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标本制作界的女性:把尸体变为艺术品

波莉·摩根 Image copyright Leon Neal/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波莉·摩根可能是动物标本制作行业最有名的英国女性

如果让你想象一个动物标本制作者的形象,你可能会想到一个穿着维多利亚时期狩猎服的胡子男。现在,离动物标本制作的人气高峰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一群女性动物标本制作者正在改变人们对于这个职业的看法。

一切开始于学校的博物馆之旅。对于当年仅六岁的汉娜·德南(Hannah Debnam)而言,恐龙骨头很无聊,化石也很无聊,但当她看到哺乳动物标本时,被迷住了。

“我的冰箱里总有乌鸦”

Hannah Debnam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德南和他的鸟类标本,其中一只被猫杀死后,它的主人把它给了德南。

“吓坏了很多其他孩子,但我就是盯着看,狮子、老虎,接好的马骨架,我完全惊住了。”

今年28岁的她是越来越多的女性标本制作者之一。

“我开车时看到死掉的动物,我就将它们带回家。我的丈夫不给我送花,而是给我带死掉的动物。”

“我无法忍受他们在路边腐烂,就这样浪费了。”

Fox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德南的丈夫发现了这只幼年的狐狸。

德南住在萨福克郡,她经常在Facebook发帖,让网友发现路边死掉的动物时提醒她。

她说自己“冰箱里总有乌鸦”,现在这些乌鸦旁边是一只臭鼬和一只因心律衰竭而死的小狗。

她说,自己工作时经常变得很情绪化,必须放下工作,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也是一项耗费体力的劳动,一只孔雀可能需要长达两周才能做好。而由于她的健康状况,工作变得很困难。

Hannah Debnam Image copyright Hannah Debnam
Image caption 这只凤头在自然死亡后送到了德南这里。

德南说,自己有骨质疏松、埃勒斯-当洛斯综合征,而且正在从癌症中恢复。

“当你的身体对抗你,你很难相信自己,但这让我更加坚定。”

卧床休息的时间,德南会在线看教程,以提升自己的技术。

“我经历过黑暗时期,但动物标本制作让我成功度过。这事儿非常特别,让这些动物重获新生,让它们再次美丽。”

“不都是棚屋里的老头”

Emilie Woodford Image copyright Emilie Woodford
Image caption 伍德福德与一家保育机构一起工作,带标本到学校教育孩子。

波莉·摩根(Polly Morgan)用死去的动物制作的艺术品已经被查理·萨奇(Charles Saatchi),凯特·莫斯(Kate Moss)和考特尼·洛夫(Courtney Love)这些明星买下。她可能是这个行业最有名的英国女性。

然而,英国标本制作者协会的艾米丽·伍德福德(Emilie Woodford)认为摩根更像是一位艺术家,而不是传统的标本制作者。

“我认为动物应该保持自然形态,而不是被制作成艺术品,”伍德福德女士说,“我更喜欢保持自然的样子。”

Himalayan monal pheasant Image copyright Emilie Woodford
Image caption 伍德福德制作的棕尾虹雉标本。

28岁的伍德福德住在约克,在转行之前曾是一名兽医护士。

“野生动物被带来世上,死时是如此浪费,一切都永远消失。”

她希望未来外界能更好地理解这个行业。

“这份工作不都是老头子在棚屋里完成。像《101斑点狗》和《帕丁顿》这些电影,总是把标本制作者描绘成邪恶的人,我真希望能改变公众的认识。”

“为了公正对待动物”

Elle Kaye Image copyright Igor Emmerich
Image caption 凯耶制作了这只白孔雀标本,它因感染而死。

艾丽·凯耶(Elle Kaye)的专业是鸟类动物标本。她经常在社交网络上收到女孩的留言,想要追随她的脚步。当她教课时,她的学生几乎都是女生。

今年27岁的凯耶住在赫特福德郡,她说自己在网上收到的攻击多于同龄人。

她本来预计自己的职业选择会成为攻击对象,但是她的外表也成为攻击的目标。

Elle Kaye and a Scarlet Ibis she created Image copyright Alamy Stock Images/Stephen Chung/Alamy Live News
Image caption 凯耶制作了这只美洲红鹮标本,它动物园饲养员送来的。

“这不应该关于我个人,或者关于女人,这些工作本身应该能说明一切,但是人们就是找那些事来说。”

“我花了好几个小时希望改进我的手艺,然后得到的评论说我看起来贫血、我太瘦了、晒得太黑、太年轻。”

“然后问我的父母来自哪里,我出生在哪个国家,为什么我看起来是某种样子,为什么我整天与死动物打交道还要美甲。太令人沮丧了。”

Kookaburra Image copyright Leo Beiber
Image caption 这只笑翠鸟自然死亡前生活在动物园中。

在维多利亚时代,动物标本制作很常见,当时人们为了制作标本而去捕猎动物。凯耶说,人们常常认为现在情况仍然如此。

“这是一个很大的误解。‘动物标本制作’这个此类似乎附着了鬼魂。我每年做两次展览,只是为了试着改变人们的观点。”

“这项工作太难了。时间、精力、接触化学物质,我不会因为自己讨厌动物而承受所有这些,这真的是一种爱的劳动。”

Elle Kaye Image copyright Igor Emmerich
Image caption 凯耶22岁成为标本制作者前,在大学学习艺术。

宠物主人,专业饲养员和动物园饲养员将死去的鸟交给他。目前,她有五个装满猫头鹰、火烈鸟、鹦鹉和孔雀的冷藏柜。

凯耶表示,她曾经考虑过离开这个行业,但是对动物保护的热爱让他继续工作。

“当年努力工作,然后被打击,非常沮丧,影响你的信心。”

“我的工作是为了公平对待动物,并为后代保存他们。我真的想启发孩子成为生物学家和兽医。”

“负面的事情让我失望,但是我努力成为最好的动物标本制作者。”

.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