。

「懸崖勒馬」與「籠中鳥」

陳日君在臉書(Facebook)發表公開信,批評教廷「負賣教會」,並指中國政府「奴化,侮辱」主教,認為教廷不應該讓「非法」、「被絶罰」的主教來接班,並透露在一月中獲教宗接見,提出這個問題。

梵蒂岡第二號人物國務卿伯多祿‧帕羅林主教在梵蒂岡內部通訊(Vatican Insider)發文,不點名稱陳日君只是抒發個人觀點,並非中國天主教發言人,又指教宗與在北京的談判員立場一場。

帕羅林表示,教廷不會忘記中國教徒以前和現在的苦難,希望日後不再區分地下和官方教會,兩個社群要逐步團結起來,但同時承認這或許需要一些人的「犧牲」。

教會聲明指,對教會內一些人帶來混亂和爭論感到驚訝和遺憾。陳日君則認為他發聲就是為了引起爭論,並希望教廷知錯,認為他們需「懸崖勒馬」。

就在這場風波發酵之際,路透社便引述梵蒂岡消息透露中梵關係或有歷史性的發展,好可能在未來數月,就主教任命簽訂框架議。

消息人士對路透社表示,這份協議一旦落實,梵蒂岡將會就任命未來主教談判上有話語權,但拒絶透露細節。消息人士承認這並不會是一份好協議,但擔心未來10年至20年,情況會惡化。

「我們就好像籠中鳥,那個籠可以變得大一點。」消息人士說:「這並不容易,痛苦會持續,我們會爭取為這個籠子擴大每一分吋。」

這份協議有望為中梵建交鋪路,重啟中斷近70年的外交關係,預料重點工作是增加中國天主教徒數量。目前中國約有1200萬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則增長迅速,美國學者及智庫估計有六千萬至七千萬。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