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面试能不能终结人类“潜意识偏见”?

机器人Tengai
Image caption 瑞典专门为招聘而设计的机器人Tengai

人工智能已经开始进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世界500强企业已经在招聘中启用AI来筛选求职者。

如果你是应试者,你是愿意让机器人给你面试呢?还是更情愿与真人互动?

目前,瑞典的招聘人员正在测试世界首位专门为招聘设计的机器人,看看在面试过程中,真人与机器人谁的偏见更少些?

克服偏见

Image caption 艾琳表示,通常招聘人员只需7秒时间对求职者形成第一印象。

这个机器人叫Tengai。她大约41厘米高,重达35公斤。如果把她放在桌子上,让她面对应试者,她正好与应试者的眼睛处于同一水平线上。

瑞典斯德哥尔摩最大招聘公司之一TNG的首席创新官艾琳表示,通常招聘人员只需7秒钟对求职者形成第一印象。大约5到15分钟就可以做出决定。启用机器人是希望能克服招聘人员的潜意识偏见(unconscious biases)。

潜意识偏见包括在面试前、后的随意对话中,根据人们的性别、种族、声音、教育程度、外表等对一个人的能力做出假设和判断。

再回到机器人Tengai,她向应试人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以前被机器人面试过吗?”说这话时她会轻轻地眨眼和微笑。

Tengai 是Furhat Robotics的产品。该公司是斯德哥尔摩的一家人工智能(AI)和社交机器人的科技初创公司。

自从2018年,Furhat Robotics与TNG联手,旨在能够打造出一个在面试时不偏不倚,又具有人性的招聘“专家”。

艾琳举例说,如果我来面试。在面试开始前我可能问一个应试者:“你打高尔夫球吗?"”如果你说:“是的,我喜欢打高尔夫球”,因为我也打。我就会或多或少对你形成好印象。

而Tengai就不会这样,她不会与应试者闲聊。她会更公平和客观。

在经过Tengai初选之后,每位应试者都会有一份面试的文字记录,供招聘人员参考,以确定哪些人可以进入第二轮筛选。

反应良好

Image caption 艾利森对Tengai感觉良好

艾利森是一名从事医疗保健招聘工作的人员,她参加了Tengai的招聘试验,对招聘者和应试者两个角色都进行了测试。

一开始,她对Tengai还有所怀疑和保留,因为毕竟Tengai是个机器人。但随着面试的深入和展开,艾利森已经彻底忘记了自己是在跟机器人互动。

为了避免机器人沾染上人类的一些“偏见”,科技人员在训练Tengai时特意通过使用各种各样的志愿者进行多次面试,以阻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经过几个月的试验后,Tengai将在5月晚些时候开始真枪实弹地派上用场。

与此同时,招聘人员和开发商也在研制英语版的机器人,希望能在2020年初上市。

最终目的是希望Tengai能够取代真人,自主做出判断,筛选出哪些申请人可以进入应聘的下一轮。

当然,专家希望以后像Tengai这样的机器人最终能够独当一面,但在这之前必须要确保它们没有偏见。

歧视

Image caption 一名在瑞典的保加利亚求职者表示,瑞典文化喜欢规避风险,让她受到歧视。

瑞典国家不大,但近年来接收了不少外来移民。瑞典人的失业率约为4%。但外来移民的失业率却高达15%以上。

根据最近一次调查发现,73%的瑞典求职者认为在就业市场中由于自己的年龄、种族、性别、性取向、外表、体重、健康以及残障状况而受到歧视。

一名在瑞典的保加利亚求职者表示,瑞典文化喜欢规避风险。她认为使用Tengai这样的机器人来给求职者面试是件好事。因为,机器人不会因为求职者的口音或出生地而产生成见。

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公司使用人工智能技术招聘人才。

其中,最有名的是美国视频网络招聘平台HireVue。求职者可以在任何时间使用该平台进行应试。该系统之后通过算法来评估应聘者的答案和面部表情来进行筛选。

此外,另外一个人工智能招聘网站Seedlink要求应聘者在智能手机上录下他们的答案,然后通过分析他们的语言来决定他们是否适合所申请的岗位。该公司在阿姆斯特丹和上海设有办公室。

英国也有类似的公司。英国的Jamie AI主要负责把具备相应条件的求职者与职位要求相匹配,这样可以排除由于姓名、年龄和种族等人口因素产生的偏见。

担忧

Image caption 专门负责招聘的瑞典心理学家Lindelöw博士对此表示担忧

瑞典招聘公司TNG说,求职者对与Tengai的接触和互动感到愉悦,但一些专业人士表示担忧。

一名专门从事招聘的瑞典心理学家Lindelöw博士表示,招聘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是一笔巨大的投资和信任。你需要做出正确的决定。

“我觉得招聘人员依赖机器人做出决定让我很难相信,”她说。

与此同时,她还表示招聘是一项双向选择的过程。

应聘者也有权利选择是否愿意为这个公司而工作。他们在参加面试时会自问:“这是我想工作的地方吗?这是我想一起共事的人吗?”她说。

她对机器人在筛选人才过程中是否能胜任这方面的要求感到十分担忧。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