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版女“伟哥”为什么极富争议?

据医学人员估计,性欲障碍大约困扰着6%-10%的美国育龄女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据医学人员估计,性欲障碍大约困扰着6%-10%的美国育龄女性。

美国推出了一种可以提高女性性欲的新药,该药被称之为女性“伟哥”(female Viagra)。

由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批准的这种新药,刚问世时受到热棒,被称作是女性性健康的一大胜利。

然而不久却引起了一场该药在女性性欲问题中所扮演角色的辩论,因为毕竟女性性欲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问题。

这种药的英文名叫bremelanotide, 中文为布美诺肽。Vyleesi则是它的商品名。

该药所针对的人群包括更年期(menopause)和围绝经期(perimenopause)的女性。

这些女性虽然没有更年期和围绝经期的症状,但却患有广义机能减退的性欲障碍(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disorder,HSDD)或称为机能减退女性性欲障碍。

据医学人员估计,这一问题大约困扰着6%-10%的美国育龄女性。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款新伟哥是皮下注射剂。

两种女“伟哥”

在FDA批准该药之前,美国医生曾对这种药的功效提出过质疑。医生们还说,这些药甚至可能对女性健康带来危害。

那么,这种新版女伟哥到底是否有效呢?它又有哪些健康担忧呢?

布美诺肽是一种注射剂,使用者自己就可以操作,无需别人帮助。

它通过调整和控制两种神经递质(增加多巴胺水平,同时抑制血清素的释放)的水平来达到降低焦虑和改善性欲的目的。

FDA称,布美诺肽可以为HSDD女性提供一种新治疗选择。

其实,这并不是美国制药业第一次推出类似的女“伟哥”。

2015年,美国FDA批准了全球第一款治疗HSDD、改善女性生活质量的口服药氟班色林(flibanserin,商品名 Addyi)。

与布美诺肽不同的是,氟班色林则是一种口服药。当时,围绕氟班色林也存在争议,因为一些专家称,该药药效极其有限,而且可能存在安全问题。

但布美诺肽的生产商说,不像氟班色林药,患者在用药期间无须戒酒。

不仅如此,布美诺肽制药商还承诺该药药效迅速,副作用更小。 同时,也不需要每天注射。

然而,曾关注和报道这两种女性伟哥药物的记者阿姆斯特朗(Madeleine Armstrong)对制药商的这些说法表示质疑。

她表示,使用者需要在性行为前至少45分钟注射布美诺肽。即使这样,她们的计划也可能会泡汤,因为大约40%的女性在用药后一小时内会出现恶心症状。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女性性欲低下既有外部原因,也有内部原因。

默默忍受

根据美国2016年的一次调查发现,大约有十分之一的女性受到HSDD机能减退的性欲障碍影响,其中许多人从未寻求过治疗。

因此,有专家对女性伟哥是否有足够的市场提出疑问。

与此同时,阿姆斯特朗则表示,是否应该把女性HSDD作为一种疾病本身也是一个问题?

据行业分析人士估计,美国大约有600万女性受HSDD的影响,但95%的人根本不知道她们“有病”。

然而,行业人士估计,布美诺肽每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10亿美元。

比布美诺肽先上市的氟班色林,自推出后其销售量经历了大幅度增长。但如果与男性伟哥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不可同日而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许多女性根本不知道自己有HSDD。

争议原因

布美诺肽的制药商Amag承认,在实验阶段大约40%人出现不同程度的恶心,其他一些副作用包括头疼和潮热现象。

那么,药物是否是治疗女性性欲减退问题的最佳手段呢?因为医学专家指出,性欲低下可能既有内部原因,也有外部和心理因素在里面。

这也是为什么围绕用药物治疗女性“性冷淡”问题的诸多争议所在原因之一。

此外,一些女性健康组织还指出,FDA并没有要求对布美诺肽的长期影响进行进一步跟踪调查,无疑令她们感到担忧。

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负责人扎克曼(Diana Zuckerman)表示,布美诺肽的优点是不用每天用药。

但问题是,由于缺乏关于该药品的长期安全信息,使公众无法对该药品的安全性能树立起信心。

布美诺肽药品的临床试验共有1200多名女性参加,历时24周。这些女性都患有不同程度的HSDD。

大多数参加试验者,每个月只注射两到三次布美诺肽,一个星期不能超过一次。

与注射安慰剂的对照组相比,25%注射布美诺肽的女性称自己的性欲有所提高。使用安慰剂的那组的比例是17%。

但哥伦布女性健康研究中心说,20%参加试验的女性中途退出,这其中包括8%的女性由于恶心无法继续参加试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