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精神病女子的自诉:生活与恋爱的挑战

插图 Image copyright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许多人一生中都可能会经历某种程度的心理或精神问题

本文讲述的是一个真实故事,但作者希望匿名。

我有分裂情感性障碍(schizoaffective disorder),有这种病的人每个人表现的症状各异。而对我来说,更像是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和躁郁症(bipolar disorder)的混合体。

这意味着我会有偏执狂的所有症状,以及精神分裂症病人的症状。我会出现焦虑和抑郁等症状。

我今年41岁,10年前才被正式确诊。但其实我早就有这些症状。

这一情况大约影响不到百分之一的人口,而且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这种病。通常症状往往会在刚刚成年时显现。

这无疑令我的情感生活更加困难。过去,我曾有一段时间陷入爱河。我感觉好极了,因此觉得不需要再吃药了。而且,我永远相信找到意中人是完全有可能的。

坠入情网

Image copyright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精神疾病给约会和恋爱带来挑战

15岁那年我第一次坠入情网。第一位男友是学校好朋友,一个非常可爱的男孩。

然而,我们的恋爱并非一帆风顺。因为我当时的抑郁症非常严重,这无疑给我们之间的情感带来挑战。

四年后,他上了大学。我们之间的关系也就此结束。当然,我们仍然是朋友。

20岁那年,我经历首次精神病发作。当时,我爱上了一位美国男孩。我们是在一个音乐节上认识的。

我们之间通信来往了6个月之后,我决定去美国看他。我在美国逗留了几个月。我开诚布公地告诉他我的精神状况,包括我在服用抗抑郁药。

他非常善解人意。到了美国后,我非常开心,和男友真心相爱。这时,我擅自停了抗抑郁药。我暗中希望也许我的抑郁症从此会消失,一去不复返。

但停药后几个月,我开始感觉到不太对劲。大约有一个星期,我整天无法睡觉,也不怎么吃饭,还出现了幻觉。情况非常糟糕。我整个人似乎像生活在噩梦中一样,那种感觉简直无以言表。

与此同时,我觉得人人都在看着我、议论我。我开始听到声音,非常吓人。

我当时的美国男友非常体贴、支持我。即使我有时行为古怪,他也没有做出任何大惊小怪的反应。

但我们意识到我当时病得不轻,需要去看医生。我妈妈也飞到美国以便护送我回英国。

在上飞机前,医生给我开了一些镇静药,所以我一路睡到回家,相安无事。

我大约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我的美国男友和我一直保持着联系。就这样,我们的关系断断续续又持续了两年。

正式确诊

Image copyright TOM DOWSE
Image caption “我觉得人人都在看着我、议论我”。

那之后,我几乎没怎么约会过。这期间的10年左右,我也是医院的常客,出入医院仿佛是家常便饭。

在我30岁时候,被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但最终,医生又把我正式确诊为分裂情感性障碍。

得到正式确诊对我来说是一种安慰,因为至少我知道了自己到底得的是什么病。这样我就可以多了解这种病情,看看都可以寻求哪些帮助等等。

这之后,我又开始试着约会。我在网上认识了一名男子。我们在咖啡店见了一面后,他说能希望和我上床。当我拒绝了他的要求时,他简直痛哭流涕。

还有一位男子,当我告诉他我的精神问题时他甚至试图在车子还在行驶过程中就让我下车。而在这之前,我们曾约会过几次,感觉还不错。

那天,我们决定开车出去兜风,我决定告诉他真相。他的反应很激烈。他说我是“疯子”,而且还不停地说。我觉得他的举动非常伤人,而且很无礼。

他一边说,一边让我下车。当然,我们的关系也到此为止。我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

从那之后,我特别小心。我按医嘱服药。我每天吃两种抗精神病的药物。因为我知道一旦停药会产生什么效果。

我以前曾发作过五、六次,包括那次在美国犯病。

并不可怕

一旦人们认识和了解我之后,其实都不会被吓走。我觉得人们都是听到这个病名而害怕,而不是害怕我本人。

这就是后来我希望能够找一个比较成熟和自信伴侣的原因。因为成熟的伴侣会比较理解我,也会给我更多的支持,特别是当我需要他的时候。

对我来说最艰难的是要应对每天的焦虑和恐惧,还有孤独感,特别是当看到跟我年纪相仿的人在30岁左右都结婚成家的时候。

但是,我也学到了许多东西,尤其是关于精神健康方面的知识。我知道我能去爱别人,也值得别人去爱。

新爱

三年前,我遇上了现在的男友。我们是通过一个工作机会结识的。

一天晚上,我们沿着运河散步。一切浪漫美好。但突然我感到一阵恐惧,觉得他会把我扔到河里去。

我当时就把这一想法告诉了他,他告诉我不用担心。因为他不会那样做。同时,我们也聊起了精神健康这个话题。

他人很善良,我当时就知道他是值得我爱的人。

但我们并不住在一起。我们有各自的生活,但我们彼此很相爱,并非一时的心血来潮和浪漫情怀而已。

我们相互支持,在感情上以诚相待。

唯一让我觉得悲哀的是我可能不会有小孩了。年轻的时候我的精神状况不好,没法要小孩。而现在虽然我遇到了可以信任的人但也许我已经错过了生育的最佳时机,因为我已经超过了40岁。

但我觉得人生中最重要的是人与人之间的纽带。

许多人会坠入爱河,正常人会,有精神问题的人也会。

虽然我年轻时经历了一些坎坷,但我想说的是,即使你有精神问题你也能约会恋爱,而且如果你寻求治疗,你一定会好转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