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末日」失約與「劫後餘生」

瑪雅預言

每當世界末日未能到來時,大部分預言說組織都能夠即時調整自己。

儘管瑪雅預言盛行已久,但是看起來世界末日最終未在預期內到來。對於那些預言信徒來說,他們是如何保持冷靜,繼續生活下去呢?

凌點鐘聲敲響,神聖的2012年12月21日已經降臨,但是再一次,預言中的世界末日並未按時到來。

像這種預測式的世界末日在人類歷史上層出不窮。每次「預測」破滅,總有一群篤信全人類毀滅或地球毀滅的人,因預言未能實現而感到困惑。

如果他們對預言警告採取很認真的態度,他們應該已經賣掉了房子,拋棄塵世的物質文明,準備迎接新紀元的到來。

在瑪雅日曆預言的世界末日到來之前,全世界已經開始著手準備逃生。

有報道說在中國四川省,一些恐慌的人們蜂擁搶購蠟燭。在俄羅斯,罐頭食品和火柴熱銷,俄國總理梅德韋傑夫力勸公眾保持鎮靜。在傳言所說的位於法國庇裏牛斯山布加哈什村莊的外星人營救基地,當局已為信徒們大批湧入做好了準備。

預言破滅

那麼對於關注這些世界末日預言的人們,突然發現生活依然照常,也許會在一段時間裏深深感到「上當受騙」痛苦。

然而令人驚奇的是,那些末日預言的信徒們在世界末日後的生活過得卻很冷靜。

加拿大滑鐵盧大學社會宗教學家魯爾·道森說:「絕大多數人對於預言的失效處理地相當好。」

道森研究了75個篤信或預測世界末日的團體,只有6個團體在災難之日失效後解散,其餘則完好無損,有些甚至更加活躍。

耶和華見證會(Seventh Day Adventists)已多次預測各種形式的世界末日,他們的追隨者仍然高達700萬人。

安息日會約有1700萬教友,其前身追求者(Millerites)組織預測耶穌在1844年降臨地球。然而,這一預言並未實現,被後人稱作「大失望」。

在1956年的一個有關「大失望」現象的研究中, 心理學家里昂·費斯廷格敘述了他和他的學生是如何滲入到一個世界末日組織,並撰寫《當預言失效時》一書。

該組織堅信在世界末日到來時,一個飛碟會過來營救所有組織成員。

當世界末日和外星飛碟都沒有到來時,費斯廷格發現該組織首領解釋說,正因為這一小圈信徒「傳遞了大量光明」,使上帝饒恕了地球。她的追隨者於是把這個好消息告訴非信徒。費斯廷格認為這是一個典型的認知失調。

社群意識

同樣如此,精神學家西蒙·鄧恩在倫敦北部的斯坦福德山(Stamford Hill)路巴維特奇哈西德派的猶太社區(Lubavitch Hassidic Jews)體驗了一段時間。許多盧巴維特奇人相信他們的精神領袖梅納赫姆·門德爾·施尼爾森(Menachem Mendel Schneerson)是彌賽亞(猶太人期待的救世主)。

梅納赫姆的追隨者深信,他會結束現世文明,並開啟一個新時代。當梅納赫姆在1994年在紐約去世時,他們信唸經歷了考驗。

鄧恩說:「信徒們在葬禮上大聲慟哭。他的去世對於拯救世界這一信念是一個巨大的否認。」

但是路巴維特奇人並沒有瓦解他們的信仰體系。很快,他們啟用另外一種說法:梅納赫姆仍然活著,只不過普通人看不到,並且在某一時間內他會起死回生。他的去世並沒有減少信徒的數量。

道森說,倫敦的這200個路巴維特奇家庭能夠在預言幻滅後依舊保持團結的關鍵因素,是他們擁有一個強烈的社群意識。

「如果一個團體非常具有凝聚力,他們能夠挺過信仰導致的分裂和分歧。」

道森還認為,現任決策者在轉型期內是否能夠提出合理解釋也非常重要。

有些預言組織的領導者在預言失敗後,僅僅簡單地提供一個新的世界末日日期作為解釋,或者向信徒們道歉,說時間計算出現了錯誤。

但是令人遺憾的是,有些組織反應太極端。1997年,39具屍體被發現成為天堂門(Heaven」s Gate)祭儀的犧牲品。他們是自殺身亡,堅信死後會被外星飛碟救助並帶到海爾—波普彗星。

不過大多數世界末日的信徒能夠和平地進行自我調整。

德克薩斯州貝勒大學的歷史宗教學家菲利浦·詹金斯說:「當你對某一信仰付出巨大時,你有著強烈的願望想要從中拯救些什麼。」

詹金斯認為,領導者宣揚世界末日的領袖魅力遠比預言本身更具有吸引力。

「這是一種對現世秩序的一種否定,是讓某些事情變得美好的一種想像。如果這個想像中的世界秩序並未到來,信徒們總會想辦法調整預言。」

與内文相關的鏈接

相關新聞話題

BBC © 2014 非本網站內容BBC概不負責

如欲取得最佳瀏覽效果,請使用最新的、使用串聯樣式表(CSS)的瀏覽器。雖然你可以使用目前的瀏覽器瀏覽網站,但是,你不能獲得最佳視覺享受。請考慮使用最新版本的瀏覽器軟件或在可能情況下讓你的瀏覽器可以使用串聯樣式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