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城市并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有害

  • 马修·基冈
  • (Matthew Keegan)
城市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新冠肺炎危机爆发后纽约州经历首次封城状态,州长安德鲁·科莫(Andrew Cuomo)发推文说:“纽约的人口密度是灾难性的。它必须停止增长,现在就必须停止。纽约市必须立即制定降低人口密度的计划。”

对城市人口密度的担忧和降低城市人口密度的呼吁一直都有。有报告称,城市已空旷——为躲避新冠病毒,大批人离开高密度的城市中心,前往郊区和农村城镇。国际购物中心理事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Shopping Centers)5月份的一项调查发现,由于新冠危机,美国27%的成年人正考虑搬家。更重要的是,调查发现,43%的千禧一代正在考虑跳槽。

但是,尽管所有的说法都认为,大流行病证明城市人口密度过高不好,但最近的研究却提出了相反的观点。世界银行(World Bank)从284个中国城市收集的数据发现,在抗击病毒方面,城市密度的影响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事实上,人口密度非常高的城市,如上海、北京和深圳,每10000人的确诊病例比人口密度较低的城市要少得多。

同样,一项研究发现,36个世界城市的人口密度(以每平方公里人口计算)与新冠病例或死亡率之间没有关联。一项对美国913个大市县的研究发现,人口密度与新冠肺炎的高感染率没有显著相关性。这可能更多地与行为有关,而不是与可用空间有关。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由于研究发现新冠肺炎和人口密度之间没有联系,所以预测主要城市人口外流可能为时过早。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美国健康学助理教授石玛·哈米蒂(Shima Hamidi)说:“我们发现,人口稠密地区的人们对这种威胁更谨慎,有可能采取更好的防护措施。”

她的研究表明,人口密集地区的居民倾向于更加谨慎,更好地保持社交距离,避免拥挤的地方,待在家里。在新加坡、香港、东京和首尔等众多人口稠密的大都市,相对较低的感染率似乎证实了这一点。

虽然还涉及其他变量——比如亚洲国家的口罩佩戴率较高,以及冠状病毒对少少数族群影响相对较大,但这项研究似乎支持了人口密度与感染率无关的假设。

“人口密度没有关系,真正重要的是如何管理密度,”世界银行城市、灾害风险管理、恢复力和土地全球实践局局长赛美·瓦巴(Sameh Wahba)说。

瓦巴举了曼哈顿和孟买的例子,这两个城市有着相同的人口密度。然而,曼哈顿的建筑面积是孟买的四倍,所以在相同面积的土地上,孟买有一层楼,曼哈顿就有四层楼。

“在孟买,他们只有曼哈顿四分之一的空间供每个人自我隔离,”瓦巴说。“这使得孟买的人们生活在一个更加拥挤的环境中,尽管他们的人口密度是一样的,但因为建筑密集度低而无法抑制疾病传播,效果是非常不同的。”

瓦巴解释说,关键在于如何将一个过度拥挤的城市转变为“适宜居住的密度”。

贝尔法斯特皇后大学(Queen's University, Belfast)环境规划助理教授迪布提·阿达卡(Deepti Adlakha)说:“根据我们对病毒传播的了解,在拥挤的室内感染的风险更高……酒吧、肉类加工厂、工业仓库、疗养院、监狱和邮轮,而不是城市。”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城市地区的应急响应时间往往要短得多,而城市地区也往往有更好的医疗条件。

事实上,人口密度对我们是有好处的,对健康和环境有很多惊人的好处。

一项研究发现,居住在更紧凑、密集的地区与居住在更杂乱的地区相比,人口寿命会长约两年半。香港是世界上人口最密集的城市之一,人口预期寿命世界最长。

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生活方式。哈米蒂说:“生活在人口密集地区的人们进行体育活动的可能性要大得多。”“密度让我们可以选择进行体育活动:步行、骑自行车、跑步、不太可能开车。慢性疾病,如肥胖、糖尿病、心血管疾病——所有这些都与生活在更广阔的地区有关。”

人口密集的都市往往能够提供医疗保健、更先进的设施、更专业化的服务,以及更快速的急救。事实上,一项研究发现,无序扩张地区发生致命车祸的几率是人口稠密地区的三倍。

人口稠密地区居民肥胖的可能性也会大大降低。牛津大学(Oxford University)和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的一项研究显示,在英国22个城市中,居住在人口密集地区的人肥胖程度较低,比居住在郊区的居民锻炼得更多。

这可再次归结为更多的运动和更少对汽车的依赖。香港大学城市规划与发展经济学教授克里斯·韦伯斯特(Chris Webster)说:“人口密度越高的地区,公共交通越发达,而公共交通总是需要搭配步行。”

这不仅对身体健康有益。根据城市设计和心理健康中心主任雷拉·麦奎(Layla McCay)的说法,“步行方便且更有活力的街道生活可以提供积极的社会互动机会,减少孤立感。”

“在工作机会、便利设施、宜居性、文化和多样性方面,城市的优势非常明显,”自称都市人的瓦巴说。

哈米蒂也是一个城市爱好者,对他来说,搬到巴尔的摩附近的社区意味着有机会步行、骑车或跑步,也可以使用公共交通工具,步行五分钟内就有超市、餐馆或咖啡馆。

然而,支持和促进这些益处的宜居城市,只有通过良好的规划和优秀的基础设施及公共空间建设才能实现。否则,城市化的弊病——拥挤、污染、犯罪和暴力——可能会迅速滋生。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曼哈顿每片土地上的建筑面积是孟买的四倍,这个印度城市更加拥挤。

瓦巴说:“如果地方政府完全无法规划和提供服务,城市就会以非正常发展的方式扩张——人们开始挤在贫民窟里,这就形成缺乏规划的城市化。”“如果你要生活在缺乏适当的住房条件、缺乏适当的基础设施、缺乏规划、缺乏公共空间和设施的环境中,那么人口密度就是有害的。”

收入水平对一个人在城市的生活质量和健康也有重要影响。收入较低的人获得健康食品、公共和私人设施的机会更少,缺乏带薪病假或医疗保险,慢性病患病率更高。收入较低的家庭也更有可能居住面积过于狭小,个人更容易感染新冠等传染病。一些研究报告称,贫穷社区的新冠死亡率是最富裕地区的两倍多。

在缺乏个人空间的拥挤环境中,遵守社交距离几乎是不可能的。在新加坡,新冠肺炎的总体发病率较低,但每个房间容纳20人的外来移工宿舍则是重灾区。

居住在人口密集地区的另一个突出缺点是住房负担能力。哈米迪表示:“城市的税收、财产税和月租金往往更高,而住房单元往往比郊区小。”“所以,这些都是让人们搬到城市时的一些考虑因素。”

尽管受到新冠肺炎和政治动荡的打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香港人李汝桦(Eva Li)说,她没有离开香港的计划。“这是我的家,”她说。“我所需要的几乎都在我的家门口。我讨厌住在一个连买东西都得开车的地方。”

事实上,李汝桦甚至希望这场疫情可能带来一些积极的变化。她表示:“在香港的深水埗等地区,人们住在狭小的劏房,甚至笼屋里。”李汝桦说:“我希望人们能更多地关注那些人口稠密、感染风险更大的地区。有太多的不平等。我认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严重,我们城市中那些落后的地方需要更多关注,这是迫切的公共卫生需求。

撇开利弊不说,可以肯定的是,这场全球疫情已经让许多人重新思考他们的生活现状。那么这对城市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呢?

韦伯斯特说:“城市的吸引力不太可能显著丧失。”“城市、经济发展、福利和社会文化是紧密相连的。人们聚集在一起才会繁荣……居住在一个城镇或城市的人数越多,文化、休闲、医疗保健和其他服务和体验的质量就越高、越好。小镇生活与之相反,有人喜欢也是有原因的。”

请访问 BBC Future 阅读 英文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