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友记》25周年:被用来反思特朗普当政的电视剧

Scene of Friends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样的《老友记》……霍普金斯认为,大卫·修默(右)饰演的“书呆子”角色受到的嘲弄,间接塑造了美国社会的反智倾向。

经典电视剧《老友记》(Friends,另译《六人行》)首播至今已经25年,但是美国漫画书作者大卫·霍普金斯(David Hopkins)却认为,这部历久不衰的情景喜剧是“西方文明衰落”的罪魁祸首。

霍普金斯在2016年3月发表在网站Medium上的一篇博客文章这样评论这部史上最成功的电视剧之一,文章的点击率后来超过了400万。

只不过,他现在承认,当时他的指控有点夸张的成分。

《老友记》在25年前的9月22日首播,在这个月各种关于这个纪念日的报道中,不可避免地要提到那篇文章。

“是的,我当时写了那个标题,是有意引爆话题,”霍普金斯向BBC表示。

“不过,在《老友记》里面发生的事情,预示了后来出现的一些事。”

Image copyright David Hopkins
Image caption 大卫·霍普金斯在Medium上对《老友记》的批评得到了超过400万的阅读量。

因为《老友记》,我们鄙视知识?

霍普金斯所指的电视剧里“发生的事情”,是他对于罗斯·盖勒(Ross Geller)这个角色的理解。这个由大卫·修默(David Schwimmer)饰演的多次离婚的考古学家在剧中经常受到身边人的区别对待,继而有大量的观众也是这样看待他。

《老友记》前后在电视上播放10年,平均每集的收视人数达到2300万。

“你可能把它看作是喜剧,但是我却无法与你同乐,”他在文章中这样写道,“对我来说,《老友记》传达出一种在美国的强烈反智倾向,一个有天赋、高智商的男人被他那群白痴朋友亏待。”在剧中,罗斯的学识经常受到“其他五个人”嘲笑。

自此之后,霍普金斯就认为,这种嘲笑鼓吹了所谓“专业知识的消亡”。这种现象被人和特朗普上台执政以及英国脱欧等现状联系起来。

这些政治动荡的一个共通点是对既定知识的否定。特朗普任命那些很少或者根本没有从政经验的人充当顾问,以及他对气候变化背后科学根据的质疑,都是这种否定的具体表现。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修默饰演的角色,用霍普金斯的话来说,就是一个“有天赋、高智商的男人被他那群白痴朋友亏待”。

政治人物反智化

霍普金斯说,他是在2015年“翻煲”《老友记》时有了这种顿悟。那一年,全十季的《老友记》在网飞(Netflix)上线。

“我当时就预见到了,对专业知识的嘲笑和对白痴行为的赞扬,”他说。

“很快,我们美国人投票就不会再以政治人物的品质为依据。相反,我们会根据我们会想和谁一起喝啤酒来给候选人排序,这很可怕。”

可是,《老友记》的最后一集首播已经在2004年5月的事情,特朗普第一次表态参选总统也是10多年后的事情。将问题归咎于《老友记》,公平吗?

“当然,在那之前就一直有足不出户的书呆子,但是我们也要记住,《老友记》后来有多火,”霍普金斯说。

“那部剧简直深入人心。每个人都在看,然后不停地接收到的信息是,学识渊博的罗斯是个讨人烦的人。”

“我想,《老友记》开播之后,没有多少父母会给自己的新生孩子取名叫罗斯。”

至少在英国似乎是这样。《老友记》到现在仍然在英国非常受欢迎,而据英国国家统计署资料显示,“Ross”这个名字在最多人取的英文名排行上,从1996年的第68位下降到了206年的720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当上美国总统,被一些人认为与一种“专业知识消亡”现象有关。

《老友记》帮助特朗普成为总统?

2016年6月,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媒体评论人布莱恩·洛里(Brian Lowry)在谈到当时还是共和党总统参选人的特朗普越来越受欢迎时,就将矛头更直接地指向《老友记》。

为什么呢?因为在2004年5月6日,《老友记》正式播完之后,全国广播公司(NBC)电视台的一名行政高层决定,将周四晚间的黄金时段交给一个叫《飞黄腾达》(The Apprentice)的节目。这个真人秀在那一年的1月就已经开播,主持人是特朗普。

在新的时间表里,那个节目成为全美电视最多人看的电视节目第七位,它的收视在之后几季才渐渐下降。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4年,特朗普的《飞黄腾达》接管了《老友记》留下的美国电视黄金时段空档。

“尽管如此,在某种度上,特朗普通过真人秀所塑造和投射的形象,为数以百万计观众定义了他就是一个成功和有主见的领袖,《老友记》的结束把接力棒交给了特朗普,”洛里这样写道。

“假如(《老友记》的)那群主创愿意继续,而不是拒绝了每集100万美元的片酬,特朗普的节目或许就不会变成后来那样大受欢迎的制作。”

同一年,当被问到假如没有《飞黄腾达》,特朗普还有没有可能赢得共和党提名时,NBC高层保罗·泰勒迪(Paul Telegdy)的回答简单直接:

“当然不可能。”

Facebook时代,人人成“专家”

霍普金斯还有一个论断,认为2004年是反知识风气的一个转折点。

那一年,脸书(Facebook)正式开始运营,真人秀《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也连续第八年成为全美最高收视的节目。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04年,脸书启动,加速了意见扩散的效应。

也是在2004年,华盛顿带头占领的伊拉克开始有叛乱袭击涌现,而出兵伊拉克正是当时受到很多专家质疑的决定。

霍普金斯还指出:“在2004年格莱美奖(Grammy Awards,格林美奖),最佳摇滚专辑奖颁给了绿日乐队(Green Day)的《美国白痴》(American Idiot)。”

“这很讽刺,因为绿日乐队当时对于正在发现的事情是颇为批判的。而到了2004年,我们已经完全放弃,并且拥抱愚昧,将它视为一种价值。”

霍普金斯还观察到,《老友记》几乎没有离开过屏幕。即使在进入网飞之前,它也在美国乃至全世界以各种形式重播。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霍普金斯认为,《生活大爆炸》对于知识分子的描绘也不甚友好。

他说,2004年之后有两个最成功的电视喜剧——《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和《老爸老妈浪漫史》(How I Met Your Mother)——某程度上都是对知识分子的嘲弄。

“看看《生活大爆炸》,那些极度聪明的人被描绘成不懂社交的人,一个永恒的笑料,”霍普金斯写道,“至于《老爸老妈浪漫史》,泰德·莫斯比(Ted Mosby)的角色基本上就是面向年轻观众的新版罗斯。”

缺乏多元性和反LGBT

多年来,《老友记》还曾因其他原因受到过批评,主要都是针对人物设定缺乏多元化——故事以纽约为背景,根据201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这个城市的白人比例只占33%。

剧中对于LGBT人士的描绘也经不起时间考验,而且还有对其中一个主人公的肥胖羞辱(无独有偶,正是罗斯的妹妹莫妮卡)。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艾莎·泰勒(Aisha Tyler)饰演了《老友记》当中唯一一个重复出现的非裔美国人角色。

不过,霍普金斯认为,对罗斯嘲笑破坏性更大,因为它不是“指着你的脸说的那种”。

“它不是特别狠,那种霸凌不是以一种外在的方式进行,”他解释说。

“尽管如此,罗斯自己的朋友还是在他每次展现自己的学识时贬低他。我一直在问自己,他为什么还会跟他们一起玩。”

“当你细想这部剧持续性的影响力时,这是很令人担心的。在这个时代,人们还在看它。而这个时代里一个人的讨喜程度比他或她的工作能力更重要,包括在参选总统这样的事情上。”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