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世界,一个星球》拍摄感悟和花絮(4):海象和北极熊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继《蓝色星球》、《地球脉动》和《王朝》之后推出的一部记述与人类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纪录片。那些令人震撼、惊心动魄的画面、拨动人心弦的场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观……摄制组成员在这里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悟。

海象

俄罗斯最北部的北冰洋有一群海象,是亚洲大陆上数量最多、最密集的动物群。

更有甚者,这个群几乎就是太平洋海象的全部,总共10万多只,相互拥挤在一起,像一张毯子铺在几百米长的海滩上。

这些海象在休息。之前几个星期都忙着在海里觅食,感到疲惫不堪。

那个海滩的位置非常偏僻,BBC《七个世界,一个星球》摄制组路上花了一个多星期才抵达那里。

科学家说,气候变化导致北冰洋海冰融化,海象的活动空间越来越小,只好挤在一起。

密密麻麻的海象

BBC摄制组在那里拍摄期间住在一个科研基地,其实就是一间水泥房。俄罗斯极地科学家阿纳托利·科克涅夫(Anatoly Kochnev)和马克西姆·恰基列夫(Maxim Tchakilev)在那里安营扎寨研究海象已经十多年。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导演帕特里克·埃文斯(Patrick Evans发现,这片海滩是海象的地盘,它们臃肿、懒散、大声喧哗,还很好奇。

摄制组临时栖身的那间水泥房,实实在在就处于万千海象的包围之中。

海象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埃文斯记得一天清晨,海象占领了他们的临时厕所,结果......

“我早上醒来,一开门,外面横着这只大海象,它身后还有几十个同伴,再远一点是几万只海象。摄制组7个人被困在小屋子里。屋子面积也只有一般家庭的花园工具房那么大,旁边有一个木头棚,是我们的厕所。棚子透风,海象能钻进去。这样,上厕所就成了个挑战,这是婉转说法。”

那天早晨,海象们后来慢慢挪动,腾出一点地方,摄制组的人这才把如厕的问题解决了。

海象

看似笨拙、迟缓的海象,扎堆时似乎波澜不惊,一派祥和。事实正相反。

拥挤的海象群和拥挤的人群一样,每个个体都要设法让自己更松快一点,不经意间可能就被压倒在地。

在这种空间争夺战中,海象妈妈得时刻盯着孩子,不要被其他海象压死。

埃文斯说,他原来脑子里对海象的想象是体态庞大、头脑简单。第一印象是对的,第二印象是错的。

“海象真的很惹人爱怜。它们整天就想慵懒地呆着,但又一直在社交、在试探,还要卷入复杂的空间争夺肉搏。看着这些动物,你会想,它们千辛万苦地往海滩上挤,弄得遍体鳞伤,只不过是要找个地方休息、放松一下!”

海象和北极熊

除了空间不够,还有另一个问题——北极熊。

北极熊也住在北极,也在北冰洋沿岸逡巡、觅食。海象那么大的目标,被北极熊发现是早晚的事。

北极熊的体魄也很魁梧,但跟成年海象没法比,所以很少有海象被北极熊杀死当晚餐的事发生。

但凡是都有例外。在这片海滩,一面是水,另一面是峭壁。有些海象胆子大,上到悬崖顶上,没想到北极熊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海边岩石上的海象群

北极熊向峭壁上的海象逼近,被无人机摄像头捕捉到了;这是摄制组第一次拍到海象和北极熊之间的这种互动。

海象发现北极熊来了,一阵惊惶,忙不择路,有的竟从悬崖上掉进海里。

海象的视力不好,没有看到北极熊已经走远,还在继续慌慌张张向大海逃窜,又有一些倒霉蛋掉进海里。

北极熊撕咬海象

别看海象身躯那么大,皮那么厚,从高高的悬崖顶掉下来也一样丧命。还有的海象本来好好在海滩上躺着,被高空坠物(掉下山崖的海象)砸中身亡。

这下北极熊的口粮就有了。

BBC摄制组在北极呆了8周,最后拍到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场景。

亚洲的北冰洋和沿岸地区不太适宜生存,所以北极熊和海象都得为生存而战,有时斗得你死我活。

北极熊

埃文斯回到伦敦后一直怀念那些海象和北极熊。

“离开拍摄地点时,我的感受很复杂。确实,有几千个大家伙在外面大声聊天,高兴了还撞你的小屋,是很难安睡,有时候屋子的墙整夜在抖动。你都不知道早上醒来时身边是不是睡着一只海象。但一离开那里,我就想它们。它们很有魅力,跟它们静静地对视,近距离观察它们,几乎就是鼻尖对鼻尖,那种感觉太棒了!”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