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肺炎:新冠疫苗会像非典疫苗一样无果而终吗?

Tourists wearing face masks arrive to Lapland at Rovaniemi airport in Rovaniemi, Finland, 01 February 2020 Image copyright EPA

一款疫苗从研发到推广是长期过程,甚至需要耗时数年。但此次新冠病毒爆发后,疫苗的研究速度似乎有了很大突破。但疫苗从实验室走到市场,还有很多关口要过。

各国竞跑疫苗研发

中国在1月10日公布新冠病毒的基因序列以后,美国的圣地亚哥Inovio实验室宣布在3小时内通过电脑软件上的基因测序软件设计出新疫苗,最快将在2020年的夏天开始疫苗的人体临床试验,如果一切顺利,到2020年底就可以批量生产。这是本世纪以来最快的疫苗研究记录。

全球科学家正竞跑疫苗临床实验,大多数宣布今年夏天可以开始人体临床实验时间,临床实验时间从几个月到几年不等。

Image copyright AFP
Image caption 和SARS一样,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起源被认为是动物传人。

1月底中国疾控中心已成功分离病毒,正在筛选种子毒株。目前已进入动物实验阶段,如果顺利4月开始人体临床实验。

1月28日,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的团队已初步研发出新型冠状病毒疫苗,新疫苗基于团队曾研发的针对流感病毒的喷鼻式疫苗,再用分离出的新型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修改。但袁国勇表示仍需数月的动物实验,并至少需要一年才能进行人体临床实验。

英国和美国的团队最近也宣布有望在两个月内进入疫苗临床实验。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粘膜感染和免疫学负责人沙托克(Robin Shattock)教授称他的团队14天内就研发出了疫苗。本周已开始动物实验,进展顺利的话,将于这个夏天进行人体临床实验。

从研发到上市

疫苗从研发到批量生产,需要经过动物实验、人体临床实验、大规模人群验证有效、世界卫生组织的许可及本国许可等程序。

在临床实验期间,会招募感染和未感染病毒的志愿者进行实验。临床观察这一小部分人的药物水平、副作用情况以及效果。只有在小范围内证明有效,才能推广到更大规模人群中使用。

Image copyright AFP

考虑到志愿者招募,临床反应等因素,临床实验的时间很难加速。临床实验的具体时间则因不同疫苗而异。抗埃博拉病毒疫苗的临床为2年时间。该项目于2014年底启动,在非洲不同国家招募上万位参与试验者,到2016年底证明其完全有效。而当年非典疫苗从分解出病毒的基因组序列到疫苗1期临床试验用时20个月。

如果临床实验通过,还需要在更大范围的人群身上做实验才能保证疫苗的安全性,才能在市场推广。但正如2003年非典疫苗的境况一样,可以大规模做实验时,疫情已快结束,没有病人可做实验。

无果而终的非典疫苗

Image copyright Science Photo Library
Image caption 2004年发现的冠状病毒细胞。但当年的SARS研究没有产生可用的疫苗。

中国抗击非典的专家钟南山在非典疫情发生十周年的一个研讨会上回忆说,中国的研究院当年“做非典疫苗非常辛苦,全部鉴定完成了,要到2006年,但是已经没有病人,所以就不做了。”

非典疫苗因此停留在动物模型上,并未达到人体临床实验阶段。

从目前公布的科研结果来看,新冠病毒与非典病毒的同源性达80%,从理论上讲非典疫苗产生的抗体可能会对新冠病毒有中和作用。

中国复旦大学的教授姜世勃和美国纽约血液中心、贝勒医学院及得州大学学者组成的合作团队,正测试非典疫苗对新冠病毒的预防效果。目前尚未有任何细节公布。

新冠疫苗难题

疫情告一段落后,研发疫情的资金是否会戛然而止让科研半途而废?这成为很多科研人员的担忧。

美国一所疫苗研究所的负责人波兰(Gregory Poland)批评说,“当疫情成为新闻头条时,政府就砸钱去做研究。但疫情新闻一消失,科研资助就没了。”

制药公司研发疫苗的资金有限,不可能一直做研究。而病毒又有重蹈覆辙的可能。对于第三世界国家来讲,病毒更有可能在这些地区或者国家爆发,但销售疫苗无法盈利。

所以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于2017年成立,资金来自各国政府和机构捐赠,而比尔·盖茨基金会亦是该联盟的主要支持者。

Inovio实验室是非盈利组织“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CEPI)最新资助的三家机构中的其中一家。另外两家分别是美国疫苗公司Moderna和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

“流行病防备创新联盟”于2017年为应对埃博拉疫情而设立,目前已提供800万美金支持疫苗研发。英国政府于2月3日向该联盟捐赠2000万英镑用于疫苗研发。包括英国葛兰素史克等世界知名制药集团也加入疫苗研发行列。

即使科研资金到位,当临床实验有条不紊进行时,疫情或许已结束,这意味着无法找到感染病人做大规模推广,因此无法最终研制出有效疫苗。

这一情况,与17年前的非典疫苗研发过程非常相似。中国科学院的官网显示,当年非典疫苗研究时,在几个月内就发现了致病原,测定了冠状病毒的基因组序列,而且建立了猴子动物模型。但临床实验要经过漫长的几年时间。到最后,非典疫苗无疾而终。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