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比男人厉害:怀孕原来是在挑战人体耐力极限

孕妇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研究发现,孕妇是挑战人体终极耐力极限的高手,身体长期处于高能量消耗状态

人的体力和耐力有极限,这个极限因人而异,孕妇的负荷超过常人,这都是常识。

科学家们现在宣布,人类身体的终极耐力极限找到了。

耐力以人体能量代谢来表达,终极耐力极限是人体静息代谢率(RMR)的2.5倍;女性怀孕期间的代谢率可高达RMR的2.2倍,挑战极限。

静息代谢率是指人体完全静息状态下维持基本生理机能所消耗的热量,把身高体重和年龄数值填入公式计算得出。

耐力型体育运动期间,人体消耗能量会远超终极极限,但之后就回落到可持续的代谢水平。

研究人员目前所知,没有人能长期维持超过这一极限的代谢水平。

Image copyright AFP/Getty
Image caption 环法自行车大赛是挑战耐力和毅力的运动。

参与这项研究的杜克大学进化人类学副教授赫尔曼·庞特兹(Herman Pontzer)说:“这是人类耐力的极限。”

这个极限值是在分析环法自行车赛、3000英里长跑和其他顶级体育运动参与者的数据的基础上得出的。

杜克大学的研究团队从横穿美国挑战赛着手。这项比赛历时140天,赛程3080英里(约5000公里),从加利福尼亚州到华盛顿特区,横跨美国大陆,被称为“世上最艰苦”的耐力挑战赛。

参赛选手每周跑6个马拉松,连续跑几个月。

Image copyright Bryce Carlson
Image caption 横穿美国挑战赛选手测静息状态下的能量消耗值

研究人员对参赛选手在不同阶段的静息代谢率和赛跑过程中的代谢率数据加以整理、分析,发现参赛者的能量消耗起点较高,但最终都会回落到RMR的2.5倍水平。

挑战耐力的时间长度与能量消耗之间也存在一种规律,呈反比曲线。

分析显示,跑一次马拉松,消耗能量是RMR的15.6倍,23天的环法自行车赛期间赛手的能耗是RMR的4.9倍,而历时95天的南极徒步,能量消耗是RMR的3.5倍。

短时间超负荷挑战耐力极限是可能的,但这种状态无法持久。

Image copyright Bryce Carlson
Image caption 2015年横穿美国挑战耐力长跑选手

静息代谢率的2.5倍,这个点是找到了,但为什么是2.5而不是别的数值呢?

研究团队在《Science Advances》杂志上发表的论文推测,可能跟人体消化系统关系更大,跟心肺和肌肉的关系不大。

他们发现人体不可能消化、吸收和处理足够的热量和营养来长时间维持高能量消耗。

在较短的时间内,人体可以挖掘自身潜力,将脂肪和肌肉转化成能量供一时所需,事后可以恢复。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极地徒步也是高能耗、挑战耐力型运动。图为英国探险家菲奥纳·桑纳维尔(Fiona Thornewill)2003年从南极大陆边缘的赫拉克勒斯入口启程,向南极点出发,徒步725英里,为癌症研究和救治筹款。她以创纪录的速度用42天独自完成这次极地徒步。

但在极限运动中,在接近人体衰竭虚脱的临界点时,身体必须调整能量消耗,达到某种可持续的平衡。

2.5倍于RMR这个数值有什么用?

杜克大学研究员认为,这更多取决于时间长短。

如果挑战耐力的时间是几个小时或者一天,则意义不大,如果是几天、几个星期、几个月,那么人体耐力的终极极限对于制定健身计划、训练计划就很有意义。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