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教育:哈罗公学搬上网 贵族学校在家上

哈罗公学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入哈罗、读牛剑”,是不少中国富豪阶层为子女铺设的教育黄金大道。

哈罗公学(Harrow School),英国私立学校中的佼佼者,“贵族中的贵族”,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全球的富家子弟。

但是,想把孩子送到哈罗公学的红砖白石的校舍里,家长的腰包要超级的厚实。2019年哈罗公学的全日制住宿的年费为42000英镑。尽管英镑兑人民币、欧元、美元的比率被英国脱欧闹腾得全面下滑,但要拿出这笔学费,而且要一拿好几年,不是真有钱的人是不敢玩的。

哈罗网校

对于那些家底不那么殷实,但还是想咬牙把孩子送进英国的私立学校里熏点“贵族气”的家长们,哈罗公学给他们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哈罗公学宣布,即将启动网上 sixth form 的授课,一年学费为15000英镑,面向全球提供教授 A-levels 课程的虚拟课堂。

中国大陆的网站上已经有报这条消息,但是出现了一个可能会造成很大误解的常识错误,这里有必要顺便澄清一下。

英国学校的 Sixth form,对应中国的教育体制的概念就是高中部,读 A-levels 相当于中国的读高中准备考大学。A-levels 学制一共两年。

Image copyright PA Media
Image caption 哈罗公学网校招生不分男女,只要家长掏得起学费就收。这是哈罗网校“背离传统”的一个举措。

中国的网站上报这条消息时把 sixth form 翻译成“六年级”。六年级是英国的小学最后一年级,从六年级开始送孩子上哈罗读到高中毕业,那得多花多少钱?恐怕会把不少家长吓回去。

说到钱,在网上就读哈罗公学比实打实的走进哈罗校园,最有吸引力的一点正是一个钱字。

哈罗网校15000英镑的年费,虽然普通人家仍不敢奢望,但相比到哈罗公学实地就读的45000英镑年费,只有三分之一。

“全面哈罗体验”

新的哈罗公学网校(Harrow School Online )从2020年9正式开课,面向全球招生。

哈罗网校将提供A-levels 的数学、高等数学、化学、物理、和经济学课程,通过视频授课,平均最多15名学生配一名老师。所有课程使用英语教学。校方称,哈罗网校也将为学生未来的大学申请提供全流程支持以及职业发展规划和机会对接。

Image copyright Harrow
Image caption 直到今天哈罗学生在上课时还必须戴的硬草帽,以及宣扬维多利亚时期道德观念的校歌歌词,是大英帝国昔日辉煌的印证。

哈罗网校不在英国招生,只面对海外学生。校方预期,网校启动后,随着学生人数的扩大,将根据全球时区划分不同授课时间。

哈罗网校也将提供一对一授课,并通过虚拟寄宿系统、为学生提供参加课外活动的选择。哈罗公学校长罗茨女士(H. Rhodes)保证,虽然网校学费减了一大节,但质量不打折扣,哈罗网校将为学生提供“全面的哈罗体验”。

而且,哈罗公学网校招生不分男女,只要家长掏得起学费就收。这是哈罗网校“背离传统”的一个举措。迄今,想来英国就读哈罗公学,必须是男孩子。家长有本事挣钱,没本事生男孩,也只能干着急。

说到这儿,要提一笔“旧账”,唠叨几句哈罗公学的历史。

平民到贵族

今日的哈罗公学,全球富家子弟的伊甸园,有才没财莫进来。这与学校奠基人的办校初衷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

1572年,英国哈罗的一位叫莱恩的当地农民(John Lyon)致力于为当地的平民家庭的孩子提供受教育的机会,获得女王伊丽莎白一世颁发的王室特许,在哈罗建立一所面向本地男童的学校,哈罗公学。

说莱恩是农民,是英国概念,中国文化的对应概念应该是大地主,而且是有修养有理想的大地主,所以莱恩应该是“富裕乡绅”。

随着时间的推移,哈罗公学名声在外,外地来的富家子弟逐渐把当地平民孩子挤出校园。特别是到了维多利亚女王时代,英国的海外殖民疆域达到顶峰,大英帝国需要更多受良好教育的绅士们来经营“日不落帝国”。哈罗公学也进入腾飞期,规模迅速扩大,使哈罗公学成为与伊顿、温切斯特等声名显赫的“贵族学校”比肩齐名的私立学校。

直到今天哈罗学生在上课时还必须戴的硬草帽,以及宣扬维多利亚时期道德观念的校歌歌词,如《四十年来》(Forty Years On),也是那个辉煌时代的遗产。

Image copyright Pearson
Image caption 今日的哈罗公学,全球富家子弟的伊甸园,有才没财莫进来。这与学校奠基人的办校初衷可以说是背道而驰的。

权贵摇篮

为了体现创办人的立校本意,哈罗公学在1870年以奠基人的名字命名,另外开办了约翰·莱恩学校,专门招收当地学生。

500年的沧海桑田,今天的哈罗公学是英国最富盛名的私立学校之一,也成为全球富家子弟的乐园。

翻一翻哈罗公学的校友录,名人显贵,从英国到世界,群星灿烂。从二战时期英国首相温斯顿·邱吉尔这样的政治大家,到让今日痴情男女怦然心动的影星康伯巴奇(飾演侦探夏洛克·福尔摩斯),都出自哈罗公学。

印度领导人尼赫鲁,前约旦国王侯赛因等曾叱诧国际政坛的人物,也都曾在哈罗公学度过少年时光。

当代中国政坛上曾不可一世的太子党薄熙来,也曾把爱子薄瓜瓜送到哈罗公学。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以哈罗校友的身份安排时年只有11岁的薄瓜瓜进入哈罗公学就读,薄熙来的妻子谷开来不忍心幼子孤身海外,也是在海伍德的安排下在哈罗附近租房子陪读。

Image caption 少年邱吉尔。英国二战时首相温斯顿·邱吉尔也是哈罗校友。

“迅速变化的世界”

哈罗公学校长罗茨女士解释开办网上哈罗公学的战略考量时称,此举是为了对应正在“迅速变化的世界”。

这是大实话。网络的迅速发展提供了技术平台,但说到底还是一个钱字。

英国的私立学校竞争是激烈残酷的。争抢英国本国的富家子弟到私校就读,人头是有限的。上个世纪60、70年代,美国,欧洲和中东的富豪为像哈罗公学这样的贵族学校输了不少血。

进入21世纪,随着世界财富的转化,中国、俄国等国家的富豪新贵成了英国私校的摇钱树。哈罗公学也像许多英国私校一样,“酒香也怕巷子深”,不能再端着架子守株待兔,而是主动出击,在海外建立分校,抢夺生源。

仅中国一地,哈罗公学就相继在香港、北京和上海开办了分校。

今日哈罗公学宣布开办网上学校,也是顺理成章之举。当然,网上进哈罗,能否像校长罗茨女士保证的那样,享受到“全面的哈罗体验”,还要等学生进入虚拟哈罗校园后再作评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