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郁、疯狂与变态-历届美国总统精神分析

美国总统
Image caption 专家说,特朗普的不少前任都曾患有郁躁狂,双相型狂躁,甚至精神病。

美国总统被认为是位于世界政坛巅峰的人,他们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呢?他们得拥有什么样的心智和意志来承受这个总统宝座带给他们的磨难和考验呢?

特朗普可不是第一个被他的政敌和医学人士称之为“精神错乱”的美国总统。专家说,他的不少前任都曾患有郁躁狂,双相型狂躁,甚至精神病。

1776年的夏天,在美国抗英的独立战争期间,战事的艰难曾将反抗力量总指挥乔治·华盛顿(George Washington)逼到企图自杀的边缘。

据传记作者罗恩·切尔诺(Ron Chernow)说,当他的军队在曼哈顿的基普湾(Kip's Bay)狼狈溃败时,时年44岁的总指挥华盛顿紧张到几乎精神失常。

当数十名英军士兵越过玉米地向他逼近时,他坐在马背上一动不动茫然看向远方。他的护卫们抓住马缰,才费力地将这位美国未来的开国总统拉到安全之地。

他的一位将军纳撒尼尔·格林(Nathanael Greene)后来说,华盛顿当时“对他的军队溃败之状懊丧到极点,甚至想一死了之”。

由此可见,甚至胸怀壮阔的乱世英雄在巨大压力下也难免有脆弱的时刻。

让我们快进200多年,来看看第45任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精神状况。自特朗普入主白宫之后,对他的心理健康就有各种说法和评论。

一些有关出版物冠以这类标题:《特朗普的危险病例:27位精神病医生和心理健康专家对总统的评估》(The Dangerous Case of Donald Trump: 27 Psychiatrists and Mental Health Experts Assess a President),《火箭人:原子狂人与特朗普心理》(Rocket Man: Nuclear Madness and the Mind of Donald Trump),《美国心智的暮光:一位精神病专家分析特朗普时代》(Twilight of American Sanity: A Psychiatrist Analyzes the Age of Trump)。

而自认为心理健康良好的特朗普绝不是唯一一位被人视为“疯子”的美国总统。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不是第一位美国总统被质疑心理是否健康。

美国第二任总统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被他的政敌杰弗逊形容为“有时他根本就是疯子”。

而另一位美国前总统西奥多·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则被一份当代美国精神病学月刊形容为“他将会因最扭曲心理的心理学案例之一被载入史册”。

美国历史学家亨利·亚当斯(Henry Adams)说,罗斯福在1912年争取总统连任的竞选中“他的心智完全破碎了……,他几乎面临精神错乱,或疯狂”。

2006年发表的一份有关美国历届总统的精神分析研究说,大约49%的美国总统在他们一生中的某阶段,都曾有过某种程度的精神疾患(研究人员说,这一比率与美国国民比率相似)。

这份由北卡罗来纳的杜克大学医学中心(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做的研究显示,27%的美国总统在任职期间曾患有过精神疾患。四分之一的总统有抑郁症症状,包括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詹姆斯·麦迪逊(James Madison)。

这份报告还认为,泰迪·罗斯福(Teddy Roosevelt)和约翰·亚当斯总统都有双相型狂躁症状,而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和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Grant)为自己的社交焦虑症所困扰。

这项研究的负责人乔纳森·戴维森(Jonathan Davidson)教授说:“总统这份工作压力巨大,没人拥有无限的承受力坚持下去。”

Image copyright UNDERWOOD ARCHIVES/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威尔逊总统中风后,第一夫人伊迪丝·威尔逊成了总统不可或缺的助手。

1919年,威尔逊总统在竭力试图让《凡尔赛条约》通过时不幸中风。这导致他在余下的两年总统任期内不得不忍受抑郁症和多疑与偏执的折磨。

当时的第一夫人伊迪丝·威尔逊(Edith Wilson)成了总统不可或缺的助手,不少人认为她才是椭圆办公室的实际主人。

当威尔逊离开总统职位时,一位记者曾这样形容,他变成了一个胆怯的人,“那个曾经意气风发、胸怀壮志的男人已不复存在”。

丧失亲人的打击

根据戴维森教授的研究,有两位美国总统因丧失亲人直接被击垮。卡尔文·柯立芝(Calvin Coolidge)和富兰克林·皮尔斯(Franklin Pierce)皆因儿子的不幸去世而陷入巨大悲哀,无法正常履行总统职责。

第14任美国总统皮尔斯在1853年就职之前遭遇严重火车脱轨事故,他11岁的儿子本杰明在事故中惨死,而他曾是皮尔斯三个儿子中仅存的一个。

这位民主党人总统在这场悲剧之后给自己的秘书写信说,“我如何才能重振旗鼓、竭尽力量来面对即将到来的总统职责,我茫然无措。”

戴维森教授说,当时美国正滑向内战的边缘,而皮尔斯的丧子之痛使他根本无法正常履行领导国家的总统职责。

他成为唯一一个在随后大选中被自己的党抛弃的美国总统。丧子悲伤与美国面临的内战最终使皮尔斯陷入长期的酗酒深渊。据他的传记作者麦克·F·霍特(Michael F Holt)说,皮尔斯最后死于肝脏疾病。

Image copyright UNIVERSALIMAGESGROUP
Image caption 皮尔斯总统在丧子之后陷于悲痛中难以自拔。

柯立芝当选总统时是一位充满热情、精力充沛的领导人。但在1924年夏天,他16岁的儿子小卡尔文在白宫网球场打球,鞋里没穿袜子,脚趾磨破,感染后竟死于败血症。

据他的传记作者阿米提·沙尔斯(Amity Shales)说,柯立芝为儿子的死一直责怪自己。

“每当我望向窗外,"柯立芝说,"我总能看到我的儿子在那里打网球。”

他的举止变得越来越古怪,他会突然就向任何人发火,包括他的夫人、助手和来客。

这位美国第30任总统在自传中写道:“当我的儿子死去,总统的权力和荣耀似乎也随之而去。我不知道为什么入主白宫我要付出如此沉重的代价。”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美国总统都因亲人去世而一蹶不振。

亚布拉罕·林肯总统(Abraham Lincoln)的传记作者戴维·赫伯特·唐纳德(David Herbert Donald)说,这位著名美国总统的一生都充满了忧郁。

1862年2月正值美国内战时期,林肯总统的11岁儿子威利不幸病故,白宫的很多工作人员都担心总统是否能度过难关。唐纳德在林肯传记里写道,同一年,林肯在遭受了又一次军事惨败后,他对自己的内阁说,他几乎准备好要上吊自杀了。

不过,这第16任美国总统最终战胜了丧子悲哀,不仅他自己重新站了起来,也使国家再次浴火重生。

心理变态的总统

美国佐治亚州埃默里大学(Emory University)的心理学家们在2012年进行的一项研究中发现,有些总统出现过心理变态症状,其中包括克林顿总统。

而其中症状最显著的总统是林登·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和安德鲁·杰克逊(Andrew Jackson)。

埃默里大学的研究人员确认这种心理变态症状的表现是:表面充满魅力、自我中心、虚伪、麻木不仁、敢冒风险、自制力差和无所畏惧。

这项研究包括了除奥巴马总统和现任总统之外的美国历届总统。

Image copyright LBJ LIBRARY PHOTO BY YOICHI OKAMOTO
Image caption 约翰逊总统被很多人认为专横跋扈。

研究团队负责人斯科特·利连菲尔德(Scott Lilienfeld)教授说:“我觉得这种症状长期持续下去的话,会毁了一个人。的确,这种症状短期内可能会有助于一个人很快登上领袖位置,但是否会有助于此人的整体领导表现,特别是长期来看,我感到怀疑。”

以约翰逊总统为例。根据传记作者罗伯特·卡罗(Robert Caro),约翰逊不仅在1948年以不光彩手段赢得德克萨斯州参议员竞选,事后还大言不惭地将其当作笑话来讲。在公共场合,他不顾及自己的夫人坐在身旁,竟将手伸进另一位女士的裙子里。他毫不尊重下属,时常一边解手一边向助手口述听写指令。

很多人还怀疑,1964年约翰逊为了使越战升级而捏造了东京湾海军冲突事件来蒙骗美国人民。

说到安德鲁·杰克逊总统,正是他签署了种族清洗的《印第安人迁移法案》(Indian Removal Act)。虽然他是唯一一位在职期间还清美国国债的总统,但在美国人心里,他永远是一位残酷无情的总统。

而克林顿总统呢,不用说,他因那件性骚扰案件名誉扫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克林顿总统因那件性骚扰案件名誉扫地。

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主人们应付压力的能力参差不齐。

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甚至在当副总统时就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和安眠药 —— 用酒来吞服。

酒精成了这位因水门事件而下台的美国总统的伴侣。他的政坛高级助手国务卿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在中东危机时期曾说,尼克松有一次没法接英国首相的电话,因为他喝醉了。

前往白宫为尼克松治疗的心理医生阿诺德·哈池奈克尔(Arnold Hutschnecker)说,尼克松“有一系列神经疾患症状”。

那么,特朗普总统是否有心理疾患呢?

戴维森教授认为,他没有。戴维森援引国际间心理学家的讨论,自恋 - 一个常常与特朗普相关的词汇 - 是否属于心理疾病,亦或只是无伤大雅的性格失调。

而另一位心理学家纳西尔·加梅(Nassir Ghaemi)教授则认为,特朗普患有“典型的狂躁症状”。

这位美国塔弗茨大学医学院(Tufts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的心理学教授说:“他睡觉很少,精力极其旺盛,消费和性生活都是冲动性的,他不能集中精力。他的这些症状在总统竞选期间对他极为有利,充满创意。跟那些思维正常、心理稳健的人比起来,例如希拉里·克林顿,他能抓住不同寻常的时机和事物。”

人们常常认为,特朗普这位总统,完全打破了历史上美国总统的正统形象。

但回顾了美国历届总统那些鲜为人知的古怪经历和磨难,我们不禁会问:什么是正常的总统?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