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高校改革爭議 喚起半世紀的抗爭記憶

法國學生的示威,令人聯想起1968年的法國大規模騷亂。 圖片版權 Reuters
Image caption 法國學生的示威,令人聯想起1968年的法國大規模騷亂。

在法國,政治就像一個舞台。1968年5 月,這個舞台上演了一場全國性的學生運動,抗議時任總統戴高樂的「高壓統治」,遊行浪潮蔓延全國,戴高樂甚至一度要逃到法軍駐德國的一個基地。五十年後的今天,法國的校園再次聚集了學生示威者,但今天示威背後的舞台似乎跟1968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風波有點不同。

跟1968年的舞台一樣,今天舞台中的示威浪潮中除了學生,也有工人的影子。這次,法國全國鐵路公司(SNCF)的職員要求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擱置被視為是凖備將鐵路公司私人化的計劃,法國航空公司也有職員發起工業行動,要求資方加薪。除了他們,還有一些反對在法國西部城市南特(Nantes)附近新建機場的環保份子,早前與嘗試驅散他們的防暴警察發生衝突。

BBC駐巴黎記者休·肖費爾德(Hugh Schofield)報道說,跟1968年不一樣,在法國校園聚集的學生要求的不是改變,而是反對改變:他們要求馬克龍擱置修改公立大學招取學生的方法,讓大學繼續在某個學系的學位供不應求的時候,以抽籤方式決定哪些學生可以入讀。

Image caption 一家法國大學在巴黎的校園內,有示威者在牆上塗鴉,寫著訴求。

戴高樂的鐵腕政策

他們的要求不一樣,但是他們懸掛的橫幅、舉行的靜坐,與他們五十年前的前輩差不多。

當年,學生佔據了巴黎楠泰爾大學(Paris Nanterre University)的校園,要求校方改革他們稱為「資產階級的大學制度」,也要求戴高樂結束「高壓統治」。當局後來封閉了楠泰爾大學的校園,示威者於是改到巴黎索邦大學(Paris Sorbonne University)繼續抗爭。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防暴警察1968年在巴黎索邦大學附近的街道與學生示威者發生衝突。

那是每天都爆發街頭衝突的日子:學生向防暴警察擲石頭,持盾牌和警棍的警察向學生發射催淚彈還擊,過百人受傷,差不多500名學生被捕。

那場浪潮不斷擴大,工會後來響應學生的行動而罷工,最終全法國約有1000萬名工人響應工會的行動,令全國癱瘓。當時,甚至有人擔心,革命快要爆發,將法國變成共產主義集團的一個成員。

戴高樂後來解散國會,威脅要頒布緊急狀態令,並宣佈在六月舉行國會補選。他的支持者在巴黎街頭遊行以表支持,最終他領導的法國保守黨在選舉中獲勝。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1968年的衝突造成過百人傷,另外有約500名學生被捕。

影響深遠

五十年後的今天,法國對這場學生運動的評價仍然有分歧。對一些人來說,這場運動把法國社會從戰後一代當權者的「虛偽」和「壓迫」解放出來;對其他人來說,這場運動把家庭、學校、甚至整個國家都衝散。但普遍的看法認為,這場運動的最大勝利者是個人主義,因為運動讓美國式的消費主義在法國扎根,再也不會走回頭路。

在法國前教育部長呂克·費裏(Luc Ferry)眼中,這場運動不過是把傳統價值觀摧毀,好讓「資本主義制度擴散全球」的一次行動。

但運動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都同意:這場政治風波對法國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而且它顯現的,是運動爆發前十多年積壓下來的社會問題。最終,當年參加抗議的學生,慢慢變成法國文化與經濟的領軍人物。

Image caption 學生示威者近數星期的衝突造成約70萬歐元的財物損失。

反對改變

時間回到2018年的法國,只有少於三份一的學生能在三年的標凖畢業時間內完成他們的學士課程,這是因為法國的公立大學只會以抽籤形式取錄學生,不會考慮他們的成績,以顯示法國國家格言「自由、平等、團結」的精神。許多學生因此入讀了不適合他們的課程。參加示威的學生認為,馬克龍的改革會削減學生入讀大學的機會。

1968年的學生嘗試改變社會,而且他們是樂觀的,因為他們知道即將來臨的時代屬於他們;但今天的學生示威者是悲觀的,因為他們意識到,他們誓要保護的入學機制是一個徹底的失敗,而且與1968年的運動不同:這些學生示威者的行動,沒有在法國社會引起迴響。

這些學生繼續在今天的法國政治舞台上扮演他們的角色,但是今天這個舞台上,沒有導演指揮演出,舞台下的觀眾席似乎也只有寥寥數人。

圖片版權 AFP
Image caption 學生示威者認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建議的改革會減少可供大學生選擇的科目。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