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乡下女孩的网上请愿如何上抵议会

汉娜·基德纳,英国,乡下,请愿信
Image caption 16岁的英国女孩汉娜·基德纳住在德文郡一个偏远的峡谷农庄。

16岁的中学女生汉娜·基德纳(Hannah Kidner)住在英国德文郡达特穆尔(Dartmoor)一个峡谷农庄里。2018年10月的一天,学校政治课老师布置的一个作业是让同学们写作一个网上请愿信(online petition ),任何请愿内容都可以。

汉娜想,何不写一个让学校10点上课的请愿呢?她真是累坏了:因为农庄远离学校,她每天早上6:15起床,妈妈要起得更早,匆匆吃完早餐,妈妈要开车送她到附近小镇赶7:20的校车。在乡间公路上颠簸一个多小时之后,才能抵达学校。还没上课汉娜就已经累了。她觉得,不管前一天晚上多早睡觉,每天到学校都非常疲乏。

汉娜在生物课上学到充足睡眠的重要性,有科学研究发现,青少年的生物钟比成年人要滞后。汉娜感到很有道理,这就是为什么她总是在上午课间休息之后才感觉头脑清醒。10点上课应该颇有道理。

另外,她也了解到,英国、法国和美国的有些学校都开始试验在早上10点开课。现在老师既然布置了作业,写一篇网上请愿信,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Image copyright PA

什么是网上请愿?

老师解释了网上请愿是怎么回事:这是英国下议院和政府发起的一个项目,并有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处理。

任何一个英国公民都可以发起网上请愿,当然有一定规则和要求,如果你的请愿信最终有一万人签名,委员会将确保相关政府部门给你回信。如果请愿信吸引了10万人签名,委员会将考虑将你的请愿递交下议院讨论。任何英国公民或居民,不论年龄,只要有一个有效电子邮件信箱,都可以发起网上请愿。

“我想,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请愿话题,”汉娜回忆,“让我们看看会得到多少人的支持。”

除了交作业之外,汉娜将这封请愿信按照要求发到英国议会的在线请愿网站上。当然,她的请愿信发起前必须先得到5个人的支持,而这绝对不是问题,她在课堂里轻易就找到了5位同学签名,因为他们班上有很多同学都像汉娜一样住在偏远乡村。

请愿发起之后

请愿发起几天之后,汉娜就收到电子邮件,告知她的请愿已经成功发起。汉娜想,这件事就这样了吧,谁会在乎她的请愿呢?

秋去冬来,汉娜每天照样天不亮就起床上学。她把请愿信的事已经忘在脑后。

2019年初,她在社交网站 Instagram 上发现一个陌生人留给她一条信息,问她是不是发起了一个学校应该10点上课的请愿信?万般好奇的她重新上到在线请愿网站,发现,她的请愿已经收到57,000个签名,并成为该网站最火的请愿!当天晚上,她发现,她的请愿签名已经涨到65,000。

汉娜真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支持学校在10点上课这个请愿!她也不知道,这件事还会怎样发展。

Image caption 只要有5个人支持,任何英国公民都可以发起网上请愿。签名达到10万的请愿信,将可能提交议会辩论。

网络时代的民主

自英国在线请愿网站于2015年设立以来, 已经成为英国社会政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民主渠道。尽管也有其他民众发声网站,如Change.org,38 Degrees,等等,在线请愿网站使英国民众可以直接向政府和当局表达他们的意愿和不满。

2017年大选之后,该网站每周平均收到290封请愿信,最多的一周竟然收到2,900封。不过,有一个奇怪的现象-- 至今没人找到原因 -- 下雨天会收到很多请愿信,晴好天收到的请愿信明显减少。

这些请愿信不少都与当下时事相关,其中一个有关撤回Article 50,留欧的请愿信自2019年2月发起之后,已经收集了600多万签名,甚至一度导致议会网站瘫痪。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访英前夕,一封要求取消特朗普访英计划的请愿信得到160多万人支持签名。

同时,也有像女中学生汉娜发起的请愿信一样,虽然没有吸引媒体关注,但是关系到很多人的实际生活。

Image caption 大卫·斯莱特是英国议会专门处理在线请愿事务的工作人员。

下雨天会收到很多请愿信,晴好天收到的请愿信明显减少。下雨天会收到很多请愿信,晴好天收到的请愿信明显减少

哪些人在处理网上请愿信

议会大厦的一间办公室,是议会负责在线请愿信的团队。他们的工作就是向议员们提供支持和建议,并查阅合乎规定的在线请愿

2018年11月5号这天,一封要求政府禁止向公众出售烟花,只允许有专营执照出售的请愿信最引人注目,收到103,000人的签名支持。

“上周此时,这封请愿信才有大约1,000个签名,”委员会工作人员大卫·斯莱特(David Slater)说,“但过去的这个周末,英国各地烟花漫天,导致人们纷纷支持禁止随意烟花燃放,每小时500 签名的速度,现在,达到每小时3,000 签名了。”

斯莱特说,很多人是通过“脸书”或 Instagram 这类社交网站看到请愿信的。

斯莱特在这里工作才几个月时间,但他已经了解每年什么时间会可能出现什么样的请愿信,像烟花请愿信就属于这类季节性的。

但是,事实证明,像汉娜发起的这类请愿信似乎更容易成功。

2016年,一位女秘书因穿平底鞋上班,被要求回家换鞋,她发起了网上请愿信,要求大公司取消这类女雇员必须穿高跟鞋上班的规定,结果请愿信得到15万人签名支持,不仅被提到议会讨论,而且有专门委员会就目前有关法律进行修改。

得到10万人签名支持的请愿信议题保证能被委员会考虑提交政府白厅进行辩论。委员会也有权力将有些未能得到10万签名的请愿信提交白厅讨论。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2016年脱欧公投后,人们在网上发起请愿。

汉娜的决定

英国教育部给汉娜的请愿信做出了答复。汉娜和她的同学们一起在政治课上阅读。

教育部的回复说,对学校的课时并没有具体法律规定。各个学校可以自行规定上课时间。这是学校的责任,并不由政府部门管理。回信最后结论是 “我们相信,学校校长会支持学生,对最佳上课时间做出决定。”

汉娜觉得,回复很公平。

“我对这个答复很满意。”她说,“虽然回复没有具体说明学校是否应当改上课时间,但承认,他们知道这个情况了。对我来说,这就足够了。”

之后不久,汉娜和她的父母一起到伦敦,在议会大厦旁听了议员就这个议题进行的辩论。

生活在乡村的汉娜,过去的理想一直是想当一名兽医。现在,看到了英国民主政治的内部运作,尽管只是一瞥,已经促使她考虑,她或许应该到大学学习政治学。“这件事使我意识到,只要有决心,个人是有可能促进社会改变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