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塔尔探秘:走进超现代精英运动康复机构

Javier Pastore training at Aspetar Image copyright Aspetar

卡塔尔,近年来不少世界体坛明星去这个西亚国家治伤、康复、疗养,比如内马尔、迪马利亚、亚亚·图雷、莫·法拉。那里有一个集医院、研究中心和康复疗养院于一体的运动康复设施,2007年建成启用以来,得到国际足联、国际奥委会和一些球会的认可。

它被人贴了一张闪亮的标签:它在运动医学界的地位,堪比休斯顿控制中心在美国宇航业的地位。

这是个精英运动医学机构,叫阿斯佩塔尔(Aspetar)。

卡塔尔2010年底成功获得2022世界杯主办权,之后各种争议和腐败丑闻未曾间断。今年6月,前欧足联主席、法国传奇球星普拉蒂尼还因涉嫌相关腐败指称在法国被警方拘押。

英国媒体曾报道说卡塔尔世界杯项目施工期间许多劳工死亡,相关调查仍在进行。

但卡塔尔政府把发展体育作为国家重点工程,不惜重金建国家精英体育中心阿斯拜尔(Aspire),阿斯佩塔尔便是中心下属的运动康复中心,兼具医院和科研中心双重职能。

阿斯拜尔高层代表团今年6月造访上海同行,考察中国精英运动和康复市场,发现巨大空间和需求。中国网媒说他们感到兴奋,有意涉足。代表团成员中就包括阿斯佩塔尔的专家。

阿斯佩塔尔探秘

BBC体育部记者马丁·玛祖儿(Martin Mazur)实地寻访后发现,在多哈市内闪亮、林立的摩天大楼丛中,阿斯佩塔尔的建筑外表并不抢眼,也不奢华。

但是,走进相对低调的建筑物,就会发现别有洞天,里面装备了世界顶级的超现代运动医疗手术和康复设施,包括体能恢复和心理建设。

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这里的专用冷藏库里有进口的人体部位,比如膝关节,供科学研究和实验之用。

精英运动是卡塔尔政府重点投资、扶持对象之一,运动医学机构也包括在内。阿斯佩塔尔2007年开业时对自己的目标毫不含糊,要成为世界运动医学领域执牛耳者,世界第一。

因此,除了仪器、设施领先世界,经费和资源充足,招贤纳才的目光集中在世界一流专家身上,科研所需则尽量满足。

玛祖儿看到,那里的手术台是外科医生设计的,还有美国宇航局1990年代研制的抗引力跑步机,供膝盖或脚踝受伤的运动员在康复期间保持体能锻炼。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量身定制

治疗只是阿斯佩塔尔的一项内容。另一项很受欢迎的服务是对运动员的肌肉、韧性、耐力、力量,以及健康的关节活动时的状态做测评,形成一整套个人数据存档。这些存档数据对运动员日后治疗损伤和康复至关重要。

据介绍,不少足球俱乐部把这项评估列入了赛季前特制集训计划,把球员送到那里去采集数据。还有的俱乐部在跟新球员签约前要求体检报告上包括这套数据。

魔幻般的体验

阿根廷球星迪马利亚告诉BBC记者,他在阿斯佩塔尔生平第一在一间屋子里体验了位于不同海拔高度的感觉。

那里有25个测评室可以模拟海拔500米到4500米之间不同高度的氧气含量,由此测试运动员在不同海拔上身体各部分在运动和静止休息状态下的数据,包括血压和心率。

这个“海拔阁”也被用于康复和海拔训练。

Image copyright Aspetar
Image caption 多哈的阿斯佩塔尔运动康复医院2007年开业

“标本”库

阿斯佩塔尔2016年开设了“外科医生访问”项目,为世界各地的医学专业研究生提供临床实践机会。

要达到阿斯佩塔尔的专业高精尖水准,医生们需要动手实践。为此,世界上第一家运动外科医学培训中心在阿斯佩塔尔成立。

这个培训中心提供的不是仿制的人体关节,而是“真货”,被称为“标本”的人体关节(主要包括肩、踝、膝盖和躯干),绝大部分来自美国,存放在冷库里。

这项进口业务涉及六个政府部级单位,行政手续繁复。

运动康复

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BA)退役球员拜瑞·怀特(Barry White)在阿斯佩塔尔康复部做运动教练,还参与了康复中心的建筑设计,从空间格局、弧形的线条、地板、屋顶、照明、窗户到室内植物。

他说,这个康复中心完全不同于健身房。

人们在这泳池、模拟滑雪装置和球场没有墙壁隔离的空间一起做康复活动,心理上可能起到积极作用。

阿斯佩塔尔的康复定义包括外科手术、术后康复、均衡营养和心理建设四个部分。

Image copyright Adrian Haddad Photography
Image caption 多哈的阿斯佩塔尔运动康复医院,外观低调,设施和专业水准却是世界一流。2014年被指定为国际奥委会研究中心,专责运动损伤预防和运动员保健。

科研中心

预防和治疗运动损伤之外,BBC体育记者玛祖儿还注意到阿斯佩塔尔的科研成果。

从2007年发表第一篇医学论文开始,这个机构每年发表的经同行审评的论文150多篇,机构日历上全年都有研讨会、参观访问和工作坊活动。

这些数据对于运动医学基础研究至关重要。基于这些数据可以归纳总结出不同运动项目、不同年龄和不同性别的不同特点。

前曼城中锋、“非洲足球先生”亚亚·图雷(Yaya Toure)是阿斯佩塔尔的病患名单上的球星之一。他对BBC表示,“欧洲都没有类似的机构。高水平运动员需要的一切这里都有。”

美国NBA球员乔尔·恩比德(Joel Embiid)脚部手术后,从费城飞12个小时到阿斯佩塔尔接受康复疗程。

他所在球队的经理布赖特·布朗(Brett Brown)说:“(治疗康复方案)从整体出发,非常系统全面,一切都根据他个人的健康状况设计 -- 饮食评估、脚部护理、骨质密度、按摩疗法、可能会出现的酸疼、关于睡眠的辅导、睡眠特征,等等。“

到阿斯佩塔尔接受康复疗程的运动员每年有35000多人,其中有不少是世人熟悉的名字。他们在那里接受治疗、修养康复,交流分享,不少人成了”回头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哥伦比亚前球星巴尔德拉马幽默宣传睾丸癌预防

口口相传,知道这个地方的人越来越多。

2014年,阿斯佩塔尔被指定为国际奥委会研究中心(IOCR),专注于预防损伤和运动员保健。

在阿斯佩塔尔当康复教练的退役美国职业篮球运动员怀特说,阿斯佩塔尔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带来不同的方式方法,大家在一起交流,共事。

他说,那是现代运动医学和康复领域开先例的创举。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