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脑是否会最终取代人类来创作艺术?

电脑,艺术,创作,克里斯蒂,技术,音乐 Image copyright CHRISTIE'S
Image caption 这幅高价拍卖成交的肖像画是电脑合成的。它算得上是艺术品吗?

去年,一幅埃德蒙·贝拉米(Edmond Belamy)的肖像以43.2万美元高价拍卖成交。一幅并不出名的人物肖像以如此高价售出,值得吗?

或许更会让你觉得不值的是,肖像的艺术家你也没听说过!因为,这幅肖像的创作者是——电脑!这幅画是电脑根据14至20世纪的1万5千幅肖像画合而成之。

说实在,我真觉得不值。

这幅肖像画的拍卖成交,令拍卖行佳士德也感到惊讶。

这一事实向人们提出了若干重要问题:一部没有情感的电脑,真的能有艺术创造力吗?这幅电脑创作的肖像画能被视为艺术品吗?然而,只要有人愿意出大价钱买这样的作品,以上的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吗?

另外,如果有一天人工智能达到甚至超过了人类智力水平,那么,这对于我们人类艺术家甚至整个艺术界又意味着什么呢?

我们都知道,电脑早已介入到人类的艺术创作中,也包括诗歌和音乐。但电脑在做的仅仅只是模仿吧?算得上艺术创作吗?

认知神经科学家洛米·劳伦斯(Romy Lorenz)说,这要取决于我们如何来界定“创作”。

她认为,如果“创作”意味着发现全新的途径来解决问题,那么,人工智能早已做到这一点了 ——谷歌旗下的 DeepMind 就是一例。

Image copyright Reuters
Image caption 谷歌旗下的DeepMind的人工智能在一场人机对决中击败了世界围棋冠军。

2017年,DeepMind 的人工智能在一场对决中击败了世界围棋冠军,它显然在几天内就掌握了如何走新的棋步,和应付对手的策略。

“谷歌会认为,这就是创意,发现解决问题的新方法——并不是学来的。”劳伦斯说。

然而,艺术恐怕不仅只是依靠创意解决问题这么简单吧?

游戏,特别是电脑游戏,是人工智能以创意方式解决问题的最佳领域。

但纽约的计算机学教授朱利安·图格留斯(Julian Togelius)说,如果完全没有人类的介入,只让电脑自行“创作”,结果总是非常单调枯燥。

他举了凯特·康普顿(Kate Compton)的作品“一万碗燕麦片”(10000 bowls of oatmeal)的例子——电脑只能从事那种对人类来说实在是枯燥重复性的工作。

Image copyright Hello Games
Image caption 《无人深空》游戏可以随机生成无穷多个星球。

他又举了一个例子,被游戏玩家热切期盼的一款空间探索游戏《无人深空》(No Man's Sky),这款游戏向玩家提供随机生成的180亿万亿个星球去探索。

“在《无人深空》游戏中,你可以探索一辈子都去不完的景色各异的地方。但很多人玩过这款游戏之后感觉其实并不是特别有意思。”

“问题是电脑生成的虚幻世界对游戏者来说,能产生独特的意义吗?电脑的确非常神奇,能生成越来越多的内容,但人们总是希望有一点人的因素,这就是人脑带来的感情和意向性力量,这是很难创造出来的。”

劳伦斯指出,真正的艺术创造力与机器生成的解决问题能力是不同的。

“艺术创意是将内心思维和感情转化到一个媒介中,不管是一座雕塑,还是一段音乐。它是将抽象转变成具象。而人工智能没有内心世界,它不需要创造出渴望或恐惧这类感情。”

Image copyright ROMY LORENZ
Image caption 洛米·劳伦斯认为,机器没有内心世界,永远不可能创作出真正的艺术品。

所以,与其让人工智能来控制一切,如果人类艺术家与电脑相结合,将会产生更好的结果。

英国萨塞克斯大学的讲师、音乐家爱丽丝·艾德里奇博士(Dr Alice Eldridge)说,“我们应该将人工智能视为我们设计出的一个工具,就像轮子或内燃机。”

艾德里奇博士参与制造出一个大提琴,这件乐器综合了传统大提琴和电子合成器,使其能自己演奏。

“演奏传统大提琴你必须使用琴弓让其发出乐声,而这件乐器可以自行发声,演奏者的工作是优化乐声,不像传统大提琴手那样掌控乐器,而更像一个舞者。”艾德里奇说。

“我们要用不同的方式来思考和设计我们与乐器和科技的关系。”

Image copyright DR ALICE ELDRIDGE
Image caption 艾德里奇博士参与制造出一个大提琴,综合了传统大提琴和电子合成器功能,使其能自己演奏。

伦敦大学创意电脑学会的米克·格里尔森(Mick Grierson)相信,人工智能的发展将带给我们更优秀的艺术作品,产生新型艺术家,和新型艺术媒介。

2016年,北欧乐队 Sigur Rós 用电脑软件使得他们的一首单曲不断更新,他们在环冰岛24小时巡演中一直播放。这首歌里的每一个音乐元素都输入软件,由此创造出一首有现场演唱效果的新歌,每一个重复唱段都与之前的唱法略有变化,而且还能响应外部变化。

曾经与英国已故著名歌手大卫·鲍伊(David Bowie)和酷玩乐队(Coldplay)都合作过的音乐制作人布赖恩·艾诺(Brian Eno)也非常喜欢用电脑创作不断更新的音乐作品。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Massive Attack乐队尝试利用人工智能创作音乐。

格里尔森教授本人曾同 Massive Attack 乐队合作过,利用人工智能重新合成他们的 Mezzanine 专辑,以纪念该专辑发行20周年。他们将专辑音乐输入进电脑软件——犹如神经网络,当访客来到展览现场,音乐效果将根据访客的动作发生变化。

有些人担心人工智能将可能威胁未来艺术家的生计,格里尔森教授则认为,如果有一场人机艺术大战,机器永远不会获胜。

“人工智能可能会减少那些以挣钱为目的者的创造力,但这不是技术发展的错,而是人的责任。”

“在文化艺术创作方面,技术永远无法代替人类,艺术家要利用技术来创作更优秀的作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