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長直才是美?埃及女性的保護自然卷運動

Eman El-Deeb 圖片版權 Eman El-Deeb
Image caption 在埃及生活時,伊汶每天都被要求將頭髮燙直。

26歲埃及女生伊汶.艾-迪布,於2016年決定離開埃及,遷往西班牙生活,離開的原因不是升學、工作或愛情:她是為了自己的頭髮。

在西班牙,伊汶天生一頭蓬鬆的自然卷十分受歡迎;但在埃及,雖然不少埃及女性均追求歐洲潮流,但捲髮卻像是一種詛咒。

「選擇去國對我而言是很悲傷的決定。我從未想過我終有一日要離開,」伊汶說:「但我真的累了…累到一個地步,我真的很想去一個我的形像不會打擾到任何人的地方生活。」

圖片版權 Mona Ghander
Image caption 不少埃及女性都是天生的自然卷。

伊汶說,自己在埃及生活時,不論是相熟朋友或是陌生人,都經常嘲笑她的髮型。

「我在一間埃及銀行工作過,最初幾個月,人力資源部的人幾乎每天都會來到我面前,叫我要將頭髮拉直。」

為了頭髮移民的故事也許很極端,但伊汶在埃及面對的無奈,很多埃及女性都感同身受。

大部份埃及女性均是自然卷,但不少人在很小的年紀已被逼將頭髮拉直,以符合埃及社會對女性美的期望。

「因為髮型被嘲笑」

所以,當一個專門討論如何善待秀髮的Facebook群組於2016年三月成立時,網絡迴響十分可觀。

成立兩年後,「護髮狂迷」群組已有10.5萬名女性成員,當中95%活躍參與群組討論。

現年38歲的多婭.卡維殊(Doaa Gawish),也是因為自己髮型而被嘲笑,而成立這個群組。

圖片版權 Doaa Gawish
Image caption 多婭與她的女兒。

「小時候,我時時因為捲髮被取笑……我經常要把它拉直。」多婭表示。

多婭是一間美資公司的工程師,自稱「書呆子」,在不斷為符合期望而將頭髮拉直的同時,她也深知這對頭髮傷害很大。於是,多婭開始搜集資料,研究如何保護經常被燙夾的頭髮。

隨著她對護髮的認識越來越專門,她決定將她學到的與更多有需要的分享。

「護髮狂迷」群組成為了一種另種潮流,成員們從最初互相分享護髮心得,慢慢衍生出「拒絶拉直」的一群。

2016年七月,有成員發起「不拉直運動」,在網絡世界取得極大成功。

社會意識的改變

32歲的諾蘭.阿米爾(Noran Amr),已經拒絶拉直頭髮一年。上個月,她首次嘗試頂著一頭曲髮出席婚禮。「婚禮上其他人的反應都很正面,大家都讚賞我的髮型。」

「現在人們對此的意識越來越開放了,埃及社會甚至出現了捲髮文化。」

諾蘭說,若果沒有社交網站上的各個倡議社群,這項改變就不會出現。

圖片版權 Noran Amr
Image caption 諾蘭.阿米爾

今時今日,埃及網絡上關於捲髮護理的群組越來越多。

「第一次被讚揚」

隨著需求增加,埃及第一所專門針對捲髮的理髮店今年開幕。

這家理髮店開在埃及最富裕的社區之一,與其他埃及理髮店不同的是,它只接受預約,不提供即時服務,每周有逾30名顧客,大部份是年輕女性。

圖片版權 The Hair Addict
Image caption 埃及近日出現了針對捲髮的培訓工作坊。

「捲髮潮流現在很盛行,尤其在千禧世代之間。」捲髮理髮店東主、33歲的莎拉.薩夫瓦特表示。

即使是已遷居西班牙的伊汶,也感受到埃及社會的變化。

「2017年四月我回到埃及,一個的士司機竟然讚我的髮型好看。我的第一反應還以為他在嘲諷我,慢慢才發現這是他的由衷讚賞。」

「那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有埃及人對我的捲髮表示讚賞。」

BBC國際媒體觀察部(BBC Monitoring,前稱BBC監聽部)報告與分析來自世界各地電視、廣播、網絡和印刷媒體的新聞。歡迎到 TwitterFacebook點讚關注BBC媒體觀察部。

相關主題內容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