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典环保少女:争议漩涡中心的格蕾塔·桑伯格

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 Image copyright AFP

一年多前,格蕾塔·桑伯格(Greta Thunberg)的Instagram账号看起来还很普通。照片中,这位瑞典少女凝视大自然,日落时分在雪地中和开阔的田野上遛狗。

除了几篇关于气候挑战的贴文外,没有任何贴文表明,她会在短短几个月内成为全球青年反气候变化运动的领导者。但她在瑞典当地报纸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暗示了未来。

“激进气候主义者”

现在,桑伯格在社交媒体上有数百万粉丝,来自世界各地。现在16岁的桑伯格在推特上曾把自己描述为“一个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Aspergers)的15岁激进气候主义者”,这两件事在她的世界里息息相关。

桑伯格在斯德哥尔摩长大,成绩优异,有一个妹妹。和其他瑞典小孩一样,她了解气候变化,尤其感到北极融化带来的威胁。但与同龄人不同的是,她没法放下担忧。

她后来写道:“我第一次听说全球变暖时,觉得这不可能。”她想,如果威胁到了人类的存在,那就没必要谈其他事情了。

“只要打开电视,一切就都是关于气候变化。传单、广播、报纸上都是。不谈别的东西了。”

抑郁和改变

几年前,桑伯格陷入抑郁,不再进食。有一次,她父亲只是看了一眼豪华轿车揽胜,她就发起火来,坚持要父母把家里的灯关掉。逐渐,她的危机感令全家人意识到气候变化的严重性。

桑伯格的母亲玛莲娜·埃尔曼(Malena Ernman)是一名著名的歌剧演唱家,她决定不再飞来飞去参加演出。对于一位在国外产出作品的艺术家来说,这个决定并不容易。这件事在瑞典引发轰动。

一家人不再吃肉了。他们决定把危机感写成一本书。

2018年4月,桑伯格在斯德哥尔摩报纸《Svenska Dagbladet》(SvD)的一篇报道中首次与母亲公开亮相。她告诉该报:“只有经历过危机的人才能掌控气候危机。”

Image copyright Svenska Dagbladet

“我渴望安全”

两个月后,SvD举办了一场竞赛,要求青少年提交关于气候变化的观点,桑伯格是获胜者之一。“我渴望安全。但我感受不到。得知我们正处于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危机之中,我怎能感到安全?”她写道。

这篇文章与另外两篇一起发表,连续两天成为该报在网上分享最多的文章。

SvD辩论部门的编辑斯坦森(Carina Stensson)告诉BBC,评选小组的一名记者从之前的文章中认出了桑伯格,但“没有人知道”她会有这么大影响力。

“我们当时完全没有料到,只是觉得她的文章很好。她善于写作和言辞。很特别。”

走向全球

正是在社交媒体上,桑伯格为年轻人发出了对抗气候变化的声音。

2018年8月20日,她发布了一张坐在瑞典议会外的照片,抗议政府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缺乏果断行动。她写道:“我们小孩子通常不做大人让我们做的事。我们和你们一样。既然你们不关心我的未来,那我也不在乎。”

桑伯格原本打算在9月9日瑞典大选前罢课抗议,开始她的朋友都没有加入。尽管如此,2018年8月,SvD的一篇报道已经预言,“很快,所有主流媒体都会报道这位坐在议会大厦外抗议成年人背叛气候问题的15岁少年。”

她发起抗议的消息能从瑞典传出,首先要感谢环保人士和一些在社交媒体上有影响力的人。有小部分人从国内外赶来加入她的抗议。她开始还主要用瑞典语发帖,但到了9月,她的故事开始走向全球,BBC、《卫报》和《纽约时报》等国际媒体都进行了报道。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和前演员、加州州长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对她大加赞赏,并邀请她参加在维也纳举行的年度气候大会。

施瓦辛格在推特上说,“我喜欢看到有人不只是抱怨,而是行动起来。你鼓舞了我。”

桑伯格回应:“算我一个。祝你好运,宝贝!”

批评

从那时起,这位少年就成为国际上备受瞩目的与气候问题相关的中心人物。她参与了12月在波兰卡托维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以及9月在纽约举行的联合国行动峰会。

16岁的桑伯格迅速成名,令她能够动员世界各地的年轻人走上街头,呼吁采取气候行动。9月20日,数以百万计的人参加了要求对气候变化采取行动的全球示威行动,其中许多是学生。桑伯格的演讲令纽约的运动达到高潮。

但桑伯格迅速成名也带来批评。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桑伯格被气候运动人士利用。

桑伯格在联合国发表演说,指责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偷走了孩子的未来。对此,作为气候变化怀疑论者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写道:“她看上去像一个非常快乐的小女孩,期待着光明美好的未来,很高兴见到她。”

Image copyright AFP

还有许多人攻击桑伯格,甚至把她和纳粹的宣传进行比较。有人提到她的阿斯伯格综合症,试图把她对气候行动的承诺说成是一种狂热。

她在Instagram上回应,“说实话,我不明白为什么成年人会花时间嘲笑、威胁年轻人和孩子们宣传科学。他们本可以用这些时间做一些好事。”

“我猜他们是觉得受到了我们的威胁。”

SvD的编辑斯坦森说,瑞典媒体也经常因为给桑伯格提供了平台而受到批评。但他说,当地记者也很小心,避免过度曝光这样一个年轻人。

与此同时,斯坦森不相信桑伯格受到了父母或他人的支持。她父母一直坚持认为,瑞典议会外的抗议运动是桑伯格自己发起的。

斯坦森还说,桑伯格传达的信息很难反驳,“是非常基本、明确的事实,是对未来的责任。没有隐含的政治议程。”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