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个世界,一个星球》拍摄感悟和花絮(6):与美洲狮结伴而行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Seven Worlds, One Planet)是BBC Studio 继《蓝色星球》、《地球脉动》和《王朝》之后推出的一部记述与人类共享地球的其他生物的系列纪录片。那些令人震撼、惊心动魄的画面、拨动人心弦的场景、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观……摄制组成员在这里分享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悟。

美洲狮 Image copyright Chadden Hunter
Image caption 美洲狮

《七个世界,一个星球》导演萨拉·沃利(Sarah Whalley)回忆她和摄制组在智利百内国家公园与美洲狮结伴而行的经历。

百内国家公园(Torres del Paine)名字的字面意思是蓝色的塔。那里被认为是南美最慑人心魄的自然保护区之一。

Presentational grey line

地球上最美丽、最壮观的地方,百内国家公园算其中之一,名副其实,令人惊叹。我们去那里的目的是设法完整地拍到美洲狮猎食全过程。

这是BBC努力了30年而未竟的愿望。

起初,这件事像是很棘手。黎明前就得出发,先去找拍摄目标。即便是在美洲狮受到良好保护而数目相当可观的国家公园里,这也是个挑战,因为它们行踪不定。

我们高度依赖追踪小组,他们仿佛有超自然能力,可以在棕褐色的草原上发现棕褐色的动物。

另一种方法是观察南美安第斯山骆马(瓜纳科),它们是骆驼的亲戚,也是美洲狮的猎物;它们必须先发现天敌,否则就会成为后者的美食。

Sarah Whalley 导演, John Shier 摄影师
Image caption 导演萨拉·沃利(Sarah Whalley)和摄影师约翰·夏厄(John Shier)

我永远忘不了第一眼看到一个美洲狮妈妈和她的3个幼崽的那一刻;它叫萨米安托(Sarmiento)。

每天我们都步行跟着它,对它越来越熟悉,跟它越来越近,能感觉到它每次猎食失败都会很沮丧,因为它有嗷嗷待哺的孩子。

摄影师夏厄,我们叫他机器人警官,因为他背着重得不得了的摄像机和三脚架还能轻松地在崎岖不平的山地灵活自如地行疾行。

那天,我们准备用无人机追踪拍摄,夏厄已经把我们远远甩在后面,我帮无人机操作员伯迪·格雷戈里(Bertie Gregory)把飞机弄上天。

无人机充当我们的眼睛,从空中俯瞰,萨米安托的捕猎过程一览无遗。它偷偷向一头骆马靠近,骆马抬起头来,发现情况不对,发出危险警报呼叫。萨米安托被发现了。

Bertie Gregory, drone pilot Image copyright Gemma Templar/BBC
Image caption 无人机操作员伯迪·格雷戈里(Bertie Gregory)

萨米安托是个经验丰富的猎手,但以自己40公斤重的身体去跟90公斤重的庞然大物搏斗,这种力量对比显然对它不利,艰难、危险。

我们知道它在挣扎。它有一次捕猎不成功,自己肩部还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

这并没有阻止它为糊口和哺育孩子继续去猎食——这是美洲狮的本能和天性;但是,在镜头里眼看着它像一只布娃娃一样被抛掷,我们实在心有切切。

它有时会带着幼崽一起去狩猎,但妈妈跟猎物搏斗时,孩子们却是不知所措,在一旁观战。

雪山脚下的美洲狮

萨米安托猎食时无惧无畏,对孩子关注备至。就因为它,美洲狮从此在我心中占据了一个特殊地位。

在我所接触过的野生动物中,美洲狮绝对是最让我感到亲近、爱怜的一种,即使为了拍摄它们得靠双脚跟着漫山遍野地跑。

最后,我们完成了BBC努力了30年来未竟的心愿——拍到了美洲狮猎食的全过程。

目睹这种生与死的搏斗场景,心理上是一种挑战,但对于美洲狮一家的故事而言,这一幕堪称完美的结局,萨米安托终于有食物喂她的孩子了。

美洲狮萨米安托
Image caption 终于有口粮了

.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