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女性选择不穿胸罩的背后原因

Graphic of a Bra

韩国女性正在互联网上分享自己不穿内衣的照片。#无胸罩运动 (#NoBra) 的标签正发展成为社交媒体上的女性运动。

韩国女演员兼歌手雪莉(Sulli)在自己拥有百万粉丝的Instagram帐户上发布不穿胸罩的照片,随后引发广泛关注和传播。

从那以后,她成为韩国“无胸罩”运动的领袖。她向公众发出明确信号,穿或不穿胸罩是关乎“个人自由”的问题。

“无胸罩”运动

尽管有许多支持的信息,但她也收到许多强烈反对的声音。许多社交媒体用户称她是“追求关注的人”,并指责她故意博出位。

有人坚定认为她利用女性运动为自己赚取名声。一位Instagram用户评论道:“我明白穿胸罩是个人选择,但她总是拍自己穿紧身衣让胸部轮廓凸显的照片。她不必这样做。”

另一位用户评论到:“我们不责怪你不穿胸罩。我们要告诉你,你该隐藏自己的乳头。”

“你该感到羞耻。你能穿成这样去教堂吗?你可以穿成这样去见妹夫/姐夫或者岳父岳母吗?”

“不仅男性觉得不舒服,女性也是,”其他人评论道。

最近,韩国歌手华沙(Hwasa)也发照片让#无胸罩运动重新回到聚光灯下。

自由选择

一些关于韩国歌手华沙不穿内衣只穿白T恤的照片和视频在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但那以后,#无胸罩运动被更多的女性所熟知。

在韩国寻求自由的女性中,这并非孤例。2018年反抗韩国社会对女性不切实际的审美要求的“脱下束身衣” (Escape the Corset) 运动崛起。韩国女性被要求在化妆和护肤上花费很多时间。许多女性剪掉了长发,不再化妆。他们将这些作为反叛行为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的许多女性表示,这两个运动间存在重大联系,它们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方式表明了一种新的行动主义。

“凝视式强奸”

近年来,韩国女性一直在抗议父权文化、性暴力,以及男性在洗手间和其它公共场所留下针孔摄像头等犯罪行为。

2018年韩国爆发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女性抗议活动,成千上万女性走上首尔街头呼吁打击针孔色情片。

Image caption 韩国YouTube明星裴莉娜不化妆后收到死亡威胁。

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的一些韩国女性表示,她们现在面临两难选择:她们支持“无胸罩”运动,但她们没有足够的信心和勇气在公共场合这么做。一个重要原因是源于“凝视式强奸”的恐惧。在韩国的语境中,它指的是过度注视让人们觉得受到侵犯。

28岁的郑圣恩(Jeong Seong-eun)是2014年纪录片“No Brablem”制作团队的一员,这部纪录片讲述了女性无胸罩运动的故事。

郑圣恩说她在大学期间与朋友一起发起了这个项目,彼时她开始质疑:“为什么我们觉得穿胸罩是自然而然的事?”

选择权

虽然郑圣恩认为更多的女性公开讨论这个话题是好事,但她也表示,相信大多数女性会对只穿T恤、不穿内衣来展示自己的乳头而“感到羞耻”。

24岁的朴爱雪(Park I-seul)是一位参与“身体积极运动”的韩国模特。去年她决定制作一个视频,记录自己在首尔进行的三天“无胸罩”运动。

该视频很受欢迎,获得了2.6万次观看。

她说自己的一些粉丝现在处于中间地带,她们选择穿无钢圈的胸罩。

“我曾有过误解,认为如果我们不穿有钢圈的胸罩,乳房会下垂、会变丑。但在我拍完视频后,我不再穿了。现在我在夏天大多数时间都穿无钢圈的文胸,冬天不再穿内衣”。

Image copyright Nahyeun Lee
Image caption 一些女性选择乳贴片,而非胸罩。

这一运动并非只发生在韩国首都。

它还激励了来自韩国大邱的22岁企业家和视觉设计专业学生李那炫(Nahyeun Lee)。自今年5月以来,她一直在卖乳贴片,销售口号是:“如果你没穿胸罩,没关系!”

来自全罗南道的多京(Da-kyung)说,歌手兼女演员苏利的照片启发了她。现在工作时她穿胸罩,但当她和男朋友独处时不穿。

“我男朋友说,如果我穿内衣不舒服的话,那么我就不该穿,”她说。

她们想发出的信号是女性有权选择,但有研究表明不穿胸罩的影响吗?

Image caption 无胸罩运动在韩国的社交媒体上广泛传播。

不穿胸罩影响健康吗?

麦基(Deidre Mc Ghee)博士是澳大利亚伍伦贡大学(University of Wollongong)乳腺研究所的物理治疗师兼联合主任。

她说:“我相信女性有权选择,但如果你有明显的乳房肿块并且身体不能支撑它,那包括颈部和背部在内的身体会受影响,”她说。

“随着女性年龄的增长,她们的生理结构和皮肤发生变化,自身的支撑水平也自然降低。”

“女性在运动不提供支持时会导致乳房移动,支撑性的运动文胸可以缓解乳房疼痛,也有助于预防背部和颈部疼痛。”

“我们的研究发现,乳房是我们性别认同的一部分,即使女性没有乳房,例如在双侧乳房切除术后,许多女性仍然会保护它和做出收肩的动作。”

“同样地,如果你对乳房的外观或乳房的运动方式感到尴尬或产生了自我意识,你也会做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动作。对于一些做过乳房切除术的女性,我告诉她们要考虑穿胸罩,这对她们的身姿和信心有帮助。”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968年美国小姐选美大赛会场外的抗议活动后,出现了"烧胸罩的女权主义者"的说法。

博佩琪(Jenny Burbage)博士是朴茨茅斯大学生物力学的高级讲师,她说女性穿胸罩感到不适或感到疼痛“与穿不合身的胸罩有关”。

“据我们的研究小组所了解,没有可靠的已发表的科学研究表明胸罩的穿戴与乳腺癌有关,”她说。

但这些甚至还不赶不上女性第一次反对戴胸罩的活动。

1968年,在美国小姐选美大赛会场外的抗议活动后,首次出现了“烧胸罩的女权主义者”的说法。

当时的女性抗议者将包括胸罩在内的象征着压迫女性的物品扔进垃圾箱。但她们从未真正烧过它们。

但从那时起,烧胸罩已然成为女性解放运动的代名词。

今年6月,瑞士各地成千上万的女性走上街头烧胸罩和堵塞交通,以表达同工同酬,要求更多平等和终结性骚扰和暴力的诉求。

10月13日的无内衣日已成为呼吁全球提高乳腺癌意识的日子。但去年菲律宾的女性用这一天来呼吁加强性别平等。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解放乳头”运动现场

记者爱美达(Vanessa Almeda)表示,“无内衣日” (No Bra Day)强调女性气质和我们对自己女性身份的认同。

“胸罩象征着女性被束缚,”她说。

近年来,活动人士开始曝光对于男女性露出乳头的不同审查标准。

2014年12月,网飞(Netflix)发布了一部名为“解放乳头”(Free the Nipple)的纪录片,该纪录片镜头跟随纽约的一群年轻女性,抗议针对女性乳房的刑事定罪和审查。它让“解放乳头”活动成为一种全球现象。

最近在韩国发起的“无胸罩”运动代表了全世界对女性身体受到限制的关注。但女性参与者在此过程中遭遇的强烈抵制表明,韩国文化的期望对这一挑战产生了阻力。

然而,对于许多韩国女性来说,这是关于“个人自由”的基本问题。

运动的可见度越来越高,这表明对许多韩国女性来说,“无胸罩”运动的标签不会消失,在未来不穿胸罩也将不是问题。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