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实验人造肉 细胞变火腿科幻如何成现实

实验室人造肉
Image caption 科学家们正在争分夺秒研究如何从纯细胞生成猪肉、鸡肉和牛肉、羊肉。

世界正在展开一场新的竞赛:这不是肉类养殖竞赛,而是实验室研发人造肉竞赛;而英国科学家已经加入了竞赛行列。

巴斯大学(University of Bath) 的科学家在草叶片上生培植出了动物细胞,这向人工培植肉类的目标迈出了一大步。

如果这样的培植过程能大规模工业化复制,喜爱吃肉的人们有一天将能吃到完全没有经过屠宰过程的火腿培根肉。

研究人员说,英国在医学和生物工程方面的专长将大大推进这一领域的研究。

Image caption 英国巴斯的实验室中,人造肉的基本构造要素。

目前,实验室人造肉产品还没有上市,不过美国一家公司已经表示,他们用从活鸡的鸡毛中提取的细胞生成的鸡块,将很快在几家餐馆出售。

巴斯大学化学工程师玛丽安·艾利斯(Marianne Ellis)博士认为,人工培植的肉类,将是“另一种蛋白质来源让全世界吃上肉”。在她的实验室中,就有培植的猪细胞,这些有朝一日可能完全不必养殖猪就能生产出培根。

英国威尔士亚伯大学(Aberystwyth University)的研究生尼克·萧顿(Nick Shorten)说,未来将可以像做活检一样,从猪身上取一点细胞组织,分出干细胞,养殖更多细胞,再将他们放入生物反应器中放大生长。

这样一来,他说:“那只猪还好好活着,而你却吃到了很多火腿培根。”

实验室人造肉的重要阶段

  • 2013年,荷兰一个团队在实验室生成了第一个人造汉堡,造价是25万欧元,其中绝大部分是将数百万细小细胞变成肉所需要的时间和人力。
  • 2018年12月,以色列通过实验室生成细胞人造了一块牛排,没有屠宰牛的过程。牛排每块的成本是50美元,但是制作人员说,牛排还不够完美。

不过,要复制出培根的味道和质感,仍然需要多年的研究。为了有培根的肉质结构,肉细胞必须在一个支架上培植出来。

在巴斯,科研人员正在实验用完全天然的结构支架——草。他们正在培育便宜又易用的啮齿类动物细胞,来论证原理。

化学工程研究生斯科特·艾伦(Scott Allan)说,“这个构思的关键就是,不是给牛喂草让牛长大我们吃肉,而是‘给细胞喂草’。我们用草作为细胞生长的支架,最终成品是融细胞和支架为一体而且可以食用。”

最终成品将是纯肌肉细胞,也就是精瘦肉末,而不是有味道和质地的猪排或牛排。要人造出有味有肉感的猪排和牛排,还需要添加脂肪细胞和结缔细胞,才能“更有味道”。

Image caption 项目负责人玛丽安·艾利斯博士

未来如果要人造肉随处可买到,需要在商业设施中大规模种植细胞。

艾利斯博士说:“我们现在做的是研究设计生物反应器,和研究生物反应器的生化过程,大规模培植肌肉组织,既经济又安全而且高质量,这样我们才能够向尽可能多的人提供作为人造肉的肌肉细胞。”

她设想从动物或新屠宰的动物身上提取细胞,或者使用一直不断分解的“长生不老”细胞库。也就是说,不用屠杀任何动物,却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长生不老细胞。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2013年,世界上第一个人造肉汉堡,造价为25万欧元。

不经屠宰的肉,显然是一个很大的卖点。对那些又喜欢吃肉,却又担心肉类养殖业破坏环境的人来说,人造肉可能也会让他们感兴趣。

欧洲好食物研究所,是一个非营利组织,致力于推广传统农业以外的另类农产品。该研究所主任理查德·帕尔(Richard Parr)说,“以细胞为原料的人造肉,将有潜力大大减少土地和水资源,产生更少的二氧化碳,免去数以亿计动物的痛苦,同时有助于应对抗微生物药物耐药性和食品污染。”

他说,“这也蕴藏了巨大的商机,公司、大学和政府需要抓住机会支持并投资。”

艾利斯博士说,绝大多数的分析表明,人造肉能大量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减少使用土地和水资源,不过目前对能源的使用情况尚不清楚。

最近有研究发现,在实验室生产人造肉,对气候造成的破坏可能比传统畜牧业还要大,不过这一研究没有把水和土地使用纳入研究范围。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减少羊肉、牛肉等所谓“红肉”的摄入,是每个人能参与的环保行动。

撰写这一研究报告的牛津大学的约翰·林奇(John Lynch)说,“人造肉可能是减少农业气体排放的一个很有前途的可行办法,但是在我们获得更多生产数据之前,我们暂时还不能想当然地以为真会这样。”

巴斯大学的研究人员认为,未来的人造肉是与传统农业并存的。

一直推广传统农业的创新公司创始人伊尔图特·丹斯福德(Illtud Dunsford)说,未来为了大自然还是有需要管理农田,牛群也仍然在其中发挥自己的作用,尽管牛的数量会小得多。

“我理想中的状态是,在我威尔士的小农场里,还保留各式各样的非常非常传统的本地牛的品种,养殖规模非常小,但是牛的待遇非常高。”

“这些牛群除了用作土地管理工具,譬如清理土地、恢复草地等之外,还会有一个副产品,那就是作为人造肉提取细胞的来源。”

Image caption 伊尔图特·丹斯福德(Illtud Dunsford)既经营农场,又是生化科技公司的创始人。

人造肉要大规模出现在市场上,至少还要5年时间。另外一个还有待答案的问题是,人们愿意吃实验室人造肉吗?在英国的调查发现,两成人表示愿意吃,四成人说不接受,另外还有四成人说还没有决定,其中年轻一代、城市居民和经济收入更高的人对人造肉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巴斯大学的心理学家克利斯·布伦特(Chris Bryant)说,三个最关键的因素是:价格、味道和安全性。

他说,第三个是最难解决的,因为根据“自然主义谬论”,人们会说,凡是自然的东西才是好的,凡是不自然的都不好。

实验室生产的人造肉成败与否,最终还将由消费者决定。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