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英国人舍己救人无私奉献的真实故事

插图 Image copyright BBC THREE/ISTOCK
Image caption 肯把自己的肾捐给素不相识的人该是怎样一种体会?

中文中有一句话,叫“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意是说,救人性命,功德无量,远胜为寺庙建造七层佛塔。

舍己救人、无私奉献可能是做人的最高境界了。下面故事里的这两位英国主人公就在现实生活中做到了这一点。

这两位救人“英雄”把陌生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他们是怎么想的?他们又有怎样的感受呢?

凯丽的故事——给素不相识的人无偿捐肾

Image copyright EPA
Image caption 人体有两个肾脏

我叫凯丽,今年33岁,来自英国伦敦北部的赫特福德郡(Hertfordshire)。

一天我上社交网站脸书(Facebook)浏览,看到一位家庭友人分享了自己脸书朋友的一个帖子。

发帖子的女子叫路易斯,29岁。她患有末期肾衰竭,迫切需要换肾。

从脸书的帖子中,我了解到我和路易丝属于同一个血型。当时我立即就知道我能够帮助她。

于是我让朋友帮我与路易斯取得联系,告诉她我愿意帮忙。

可以想象,路易斯立即给我回了短信,她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我是当真的吗?

一开始,路易斯给我发来了许多有关捐肾信息的链接,确保我知道一切后再做出谨慎决定,而不是一时冲动。

我知道路易斯一定很震惊,为什么我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肯为她做出巨大牺牲,愿意给她一个肾?

自从我决定想帮她的那一刻起,就从未动摇过。

随后,我们之间开始频繁互通短信,了解对方,分享我们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有了短信的相互交流后,下一步是亲自见面,并做验血测试等。

Image copyright KAYLEIGH WAKELING /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不计报酬为陌生人捐肾的凯丽

说实话,我非常非常紧张。那种感觉有点像跟从未见过面的人相亲一样。但我们一见如故。

路易斯不停问我为什么要帮她。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我看到这个求肾的帖子起,我就想帮助。

换肾的过程极其复杂,需要经过层层步骤和检查以确定我们相匹配,包括一些心理测试。

当最后得到证实,一切合格后我一下子泪流满面。我特别开心。并恳请医生允许我本人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路易斯。

能够帮助她让我感到如此欣慰,我的那种感觉简直无以言表。

手术那天我感觉压力很大。因为,尽管经过测试和配型等各种关口,也无法百分之百确定是否能成功。

当然,任何手术都存在风险。我的心里忐忑不安,在兴奋的同时充满了紧张。

我知道我的心情和路易斯比起来真的是微不足道。我先被推进手术室,两个小时后路易斯才进来。我们俩分别在手术室里呆了大约四个小时。

手术后,我们的病床紧挨着。路易斯在换肾后身体立刻出现好转。

我在医院住了四天后出院,但请了12个星期的假,恢复身体。整个经历虽然痛苦,但当得知这一切都值得时还是感到巨大的安慰。

我和路易斯一直保持非常密切的关系。她一切还好。这次的经历也让我感到自豪。

同时,我也认识到我心里还是很坚强的,它让我找到了前所未有的自信。

我们每天都联系,就连休假时都不间断。 我们之间结成了终生的友谊。

15岁的“英雄”少年普雷沃尔

Image copyright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救助心脏病突发病人时间最关键

我叫普雷沃尔,今年17岁,住在伦敦西边。事情发生在两年前。一天我和一名朋友正走在上学路上,在快到公共汽车站时我们听到了尖叫和喊声。

当时,一群人围观一名躺在地上的男子。我立即对朋友说:“帮我拿着书包,在学校见。”

我当时立即知道我要帮助他。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冲动,但是我知道他急需我的帮助。

我虽然当时只有15岁,但我受过急救训练。我知道自己可以帮到他。

我先检查了他的呼吸。这是在做心肺复苏术(CPR)之前必须要做的事。

他当时已经停止了呼吸,嘴吐白沫。我叫车站旁边的两个人帮我。 一个人帮我搬起他的头,另外一人扶助他的双腿。

我开始清理他嘴里的东西。之后,开始做CPR,大约20-25分钟。

由于他根本没有呼吸,我必须接着做,而且更用劲,一直做到救护车到来。

虽然这并不是我所学的急救术第一次派上用场,但这次是用在一个生命垂危,几乎处于“死亡状态”的人身上,可以说是生死攸关。

而且,在我做CPR时周围有许多人围观。但我一点也没有畏惧,心里只想着怎么把这名男子救活。

因为救人我上学迟到了。由于我平时在学校有点捣蛋,所以一开始当我跟学校解释迟到原因时他们不太相信我。

一个星期以后,我被叫到了校方主任办公室。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一般来说,都没有“好事”。

然而,这次却不同。我一进去他们就告诉我学校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他们说我帮助救护的那名男子叫安东尼奥。他当时突发心脏病,由于我的及时救护,实际上挽救了他的生命。

Image copyright SJA

其实,在我给他实施紧急救护后的一个星期以来心里都一直惦记着这事,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但没有想到,我实际上真的救了他一命。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状态特别好。我全神贯注地实施紧急救助,到达了忘我的境地,完全忘记了周围人的存在。

学校还给我颁了奖,并邀请了安东尼奥和他妻子以及他们的三个孩子。当然我对此并不知情。

后来,我才知道安东尼奥犯病时72岁。但再见到他时,他看上去非常健康,我根本没有认出来。

安东尼奥的家人对我好极了。他们给了我一枚圣安东尼奥徽章,作为尊重的象征。圣安东尼奥是他们家乡葡萄牙国家的守护神。

我至今仍与他们保持联系,而且关系非常好。

去年,我还获得了英国圣约翰救护奖中的少年奖项。颁奖仪式在伦敦,感觉棒极了,也让我有点受宠若惊。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相信我能救人一命,特别是我那时只有15岁。我当时在学校有点调皮捣蛋,因此我的一些老师对我印象不好。

这件事彻底改变了人们对我的看法,对我本人的帮助也很大。

如果没有这件事,我不可能继续读完GCSE课程(英国普通中等教育证书),也不可能现在在房地产部门工作。

那一刻改变了我的命运。它也充分显示了人的能力,包括危机时刻救人一命。

这事发生了,并让我赶上了。我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我能帮上忙。而且,我必须要帮助这个倒在地上的男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