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字楼内的空气:上班族健康的“隐形杀手”

办公室女性 Image copyright monkeybusinessimages/Getty

以前,伯奇很怕公司下午稍晚的时候开会。

克里斯·伯奇(Chris Birch)就职的希尔森莫兰(Hilson Moran)公司的旧办公楼在斯特雷特福德。这家工程咨询公司总部在曼彻斯特。

伯奇是公司可持续发展部主管。他说:“在会议室一坐就是3个小时,会感觉有点头痛,而且感到疲乏、气闷。”

会议室和办公楼其他地方的窗户全年紧闭。冬天防寒,夏天防空气污染。公司附近交通繁忙,空气里充斥着汽车尾气排放出来的有害颗粒、二氧化碳和二氧化氮。

但是,门窗紧闭意味着长时间开会时,每人每次呼吸都会增加房间内的二氧化碳含量,从而使人昏昏欲睡,并感到头痛。

伯奇说:“有时办公室闷热难忍,我们会开窗通风,但扑面而来的是噪音和空气污染。这个问题困扰了我们20年。”

显然,这种办公场所并不罕见。很多人在日常办公时间都有过头部阵阵作痛,甚至呼吸困难的经历。

办公室里有空调也没用,除非空调系统装了过滤器,因为室外的空气可能充满了污染物,这些气体进入室内后会在办公室里循环。

然而,人们并没有太在意这个问题。我们都只注意到室外的空气质量,却忽略了室内的。

利兹大学土木工程学院研究室内空气质量的教授诺克斯(Cath Noakes)表示,人们一直以来都忽视了这个问题,因为"它没有那么显而易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她说:"当室外空气污染严重时,你可以看到、感受到,并且闻到。但在室内,常常难以察觉。人们如果看不到,就会直接忽略这一问题。

但这个问题不应被忽视。众所周知,室外空气污染会损害健康,可能导致呼吸道感染、肺癌和慢性阻塞性肺病(COPD)。医学期刊《柳叶刀》(Lancet)展开了一项为期两年的研究,结果发现,每年有650万人因空气污染死亡。除此之外,空气污染还会影响生产力。2014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空气中有害的PM2.5颗粒每增加10微克,采梨工人每小时的生产力就会下降0.41美元。

人们总是认为逃进室内就可以解决问题,但事实并非如此。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PA)称,室内空气污染通常是室外的2到5倍,在极端情况下甚至高达一百倍。

空气实验室公司(Airlabs)的首席科学官约翰逊(Matthew S Johnson)解释说,"室内空气里的污染物与室外不相上下,还多了建筑内部的污染,比如烹饪、清洁产品和建筑材料产生的废气。"该公司的空气过滤技术能去除室内95%的空气污染物和有害气体。

《柳叶刀》期刊显示,工作场所恶劣的空气质量每年夺走80万人的生命。约翰逊补充说:"‘建筑综合症’还会导致头痛,削减生产力。"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柳叶刀》期刊显示,每年有80万人死于工作场所空气恶劣

在室内空气净化领域,推动发展的主力军是亚洲的工程师们。

在亚洲,对化石燃料的依赖和监管不力造就了一些全球污染最严重的城市。世界卫生组织(WHO)今年稍早发布的数据显示,全球污染最严重的20个城市中,有14个在印度。中国一些污染严重的城市也榜上有名。

仲量联行(JLL)亚太区能源及可持续发展主管克利福德(Matthew Clifford)表示:“中国在室内环境质量监测方面一直遥遥领先,部分原因是因为中国大部分地区普遍存在室外空气污染。我们除了要避免恶劣空气质量带来的负面影响,还应看到改善室内空气带来的诸多好处,比如提高生产力。这直接关系到企业利润。”

北京是著名的“雾都”。房地产公司仲量联行(JLL)和环境咨询公司境纯环境(Pure Living )2015年的一份报告发现,空气质量差的时候,北京90%的写字楼内空气污染物没有实质性减少。

但人们已经在采取行动。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中国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使用空气净化器,2012年至2013年期间(当时雾霾尤为严重)增长了近一倍,达到310万台,2018年底增至750万台左右。

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制造商正在不断创新以满足人们的需求,比如“使用纳米技术,提高能源效率,降低噪音水平”。

公司和企业也意识到了安装空气净化器的好处。为了留住优秀员工,WPP集团和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 Coopers)等大型企业在北京和上海的办事处都安装了空气过滤系统。

2017,康得思酒店在上海开业,其宣传亮点就是,拥有"最先进的过滤系统技术",使室内空气质量保持在美国环保署的标准之内。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室外空气污染可能导致呼吸道感染、肺癌和慢性阻塞性肺病

创新和环保意识也在走出亚洲。空气实验室公司正在为伦敦的一些商店安装系统,因为这些商户发现,位于牛津街和邦德街店铺内的二氧化氮水平几乎与外面街道上的含量持平。

第一家使用空气实验室技术的商店是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的旗舰店,位于老邦德街。

目前,世界上没有针对工作场所的空气质量标准制定严格规定,只有世界卫生组织在2009年制定了室内空气质量准则。美国环境保护署也仅提供“非监管”指南。

Image copyright Getty Creative Stock

英国国家健康与护理卓越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Health and Care Excellence)正在制定英国家庭室内空气质量的指导方针,而非规定。

这些指导方针预计将于明年公布,调查范围表明,指导方针将为消除污染源提供潜在干预措施,并引入空气过滤作为标准。

专家仍不确定严格监管带来的好处。简单地设定一个数字来限制室内有害污染物的数量是很武断的做法。

每栋建筑情况都不同,这些硬性规定没有考虑到访客带来的影响,他们的呼吸可能导致空气质量超出安全水平。

利兹大学的诺克斯说:“管理建筑的大型组织应该承担更多责任。但你真的要对此加以控制吗?”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对于我们这些每天被关在办公室里的人来说,幸运的是,越来越多的雇主开始采取行动。全球最大的空气过滤器制造商AAF Flanders的首席执行官惠特克(Philip Whitaker)表示,他的公司“在亚欧两洲看到了巨大契机,这两个地区对空气净化的需求日益增长”。

Image copyright Oli Scarff/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伦敦主要商业街许多商店室内空气质量跟室外一样差

伯奇和希尔森莫兰的其他员工几年前搬到了位于曼彻斯特市中心的一栋新办公楼里。他们可以从零开始设计办公场所,并从源头解决问题。

这其中包括一些“看得见”的行动,比如安装空气净化器来过滤最有害的污染物,还安装了一些空气质量监测器,不断检测空气中二氧化碳、二氧化氮和颗粒物的含量。如果含量超过了可接受的标准,检测器就会发出警告。

办公室也变得绿意盎然。他们从净化能力最强的十种植物中挑选了一些放到新办公室里。

伯奇说:“我们参考了一项美国航空航天局关于净化空气植物的研究。”

不过,伯奇发现,新办公室的空气有种“新车气味”。

诺克斯解释说,味道来自建筑中使用的涂料、粘合剂、家具和地毯中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这些物质会渗透到空气中,整个过程将持续好几年,被称为“脱气”。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希尔森莫兰开始主动寻找由美国健康建筑协会认证、符合美国健康建筑标准的低污染家具和配件材料。有些配件甚至是用土豆皮和土豆淀粉制成的。

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那个时候,很多家具和地毯制造商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伯奇解释说,只有几家符合美国健康建筑标准的制造商可供挑选。但两年后,制造商的数量和产品种类都有所增加。

希尔森莫兰对他们的新办公室感到非常自豪,向美国健康建筑协会递交了认证申请,并通过了测试,成为英国第三家(也是当时伦敦以外第一家)通过测试的公司。

与此同时,该公司还让员工完成一项标准员工福利调查,使用一种叫做BUS(building use studies)的通用方法。他们在旧办公楼里也做了同样的调查,评分介于650多座办公楼里最低的10%。

他说:“我们在这个办公楼又做了一次调查,结果进入了前2%。”

伯奇承认,其实他“感觉不到空气质量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但在傍晚召开的漫长会议中自己能保持清醒,而且不再头痛了。

请访问BBC Capital阅读英文原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