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情仍然是推动互联网发展的原动力吗?

《Q大道》音乐剧中的角色特利奇·怪兽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Q大道》音乐剧中的角色特利奇·怪兽对互联网和色情之间的关系说得对吗?

还记得美国百老汇音乐剧《Q大道》(Avenue Q)中那首歌曲“互联网是用来玩色情的”(The Internet is for Porn)吗?

剧中人物凯特·怪兽(Kate Monster)说:“互联网真是太、太好了!”

特利奇·怪兽(Trekkie Monster):“用来玩色情好。”

凯特:“我很快就连上了,不用等。”

特利奇:“用来看色情快!”

这段对话的背景是:心思单纯的幼儿园老师凯特在夸赞互联网购物和发送电子生日卡的好处。

而她的这位怪脾气邻居特利奇,却坚持人们更看重互联网是因为它让人有更多私密的活动。

特利奇此话说得对吗?应该有对的方面,但却不是全部。

据可信的统计数据,互联网上的搜索,七分之一是搜索色情内容。这并不是微不足道的小数目,当然这也说明还有七分之六的搜索与色情无关。

最多人访问的色情网站“色情中心”(Pornhub),与Netflix和领英网站受欢迎的程度不相上下。这应该算得上人气很旺的网站了,但我查了一下,它在世界上最多人访问网站的排行榜上也不过排在第28位。

《Q大道》音乐剧最早是在2003年推出的,那在互联网的历史上算得上很久很久以前了。所以特利奇所说的可能当时也不算错得太离谱。

新开发的科技通常都有昂贵和不可靠的特点。它们需要找到一个早期顾客的利基市场(a niche market),这些顾客的使用帮助推动科技继续提升发展。

这种科技一旦变得廉价和更可靠了,它就会找到一个更大的市场,也就有了更广的使用范围。

有一种理论认为,色情在互联网以及很多其它的科学技术的发展中起过作用。果真如此吗?

艺术从最早起源开始至今,性一直都是艺术的一个主题。史前岩洞的壁画上,留下了屁股、乳房、阴户和阴茎的图案。

呈现情侣交配情景的雕刻,可以上溯到11000多年前古代以色列犹地亚地区的牧羊人。

大约4000年前,西亚两河流域的艺术家精心制作了陶土刻版,上面一对男女交媾,女的用吸管喝着酒。

又过了几百年之后,在秘鲁北部的莫切文化(the Moche)中出现了用陶瓷作为媒介描绘性交的作品。印度的《爱经》(Karma Sutra)也出现在几乎同一个时代。

Image copyright other
Image caption 印度的《爱经》(Karma Sutra)是全世界最为人熟知的性爱文学作品。

人们用艺术手段描绘情色场面,并不是说,陶土、陶瓷等技术手段的出现是因为背后受到了情色的驱动。因为没有理由这样想。

以德国人古腾堡发明的印刷机为例,尽管春宫书的确也被印刷出来,但是阅读物的最主要市场是宗教信徒。

更值得一提的例子是摄影,这种在19世纪出现的技术。

在巴黎最早的摄影棚中,以“艺术研究”为名的交易买卖兴隆,当然这种委婉的说法并不总是被当局接受。

顾客们愿意付高价资助科技的发展:曾几何时,买一幅春宫照片的价钱远远高出一次嫖妓。

英文中的色情一词pornography,来源于希腊语中的“写作”和“妓女”。

等到电影出现时,这种前所未有的创新艺术表达方式,也带来了新的摩登含义。

但是,色情显然并不是电影技术的初衷。

电影制作很贵,你需要众多的观众才能抵销成本,这就意味着要大家都去电影院一起看。

虽然很多人花钱在自己家中隐秘地看色情片,但是很少有人愿意到公共电影院里去看这种电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演员德比·雷尔(Debbie Rae) 在播放色情短片的放映机前。

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之一是:1960年代的色情片小放映机。你只要不停投入硬币,就可以让色情影片继续播映,而你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自己看,避免了尴尬。

这样一台放映机,一个星期下来能赚数千美元。

从隐私的角度来说,真正的技术突破是录像机(VCR)的发明。

作家帕琛·巴斯(Patchen Barss)在《情色发动机》(The Erotic Engine)一书中认为,录像机意味着色情“真正独立成为经济和技术的发电厂”。

最初,录像机几乎无人问津:它们价钱很贵,而且有两种不兼容的制式——VHS和Betamax。

谁愿意冒险花大价钱买一台机器过几天可能就过时不能用了呢?那些想在家里看成人电影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琳达·拉夫雷斯( Linda Lovelace)出演非常成功的成人电影《深喉》,她后来表示自己是被迫参演,成为反色情电影的活动人士。

1970年代末,市场上卖出的绝大多数录像带是成人色情片。

在几年时间里,录像机迅速成为大众消费品,为人们全家老少一起看电影提供了方便。随着录像机市场的扩大,色情片的市场份额越来越小。

同样的故事也发生在闭路电视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上。

老一辈的人们或许还记得,当年上网需要先通过电话拨通调制解调器才能接通网络,然后一边数着电话费一边等着连接。因为当时要接通一个视频非常缓慢,而现在下载的速度仿佛弹指一挥间。

你猜猜,当时一个普通人究竟是出于什么动机才肯这么劳民伤财去上网呢?

1990年代的一项研究显示,当时在网上分享的图片,六分之五是色情内容。

几年以后,对互联网聊天室内容的研究也显示,网上聊天内容十之八九也与性有关。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这么说来,《Q大道》音乐剧中的特利奇对互联网的评语也没有错得很离谱啊。

而且正如他向凯特所说,人们对色情的胃口,帮助推动互联网速度越来越快、网带越来越宽、技术越来越好。

对色情的刚性需求,也推动了其他领域的创新。网络色情的供应商是诸多互联网技术的开发先锋,他们创造了视频文件压缩技术,方便用户的支付系统,还有像联盟营销等商业模式。

所有这些创新概念都继续推广有了更多的用处。随着互联网的扩张,这些技术用作色情行业的越来越少,用作其他领域的越来越多。

如今,互联网正在让色情业人士越来越难以生存。

正如网络上充斥了免费信息,让人们越来越少订阅报纸和音乐视频一样,网上的收费色情内容也很难再赚到客户的钱了,因为像“色情中心”这样的网站免费提供了很多内容。

而且,这些免费色情内容的很多都是盗版,要删除这些非法上传的内容困难重重。

Image copyright Gabe Ginsberg
Image caption 凯希·卡尔维特(Casey Calvert)最近几年拍摄了数以百计的“定制”成人片。

一个新兴的利基市场是制作“个性化的”色情片。譬如有顾客出资让成人电影名星凯希·卡尔维特和其他演员在影片中销毁他珍藏的邮票。所谓利基市场,指向那些被市场中的统治者/有绝对优势的企业忽略的某些细分市场,利基市场是指企业选定一个很小的产品或服务领域,集中力量进入并成为领先者。

当然,对内容生产者不利的事情,对聚合平台却是好事,因为聚合平台通过广告和订阅赚钱。所谓聚合平台是为IOS、Android移动终端开发者提供广告服务和盈利机会的第三方平台,通过集合多家广告平台的业务并结合自身的数据优化策略,开发者可以同时整合多家的广告资源并定义配比策略,帮助开发者实现广告收益的提升。

目前色情行业的主力军是一个名叫Mindgeek的公司,这个公司拥有“色情中心”和另外7家大型色情网站。10大色情网站中,这家公司占了8家。

温哥华经济学院的玛丽娜·阿德萨德教授认为,该公司在市场中的绝对压倒优势也造成了问题。阿德萨德教授的著作包括《美金和性:经济学如何影响性和爱》。

她说:“市场上只有一个买家,让制作者必须压低电影的价格。”

“这不仅减少了色情行业人士的盈利,也给色情演员的工作带来巨大的变化。他们面临很大压力,以前可以拒绝的表演,现在迫于压力不得不出演了,而且报酬更低。”

在《Q大道》音乐剧中特利奇似乎一天除了上网看色情什么都不做,所以他透露自己是个百万富翁时,其他角色都不肯相信。

他怎么解释呢?他说:“在波动的市场上,唯一包赚不赔的投资就是:色情。”

这一次,特利奇又说对了一半。

的确,色情行业里能赚到钱。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性机器人有朝一日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色情中吗?

但最好的赚钱方法,应该是投资到能使赚钱成为可能的科技中。

过去,它指的是巴黎的摄影棚、生产录像机的公司、高速上网器;今天,色情公司Mindgeek的算法,指向的是色情内容和如何让人们一直盯住屏幕。

特利奇以后会唱什么歌呢:或许是“机器人是给色情用的”?

性在日新月异科技中所扮演的角色,应该还远远不到落幕的时候。

蒂姆·哈福德(Tim Harford)是《金融时报》“卧底经济学家”专栏的作家。BBC系列节目“成就现代经济50样神奇发明”主持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