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權力和毒藥:俄羅斯精英間諜俱樂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

President Putin (L) with FSB special forces in Chechnya, 20 Dec 11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2011年11月,普京在車臣會見俄聯邦安全局特種部隊成員。

說起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Bureau,縮寫為FSB),喜歡驚險間諜片的粉絲對FSB的縮寫大概不會感到陌生。FSB已成為俄羅斯總統普京掌握俄羅斯權力的象徵。

俄羅斯的秘密安全機構因其在全球情報和反恐行動中的惡名而家喻戶曉。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前身是蘇聯克格勃的秘密警察系統。由於該機構與總統的密切聯繫,以及被指涉及當局批准的暗殺事件,外界對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真實本質以及意圖多有質疑。

俄聯邦安全局是乾什麼的?

反恐和反間諜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FSB)成立於1995年,負責處理俄羅斯國家層面所面對的威脅。 普京在掌權之前曾擔任這個機構的負責人。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圖為去年12月聖彼得堡發生爆炸事件後,停在一家超市附近的俄聯邦安全局車輛。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在打擊聖戰分子和一些有組織犯罪團伙方面與外國警方展開合作。

在20世紀90年代和21世紀初,俄聯邦安全局在打擊車臣分離主義反叛分子的兩次戰爭中投入大量資源。

俄羅斯與幾個前蘇聯鄰國之間的關係緊張。 俄聯邦安全局的一部分工作是防止俄羅斯發生親西方的"顏色革命",譬如2003年格魯吉亞發生的"玫瑰革命"和2004年烏克蘭的"橙色革命"。

2015年,俄聯邦安全局與愛沙尼亞進行了冷戰式的間諜交換。作為北約成員國的愛沙尼亞指責俄羅斯綁架了該國反間諜機構安全官員埃斯頓·科赫韋爾,愛沙尼亞用一名被監禁的俄羅斯間諜換回了科赫韋爾。

打擊敵對目標

2002年,一位名叫"哈塔布"的阿拉伯聖戰指揮官在車臣遭到暗殺,此次行動被指是俄聯邦安全局乾的。"哈塔布"在車臣的同志稱,他收到了一封含有毒藥的信。

俄國前特工利特維年科中毒身亡案使俄聯邦安全局在國際上倍受矚目。

這名前克格勃特工2006年在倫敦一家醫院死亡,據稱他死於放射性元素釙中毒。這名前俄聯邦安全局特工曾對普京總統提出嚴厲批評。他後來在英國獲得庇護,但被俄羅斯稱為"叛徒"。

英國政府曾對利特維年科生前是否是俄國政府的暗殺目標展開過調查。英國官方得出的結論是,兇手很可能已得到普京和時任俄聯邦安全局局長尼古拉•帕特魯舍夫的批准。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1998年,利特維年科公開指責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同事腐敗。

俄羅斯拒絶了有關指控,並讓主要嫌疑人安德烈·盧戈沃伊當上議員,成為民族英雄。

利特維年科曾指責俄聯邦安全局設立一個絶密暗殺小組(URPO)暗殺敵對目標。利特維年科表示,其中一個暗殺目標是有權有勢的寡頭鮑里斯·別列佐夫斯基。2013年,也就是在利特維年科中毒死亡後多年,別列佐夫斯基在英國死亡,看上去顯然是自殺。

俄羅斯在利特維年科去世前的幾個星期通過一項法律,賦予外交部權力,在國外針對"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採取行動。

包括記者在內的普京的一些知名反對者神秘地死去,這引發了關於俄聯邦安全局"暗殺"的猜測。 當然,受害者往往有其他的敵人,這些人也可能把他們列為對付的目標。

俄聯邦安全局可以對個人提出正式警告,警告人們不要"為犯罪創造條件"。批評者認為這是一種克格勃式的恐嚇手段,使國家能夠扼殺不同意見。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在國外偵察

在有關俄聯邦安全局的名為《新貴族》的書中,安德烈·索爾達多夫和伊琳娜·鮑羅根表示,普京擴大了俄聯邦安全局的權力範圍,使其可以向海外派遣特工,參與包括情報搜集在內的特別行動。

不過,在俄羅斯,相當於英國軍情六處的機構是對外情報局,其主要任務是從事海外間諜工作。

俄羅斯軍方間諜機構——總參謀部情報總局(也叫格魯烏,GRU)的特工,也會在國外搜集情報。

網絡間諜和干擾

就俄羅斯新的信息戰爭理論來說,俄聯邦安全局是其有機組成部門,其任務包括通過社交媒體構建海外輿論。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俄聯邦安全局總部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盧比揚卡大樓,它是俄聯邦安全局的權力象徵。在前蘇聯時代,克格勃也在那裏審問政治犯。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選民遭黑客攻擊,網上充斥虛假新聞,美國官員認為這些都與俄羅斯當局有關聯。

2017年3月,美國當局指控兩名俄聯邦安全局官員德米特裏·多庫恰耶夫和和伊戈爾·薩許欽侵入雅虎賬戶,並竊取數百萬用戶的數據。

俄聯邦安全局有強大的法律工具來監控互聯網流量。一種名為「SORM」(即調查行動用系統)的技術可以窺探電子郵件和電話;根據法律規定,相關數據必須保存12小時,以便進行可能的檢查;網民用於翻牆上網的虛擬專用網絡(VPN)和其他匿名工具也受到限制。

安德烈·索爾達多夫表示,俄羅斯電信提供商必須同意讓俄聯邦安全局直接訪問數據。俄聯邦安全局的真實監視範圍在任何時候都不清晰。

這名記者說,與前蘇聯的克格勃一樣,對被監視的恐懼本身就是一個有力的武器。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收藏的老爺車系列包括1922年的勞斯萊斯「銀色幽靈」。

FSB普京的關係

俄聯邦安全局總部位於莫斯科市中心的盧比揚卡大樓,它是俄聯邦安全局的權力象徵。在前蘇聯時代,克格勃也在那裏審問政治犯。

俄聯邦安全局局長亞歷山大·博爾特尼科夫直接向普京總統匯報工作。

2000年,博爾尼科夫的前任尼古拉·帕特魯舍夫將他的特工稱為"現代貴族"。普京擔任總統後,曾向聖彼得堡的前特工提供高層職位。

俄羅斯知名社會學家、執政黨"統一俄羅斯黨"成員奧爾加·克里扎諾夫斯卡婭說,在普京的領導下,"我們目睹了克格勃勢力的回歸"。

她說,在普京擔任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內,約三分之一的政府官員是"權力大亨"(siloviki,指俄政府中由國安和情報機構背景政客所組成的政治利益集團)", 或者"安全人員"。

由於俄羅斯在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包括博爾特尼科夫等在內的大多數精英現在受到歐盟或美國的制裁。大多數人獲得巨額財富,並控制了俄羅斯的重要資源。

在20世紀90年代,普京負責監管聖彼得堡的對外貿易,他的一些同事那時被指與有組織犯罪活動有關。這些聯繫在美國政治學者卡倫·達維沙出版的《普京的盜賊統治》一書中有所記錄。

這些指控也曾在利特維年科案調查和西班牙警方針對俄羅斯黑手黨的大案調查中出現。

西班牙檢察官何塞·格林達告訴美國官員,俄羅斯安全部門"控制俄羅斯的有組織犯罪","俄羅斯聯邦安全局正'吸納'俄黑手黨成員"。

BBC記者勞倫斯·彼得(Laurence Peter)報道。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