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时装周:肺炎阴影、匠人手工与时装困惑

伦敦时装周2020 Image copyright PA Media

在肺炎疫情和全球经济不景气的阴影中,2020年度伦敦时装周相对低调。

除伦敦时装周一贯的年轻、独立和多元等元素外,传统、天然、环保、可持续性和手工制作似乎是今年伦敦T台上的一大主旋律。

提及天然和手工制作,人们往往联想到传统工艺、奢侈品、还有慢时尚。然而手工制作究竟在时装界充当何种角色,却是一个一直模糊不清,也似乎没人希望搞明白的问题。

匠人的执著与困惑

此次在时装周访问期间,偶然遇到一位来自西班牙的手工制鞋设计师达莫里斯。

“我做的鞋有血有肉”,她一上来就以很独特的方式评价自己的作品。

她给自己的品牌鞋取名叫“精雕细琢工作室”(Atelier Inscrire)。她设计制作的手工鞋,被业内人士认为带着些许“沧桑感”,用真丝绸缎染色之后做为皮鞋的鞋带。

Image copyright Laura Fernandez Higueras
Image caption 精雕细琢工作室样品展示

把自己看作“匠人”的制鞋设计师,工作时不紧不慢、认真小心地用泛黄废报纸撑鞋、再用一块布头裹鞋、最后用本色纯棉布袋装鞋。

她笑着说:“我需要好好对待它们,这里的鞋都是带着久远的故事舒适地‘走’到你面前。”

这和好莱坞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中“女魔头”主编米兰达对待时尚的态度差不多,和她代表的时尚文化奴隶思维方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手工制作的“另类”

同样是讲求“手工制作”,时装界也有各种流派,有的更加注重抓眼球效应,可能不大考虑功能和舒适性。例如麦昆设计的“犰狳”鞋,高跟足足30厘米,让人连走路都成问题,似乎没有考虑穿鞋人的“舒适”。

时尚评论家莫尔(Sarah Mower)看到秀场上的模特穿这双鞋的情景时写道:“她们笨拙的双腿陷在奇怪形状的鞋里,就像是古老海怪的盔甲头。”

而这个手工制作的作品赢得的关注,远大于只研究做鞋工艺的匠人。嘎嘎小姐穿着它出席各种大型活动,英国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还收藏了这个设计,并加以说明:每一双“犰狳”的形状都是意大利匠人手工在木头上雕刻而成,由于它的高度和重量已经超过正常范围,在穿着时,鞋身需要有4个拉索,才能把脚伸进去。

Image copyright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展示麦昆设计的“犰狳”鞋,高跟足足30厘米

然而达莫里斯则表示,她手工制鞋的理念则首先考虑功能性,对脚的保护,然后才是美观。

她还指着自己脚上的鞋说:“有人说我做的鞋有些粗糙,可是这才是手工制作。” 她认为,没有任何人手的痕迹,就无法得知做出这双鞋的细节,比如匠人是男是女、原材料的出处等等。

“我很享受拿到一件手工制作的物品之后,从上面带有的手工印记,来寻找它的制作线索。”

最近达莫里斯在根据公元前3500年鞋的照片,研究一双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早出现的鞋,这双皮鞋是用蕾丝包裹鞋面和鞋跟。她描述时露出激动的表情,“即便是世界上出现的第一双鞋,它的手工艺也是精美绝伦。” 她告诉BBC,这双鞋被发现的时候是被干草填充着的,所以形状保存得非常好。现如今,好的制鞋方法就源于这里,你的脚就是“干草”,填满两只鞋,以舒服的姿态“住”在里面。

这对麦昆的“恨天高”犰狳鞋而言,让脚住在鞋里恐怕比登天还难。

但不可否认,目前时装界想用手工制作工艺“抓眼球”,做出麦昆那样能够成为热搜话题的设计,不占少数。

商业光环中的“匠人”

从本次伦敦时装周的展示可以看出,还有一些设计师也忙着向“匠人”方向发展。各媒体和业界专业人士都倡导要减少时装业给地球带来的污染,环保时尚成了几乎每个品牌都想拥有的特质。

手工制作是实现慢时尚的重要环节,这门工艺来自历史,它承载着制作过程中包含和触及到的情感和文化。

韦斯特伍德(Vivienne Westwood)的“非洲包”系列,应时应景推出。为了和匠人沾边,雇用上千名非洲女匠人,使用当地的废弃帆布、汽车零件等废料,手工制作了这个非洲系列。

还有其他设计师也在行动中,网站ASOS设立了“肯尼亚制造”系列,专门从非洲生产厂购买原材料,品牌凯特·斯贝德(Kate Spade)的“意图”系列,在卢旺达找到帮助女性的企业合作。

在这一环节上, 也有质疑认为,用了贫困地区的工厂工人制作的东西,就真成了匠人设计师吗?

其实对于韦斯特伍德,人们更喜欢她对布料的选择,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收藏家告诉BBC:“如果让我来收藏,我一定会选她用哈里斯花呢(Harris Tweed)或者是苏格兰格子呢做出的衣服。因为哈里斯花呢有历史、有文化、是萨福街剪裁的代名词。”

从达莫里斯口中,总能听见怀旧这个词,问她为何偏爱怀旧。她说:“我喜欢怀旧,但不是视觉上的感受,不是刻意做出来的。怀旧体现在我做鞋的整个过程,它们都是最原始的天然制造。从煮沸皮革、染色、折叠和压制、还有加入新材料等等,在这些对原材料生产到精致加工工艺中,享受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体验自然与手工之间的契合点。”

这位匠人设计师告诉BBC,生活在西班牙的小岛上,虽然原材料有限,但这里有的是足智多谋的匠人。达莫里斯迫不及待地说:“我的标志设计就是和他们一起创作而得来。设计师与匠人同伴在工作室一直尝试不同的染色方式,看颜料在不同材质上的变色,再观察将它们染到皮革上的不同效果。”

Image copyright Laura Fernandez Higueras
Image caption 达莫里斯说:每双鞋都有故事,从历史走来

“复活”还是剥削

根据《时尚革命》(2015),数百年前,有成千上万的匠人制作传统和服,而今在日本只有3个家庭在延续着这门传统手工艺。上个世纪50年代,意大利是世界裁缝之乡,约有400万裁缝,而今意大利的裁缝只剩70万。其他手工制作工艺,比如蜡染、旗袍等等都面临“失传”。

而一份调查显示,在1300名零零后消费者中,有75%的消费者愿意购买匠人传统工艺或是手工制作的产品。

这使不少跟风的商家看到商机,用传统工艺、手工制作似乎既帮助发扬光大了传统工艺,又满足了消费者的需求。

比如名为MATTER的新品牌,网站简介说他们卖的商品“采用8种手工艺、与13个匠人社区合作、由手工制作的5万余米布料制作。”

这其中的传统工艺,包括伊卡特(ikat),一种主要流传于亚洲的古老染织工艺。它需要匠人先对纱进行防蚀涂层,然后再将织物染色。这项工作需要几个社区的匠人一起完成,当设计师对这种布料下单的时候,其实就是在帮助周围很多村庄匠人的生活。

爱马仕曾经推出过一个名为“伊卡特之旅”的系列餐瓷,将伊卡特代表的特殊染色做为图案,其灵感便来自于伊卡特这种传统手工艺。阿玛尼也在2015年在服装上再现了伊卡特图案。

然而把这些没有注册的古老文明、手工技艺直接拿来用,美其名曰冠个“灵感来源”的名,能否真正让传统手工艺复活,并不被人们忘记,还是在剥削当地劳动力,达莫里斯有些无奈地说:“对于目前设计师过盛的现状,一年有两季,每一季有新发明是不可能的。用古老的文明做灵感可以节省时间,对商家来说,传统手艺是个好卖点。”

“我只享受在工作室和匠人们一起工作的每一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