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小键盘给微软、苹果、视窗的大启示

快蹄打字机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qwerty(快蹄)键盘,要打QWERTY这几个字母还真不容易。

我左手小指按住上档键(shift,也称换档键),其它手指像螃蟹爪子一样横着爬向键盘的最上一排:Q-W-E-R-T-Y。

从这种操作中可以学到的经验是:键盘上,各键所在的位置很重要,排位有好有坏。

许多人认为,快蹄键盘的键位安排很糟糕,事实上,设计初衷就是为了让打字更难、更慢。

这是真的吗?三教九流各行各业的人当中,为什么经济学家围绕这个问题吵个不停?

原来,赌注比乍看上去要高出许多、许多。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但是,让我们先来搞明白,为什么有人如此“变态”、非要让打字速度更慢呢?

记得1980年代早期,我求了半天情,好不容易才说服妈妈把她的机械打字机借给我用。

那机器真神奇,我那笔糟糕透顶的烂字再也休想折磨我了。

敲下一个键,键盘后一个小杠杆翘起来,使劲击打墨带,把墨水打印到纸上。

杠杆的一端——打字杆——是一对反向字母。

我发现,如果同时击打几个键,打字杆会同时、全部跳到同一个点上。对于一个9岁的男孩来说,这可能很好玩。但对专业打字员来说,可就是另外一码事了。

每分钟打60字,很多打字员都做得到。这个速度意味着,每一秒钟就有5-6个键击打同一个点。为打字机考虑考虑,打字员可能需要降低速度。所以有人说,快蹄键盘起到的就是这种作用。

转念一想,如果快蹄真的是为降低打字速度而设计的,那么,为什么英语中最常用的一对字母T和H,恰好就安排在食指下面呢?

真相,越来越复杂难解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39年,莉丽安演示父亲肖尔斯的打字机

快蹄键盘之父是克里斯托弗·莱瑟姆·肖尔斯(Christopher Latham Sholes),这位威斯康辛的出版商在1868年将他设计的第一台打字机卖给芝加哥的波特电报学院(Porter's Telegraph College)。

这一点非常重要。

快蹄排列的设计初衷是为了让抄写摩尔斯电码(Morse code)的电报员使用更方便。

举个例子,字母z和s、e离的很近,因为在美国摩尔斯电码中,z和se没有区别。收电报的人手指要在这些字母上游移,等着上下文才能明确意思。

所以,快蹄键盘的设计宗旨并不是让我们打字更慢,但是,它也不是为了让我们打字更方便而设计的。

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还是要一百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用下去呢?

简单回答一下,1880年代的一场争夺战中,快蹄赢了。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雷明登标准打字机的广告

美国军火商雷明登购买了肖尔斯的专利,定版设计后将产品投入市场,定价125美元,换算成今天的价格大概是3000美元。那些后来用打字机的秘书们要辛辛苦苦做好几个月才能挣到这么多钱。

当时,这并不是市场上唯一的打字机,肖尔斯被称作“发明打字机的第52个人”。但是,他的快蹄键盘在随后的竞争中胜出。

雷明登公司很会做生意,卖打字机的同时开打字培训班,1893年和另外4个重要对手合并,一致采用后来所称的“通用版”键盘。

1880年代美国争夺市场主宰的这场短平快战役,决定了我们今天所用的iPad的键盘布局。

当时,没有人为我们着想,但是,他们的行动控制着我们的选择。

太可惜了。因为,确实有更逻辑的键盘排版,最明显的可能要算德沃夏克(Dvorak)键盘。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德沃夏克键盘上常用字母排在一起

这款键盘1932年时由奥古斯特·德沃夏克(August Devorak)设计并申请专利。

它更偏向使用我们的优势手(有左手和右手两种版本),并且将最常用的字母安排在一起。

1940年代美国海军的一项研究显示,德沃夏克的确非常、非常优秀:培训打字员使用德沃夏克键盘经济上更合算。

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转用德沃夏克键盘呢?问题在于:如何协调转换工作。

德沃夏克出生之前很长时间,快蹄就一直是通用键盘。

许多打字员学的都是快蹄。任何雇主要投资购买昂贵的打字机,肯定会选择最多打字员都会用的那种。还有,市场规模使快蹄成为价格最为低廉的打字机。

德沃夏克根本没有胜出的可能。

Image copyright Museum of History & Industry, Seattle
Image caption 德沃夏克教打字课,他是西雅图的教育学教授

说到这儿,我们开始明白这个案例的重要性了吧。许多经济学家说,快蹄是“锁定状态”(lock in)最有代表性的例子。

“锁定”的冲击范围非常广泛,从微软办公软件和视窗,到亚马逊控制网上零售业的买方卖方、脸书主宰社交媒体……

如果你所有的朋友都用脸书的应用软件比如Instagran和WhatsApp,难道,你不也就被“锁定”了吗?正如当年那些用快蹄的打字员。

这一点很重要。锁定是垄断的朋友,竞争的敌人,或许,需要调控者采取强有力的应对措施。

但或许,占主导地位的神器之所以长期、成功占据主导地位并不是因为锁定,而是因为其它的选项就是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有说服力。

再来想一想那项彰显德沃夏克键盘优越性的海军研究。

两位经济学家莱博维茨(Stan Liebowitz) 和马高雷斯(Stephen Margolis)发现,该项研究有严重缺陷。他们还发现,监督研究的人正是:海军著名的时间与动作专家,德沃夏克少校!

莱博维茨和马高雷斯并不否认,德沃夏克的设计可能更优秀:世界最快的字母/数字符号打字员使用的确使是德沃夏克键盘。

2008年,芭芭拉·布拉夫德(Barbara Bradford)创下的记录是每分钟150字、持续50分钟,速度最快时曾达到每分钟212字,她使用的就是德沃夏克键盘。

但是,经济学家只是无法接受:这个例子说明整个社会都迫不及待地要改用功能远远超过前任的选项、只不过不能协调行动。

Image caption 苹果手机上的德沃夏克键盘

事实上,现在我们几乎所有的人都是自己打字写电邮,使用的设备可以让你任选键盘。视窗、iOS和安卓都提供德沃夏克键盘。

你不用再说服同事、雇主和秘书学校与你一起改换。如果你愿意,自己去用就可以了,其他人可能眼皮都不会眨一下,甚至根本不会注意到。

但是,我们绝大多数人仍然顽固地用快蹄。

锁打开了,但是我们懒的逃出去。

今天,锁定似乎正在巩固世界上那些最强大、最值钱的公司的位置,包括苹果、脸书和微软。

也许,那些锁根本打不破,就像从前的快蹄那样,但是,如果不安分的消费者被其它更好的选项诱惑,这些公司将面临被群体抛弃的风险。

归根结底,就在不久之前,还有人担心,我们会被锁定在MySpace!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