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沒有民主, 香港怎能在「風雨中抱緊自由」?

圖片版權
Image caption 「雨傘運動」已經過去一週年。

「雨傘運動」一週年過去,香港的民主路還可以怎樣走下去? 如果波濤洶湧的雨傘運動還爭取不到過半數市民的支持,「雨傘世代」可以怎樣游說更多的香港人?其實,無論是支持或反對佔領的香港人,均非常珍視香港的自由;反對佔領的市民只是以為香港還可以在沒有民主的情況下繼續享有自由。不過,香港以往「無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已經徹底破產。

核心價值

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都珍惜香港的「核心價值」或自由:廉潔的行政部門、公正的司法體系、中立的警察部隊、自由的新聞傳媒等等。

回歸十八年,這些自由已經被一場場的暴風吹打得遍體麟傷。沒有民主雨傘遮擋,香港那能「在風雨中抱緊自由」?

年輕的「90後」多數支持「雨傘運動」,他們在回歸後成長,深深感受到自由的日漸侵蝕。 較年長的在「無民主但有自由」的環境中成長,很多還相信香港可以繼續擁有自由。在我的朋輩中,就有不少是中間派, 甚至是反對「佔領」的「藍絲」。

讓我向珍重自由的朋友解釋:在政治學中,民主和自由必然相輔相成,沒有民主, 自由就不可保。環顧世界,香港是唯一有自由而無民主的地方。如非九七前有英國的議會民主做後盾,這罕有的例子根本不可以獨善其身。

三任特首

第一任行政長官董建華推行高官問責制,司長和局長職位不再由公務員出任,改為由特首以合約方式聘用 。由於特首不用向市民負責,委任制滋生了任人唯親的現象,開始侵蝕中立的公務員體系。董建華更在北京的催促下於2003年提出了國家安全法案,激起五十萬港人上街抗議, 他最後被迫撤回法案並引咎辭職。

第二任特首曾蔭權擴大政治委任制度, 進一步破壞公務員體系任人為才的傳統,並加劇官商勾結的風氣。他當時的下屬、政務司司長許仕仁收受多筆款項,貪污罪名成立,已被判入獄七年半。曾蔭權本人也牽涉貪污醜聞,剛剛被香港廉署落案起訴兩項身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名。

現任行政長官梁振英在2012年上任以來,任命其支持者到各政府部門及諮詢委員會。梁本人也被揭發收受澳洲公司UGL約五千萬港元款項而沒有申報。此外,敗壞之風更吹至廉政公署,連前廉署專員湯顯明也成為貪污調查的對象。與此同時,政府日益封殺各項自由。膽敢批評「梁班子」的傳媒人士被降職或解雇(例如李慧玲),甚至受到黑社會份子襲擊 (例如劉進圖)。香港警隊也被 批評不再公平執法,淪為政府打壓異見的工具。

香港民間流傳這個說法: 前兩任特首是「溫水煮蛙」,大部份港人還以為自由尚可保存下去;梁振英則「猛火煮蛙」,令更多港人在過去兩年猛然醒覺起來。

蠶食自由

去年9月28日香港警方施放的催淚彈令民憤一發不可收拾,非一日之寒,就是因為九七後的歷屆香港特區政府已經不斷蠶食香港的自由。

「雨傘運動」雖然震憾人心,感動國際傳媒,但還不能打動所有愛護自由的香港人。

這些朋友要擦亮眼睛。如果「無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在「雨傘運動」以前已經站不住腳,在「後雨傘時代」更徹底破產。國務院港澳辦前副主任、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在去年十二月宣佈,要全面奪取「香港管治權」,並把鬥爭由「街頭轉到了法庭,轉到了立法會,轉到了政府內部,轉到了中學大學等」。

果然,在過去數月來,香港警隊執法更加不公平,一方面迅速檢控佔領者, 另一方面遲遲不起訴濫打示威者和市民的警察。與此同時,新聞自由也買少見少,記者在採訪「佔領」期間史無前例地受襲的個案大多還沒有處理,連老牌報章《明報》和《南華早報》都變成「風暴中心」,前者撤換曾經大事報導「雨傘運動」的總編輯,後者年前已更換總編,最近再終止了幾位敢言評論人的定期專欄。

為了對「香港管治權」加強控制,梁振英領導下的特區政府繼而進佔大學。梁振英委任的港大校委會成員連同左報,不管民意的反彈,力圖阻截陳文敏教授出任副校長(人力資源)。這打壓不單單是秋後算賬,間接懲罰任職法律學院的「佔中」倡議人之一戴耀廷, 最重要還是全面控制支撐香港自由的重要支柱。難怪評論擔心下一個鬥爭對象將會是與「佔領」毫無關係的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 。

打擊公務員

港人別以為曾蔭權終於被廉署落案起訴,便足以證明香港的法治還原好無缺。如果說前特首不能凌駕於法律之上,為什麼同是沒有申報利益的梁振英及其他一些特區政府領導班子成員到目前還可以逍遙法外?除非「梁班子」也被落案起訴,「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治精神才可以保持。否則,曾蔭權可能是梁政府繼鄧國威免職(前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後, 打擊公務員體系的另一手段。回歸以後, 不少公務員依舊公正持平地執行任務,令委任的高官難以駕馭, 陳佐洱因而要整頓「政府內部」。

與鄧國威同時免職的還有曾德成──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的胞弟。曾氏兄弟是傳統左派,其愛國心無容置疑。問題是曾鈺成按規章秉公辦事,使「梁班子」不能輕易控制立法會,更讓不民主的政改方案被大比數否決。

曾鈺成亦毫不違忌地評論北京的香港政策,指去年中國國務院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太「粗暴、生硬地向香港人傳達中央必須加強對香港管治的訊息,難免引起部分香港人反彈。」

曾鈺成更提到,「如果中央對香港的干預和介入越來越深,即使名義上北京沒有取消一國兩制,但到了一個地步,從量變到質變,本質上中央直接對香港行使管治,那一國兩制就不復存在了。」

近日,北京中央政府官員對香港的事務也越管越多 。陳佐洱更指出香港還沒有「依法實行」「去殖民化」。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也稱特首,擁有特殊法律地位,「超然」於行政、立法及司法機構。這些講話令香港輿論哇然。

港人不要以為不涉政治,埋頭掙錢便可以明哲保身。近期連李嘉誠這樣的香港富商也被中央黨報攻擊,指其撤資不愛國。 不但是政治及公民自由,現在連經濟自由也朝不保夕。

香港資深媒體人Steve Vines 曾將德國著名神學家馬丁·尼莫拉 (Martin Niemöller)有關納粹黨的名詩「起初他們……」改寫如下:

起初他們迫害民主派時,我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民主派;

接著他們迫害新聞工作者,我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新聞工作者 (這一句是我加的);

再來他們迫害學者,我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學者;

後來他們迫害律師,我沒有發聲——因為我不是律師;

最後當他們逼害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人能站出來為我發聲了。

在一場場的風暴吹襲下,香港過去「無民主但有自由」的模式已經被摧毀得奄奄一息 。關心香港自由的朋友,一是接受自由的消亡,一是加入爭取「真普選」。

(責編:路西)

本文不代表BBC立場和觀點。如果您對這篇報道有任何意見或感想,歡迎使用下表給我們發來您的意見:

網友反饋

明白人,寫的太對啦

龍平平

正因為沒有民主, 香港才要在「風雨中抱緊自由」!

孟光, Hong Kong

所謂的:「民主,自由,普世價值等等」,世界人民看看敘利亞,也都明白了。作者難道不知道這個口號已經失去市場了嗎?好好再想一個被的什麼口號吧:)

Wu, ca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關此項報導的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