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和派」蒂勒森去職 中美經貿拉響對抗警報

蒂勒森 圖片版權 Reuters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13日)宣佈解除國務卿蒂勒森的職務,隨後建議由鷹派人物、中情局局長蓬佩奧擔任國務卿。

64歲的蒂勒森曾是著名跨國公司埃克森美孚集團董事長。一年多以前,他出任國務卿,被外界評價為特朗普對共和黨建制派的妥協。

"在對華政策方面,蒂勒森是個溫和人物。他是一個來自華爾街工商界背景的傳統共和黨建制派,奉行對中國保持接觸的政策。"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東亞系副教授馬釗對BBC中文表示。

現居美國的政治學者胡平則認為,繼任國務卿的人選蓬佩奧在對華問題上態度強硬,他的公開講話甚至比特朗普更強硬。這預示著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會變得更加強硬。

溫和的蒂勒森

圖片版權 US Dept of Defense
Image caption 美國核動力航空母艦卡爾・文森號重返南中國海。美國提出的印太戰略中,新加的印度洋區域正是中國 "一帶一路"戰略要覆蓋的重點。

蒂勒森在離任記者會上專門提到了中美關係。

他表示,關於未來建立更加清晰的中美關係,我們還需要做更多工作,以確保我們在未來50年裏知道如何和對方相處,確保人民的幸福,避免兩個強大的國家發生衝突。

蒂勒森的主要涉華政策主張回顧

  • 2017年1月,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提名的國務卿蒂勒森在出席國會聽證時談到南中國海和朝鮮問題。他表示,應該禁止中國進入正在建設的爭議南海島礁。蒂勒森表示,中國在南海的行為"極度危險",如果北京掌控了這條具有軍事和貿易功能的戰略要道,將對全球經濟造成威脅。但他在台灣問題上出言謹慎,只是說華盛頓需要確認兌現對台承諾。"我沒聽說過任何關於改變'一個中國'政策的計劃,"他說。
  • 2017年8月,蒂勒森表示,華盛頓並不尋求朝鮮的政權更迭,半島局勢發展成今之局面也不怪中國。在某個時刻,美國還希望與朝鮮展開對話。不過,蒂勒森的這番言論顯然並不受總統的認同。共和黨資深參議員格萊厄姆說,特朗普總統將與朝鮮交戰作為一種選項。特朗普總統還不斷批評中國,說中國在朝鮮問題上做得還不夠。
  • 2018年3月,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出訪非洲前發表演說,批評中國在當地投資時簽署"腐敗的交易",許多合同的透明度也十分低,相反,美國在當地的投資方式是"可持續的"。

馬釗分析稱,中美過去幾十年的主要推動力量是工商界。蒂勒森擔任國務卿期間的對華言論和主張也符合這一身份——就是對華主張接觸,意思是中美之間可以是競爭關係,但不能是對抗關係。這是對華接觸的底線。

"但對華主張接觸派目前在美國是一個逐漸衰弱的聲音。國會和軍方都在展開激烈反思,美國大企業和學術界都有反思態度,形成了政界商界學界共識。"他說,從現在特朗普的個性和實力型外交主張來看,恐怕天平會向對抗型關係傾斜。特朗普和蒂勒森最大的區別正在於此。

胡平則認為,蒂勒森和特朗普在對華政策上的想法有些距離。蒂勒森更多是延續了過去美國政府的對華政策。看得出來特朗普在這個問題上對他相當不滿。

中美關係新局

胡平認為,隨著蒂勒森被解職,特朗普的對華政策轉變已經釋放了強烈信號。再考慮經濟方面的幾個任命。比如新的經濟顧問、新聞評論家庫德洛,以及前競選團隊的納瓦羅在冷凍一段時間後回到核心圈,可以看出特朗普將執行更加強硬的對華政策。

"中美貿易戰其實已經開打。以前蒂勒森以及一些共和黨內人士對此都有不同看法。但蓬佩奧和新的經濟顧問在這方面就強硬得多,新經濟顧問說得很清楚,鋼鋁加徵關稅,唯一的對象就是中國,"胡平說。

圖片版權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2017年11月訪華時和習近平相談甚歡。但分析指,特朗普有生意人特性,一方面可以把酒言歡,但做起生意就斤斤計較。

馬釗也表示,過去一年中美關係大的方向是下行趨勢,而且會越來越明顯。國家安全報告等重要文件已經把中國定義為修正主義大國,中國從意識形態、政治、經濟、軍事等方面在挑戰美國的全球利益。美國過去40年的接觸政策沒有達到改變中國的預期效果,反而增強了中國挑戰美國的實力。所以現在美國政治環境是,對中國政策進行反思。

他認為,蒂勒森去職後,有幾個值得關注的問題:除了新任國務卿是鷹派人物外,亞太事務助理國務卿的人選也是一個觀察方向。蓬佩奧的任命會導致在國防部、國務院和商務部都出現對華強硬聲音,和以前大有不同。

胡平認為,美國的整個亞洲政策都在改變。去年的國情咨文提到了印太戰略,和奧巴馬的重返亞太戰略相比,力度有所增加。這和抗衡中國推行的"一帶一路"戰略有直接關係。東起日本,南到澳大利亞,再到印度,這樣一個遏制中國的包圍圈逐漸形成,新加的印度洋區域正是 "一帶一路"戰略要覆蓋的重點,是海上通道。

"特朗普有生意人特性,一方面可以把酒言歡,但做起生意就斤斤計較。說話看起來非常友好,同時又會採取很不友好的措施和做法,"他表示。

馬釗表示,美國對中國採取的對抗戰略可能首先從經貿領域實施。除了加徵鋼鋁關稅外,下周美國可能會宣佈對華制裁一攬子計劃,涉及對中國加徵數百億美元關稅。

"這個制裁清單有多大,中國能否承受,有什麼反制措施?值得觀察,"他表示,現在看來,傳統打交道的方法對特朗普不太行得通。中國希望談判,討價還價。但現在美國覺得是體制性問題、結構問題,很難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能做的讓步有多大,還是一個很大的問號。這種新局面需要中國領導人和談判官員去適應。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