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世界,一个星球》拍摄感悟和花絮(2):鱼族的败类和大爱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继《蓝色星球》、《地球脉动》和《王朝》之后推出的一部记述与人类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纪录片。那些令人震撼、惊心动魄的画面、拨动人心弦的场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观……摄制组成员在这里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悟。

慈鲷鱼

加尔斯·拜杰(Giles Badger)和汤姆·派瑞(Tom Parry)为《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做资料研究。他们要找到水族世界的一个“无耻恶棍”——密点歧须(Synodontis multipunctatus,又叫杜鹃鲶)。

之所以叫它杜鹃鲶(cuckoo catfish),是因为它跟鸟类中的恶棍杜鹃一样无耻,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杜鹃鸟会到其他鸟的巢里下蛋,让别家鸟夫妇替自己孵育,孵出的小杜鹃会把主人家的蛋推出巢摔碎,自己就成了少东家。

杜鹃鲶在东非大裂谷的坦嘎尼喀湖底逡巡,那里生活着将近2000种丽鱼(慈鲷鱼),其中有许多慈鲷妈妈产仔后会把鱼卵含在嘴里孵化,直到几个星期后小鱼出世。还有什么比这更安全的鱼宝宝温床呢?水里的世界不太平,但宝宝含在嘴里总可以避免成为其他鱼的美味佳肴吧?

很不幸,有一种歹毒叫杜鹃鲶。杜鹃鲶擅长孵卵寄生,而且知道慈鲷鱼妈妈的口腔是最好的寄生场所。

杜鹃鲶

它们一旦发现有慈鲷鱼正在产卵,立刻蜂拥而至,乘乱把慈鲷鱼卵吃掉,同时把自己的卵排在慈鲷鱼卵堆里。慈鲷鱼妈妈毫无戒心地把混杂着杜鹃鲶的鱼卵含进口里,然后在湖底找一个安全角落去孵卵,大概需要2-3周时间。

可怕的一幕就发生在这里:杜鹃鲶鱼卵孵化比慈鲷鱼卵快。小杜鹃鲶出来后,慈鲷鱼妈妈以为鱼宝宝已经出世,便张嘴把它们吐出来,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宝宝还没有出世,更没料到自己含在嘴里的一些鱼卵已经被刚孵出的杜鹃鲶鱼苗吃掉了。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把这个鱼类恶棍的无耻行径展示在世人眼前。

慈鲷鱼妈妈口孵过程很容易拍摄,用水下无人驾驶航行器和水下摄影机就可以搞定,狡猾的杜鹃鲶则很难办。

慈鲷鱼宝宝出世了
Image caption 宝宝出世了

客观条件不好:坦噶尼喀湖底水体浑浊能见度极低,而杜鹃鲶又非常鬼祟隐秘,它们的鱼卵比别针头大不了多少。而且,孵卵寄生这个罪案的发生地点和时间很难预测。

摄制组为了现场摄录“犯罪过程”,到捷克的布尔诺市求助。布尔诺市捷克国家科学院脊椎动物生物研究所的生物学家们在研究鱼中杜鹃的诈骗和慈鲷鱼妈妈对此的识辨能力。

这个犯罪过程是在鱼缸里发生、摄录的。摄制组提前一个月对鱼缸的照明系统做了“手脚”,让杜鹃鲶逐渐熟悉较明亮的环境,而设置组整整两个星期,每天14个小时不停地盯着,等着“捉现行”。最后当然是皆大欢喜。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鱼

为了爱

美国阿巴拉契亚山麓南端的河流湖泊中,无数淡水鱼在繁衍生息,还有各种蝾螈、喇蛄……

莎拉·沃丽(Sarah Whalley),《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导演,忘不了第一次潜入水下那一刻扑面而来的绚丽斑斓,还有水族生机勃勃的繁忙生活。

可她最难忘怀的却是那条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地为爱筑巢的平凡的鱼——淡氏鲈鱼(马口鱼,river chub)。

鱼

雄性马口鱼筑爱巢时十分投入、执着,用嘴衔来一块又一块石片,一丝不苟地码好;一旦石片松动,整个石堆坍塌,它会马上一一捡起来重新垒好。

而且, 在辛勤筑巢时也不忘盯着有没有雌鱼游过。

有一天,我们拍到一条鱼垒好了自己的爱巢,第二天发现它把整个石堆推倒,移到一英尺外的地方重建。

雄性淡氏鲈鱼筑的爱巢
Image caption 雄性淡氏鲈鱼筑的爱巢

马口鱼的爱巢有两个作用,一是吸引雌鱼去交配,二是让鱼卵可以在那里安全孵化。

这跟鸟巢十分相像。

跟鸟巢不同的是,马口鱼的爱巢引来30多种其他鱼去产卵。

不幸的是水下这一奇特、微妙而又脆弱的生态系统受到人类活动的侵蚀。

鱼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