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奥组委前主席森喜朗下台背后的日本女子

  • 林琳(Lara Owen)
  • BBC国际部记者
22岁的日本学生能條桃子发起的国际倡议导致有性别歧视言论的2020东京奥组委主席下台

图像来源, Momoko Nojo

2020东京奥运会组织委员会前主席、83岁的森喜朗(Yoshiro Mori)早些时候表示,女人说太多话,如果有女性组委会成员在,开会就会“花很长时间”,这些话引发了全球性的强烈反对。

他很快把话收回并道歉,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简称IOC)也声称“问题已解决”。

但是能條桃子,一名22岁的经济学学生,认为问题远没有解决。她发起了一项倡议,最终导致这位东京奥组委前主席下台。

“过去在日本,这一类评论会被忽略,或者无视,而责任人会免于受罚,”能條桃子向BBC表示。

“它可能会在新闻上出现一两天,然后新闻周期过去,下一次同样的事情又会再发生。”

能條桃子觉得,她受够了。于是她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叫做“#DontBeSilent(不要沉默)”的请愿,得到了超过15万人的联署,开始了推进改变的路。

图像来源, Momoko Nojo

图像加注文字,

能條桃子(穿黄色裙子者)在网上创建了一个叫做"#DontBeSilent(不要沉默)"的请愿,得到了超过15万人的联署,开始了推进改变的路。

全球倡议

日本女性当时已经在使用“#わきまえない女”这个话题标签来着重强调这场最新的争议。这个标签可以大致翻译成“一个不知道自己位置的女人”,它被用来质疑这种“女人的位置”的观念。

但是桃子意识到,要完成重大的改变,她就需要将她的倡议扩大到能够覆盖全球的受众。

“出于一种想要启发海外民众参与的精神,我们决定用英文的话题标签‘#DontBeSilent’,”桃子说。

在另外三位女性的支持下,这名学生开始创建一个网上请愿,列出她们的诉求。这其中包括东京奥组委在性别歧视问题上应采取零容忍政策。

“我当时对于发声确实感到忧虑,所以有那样的支持是非常好的事。当你孤身一人的时候,很难勇敢,但是这一次,有另外三位女性作为这个请愿的关键。”

对于丑闻所引发的反响以及全日本为此而产生的讨论,她感到大为惊讶。

“(女性)开始走上前来,说出她们自己的经历,她们如何在会议当中感到自己应该说一些会让较年长的男性乐意接纳的话。如果她们有一些不符合这个条件的话,那她们就会按下不表,”她说。

“其他女性则写道,她们听过男士们讲与森喜朗所讲言论类似的话,她们当时一笑置之,但是现在却感到后悔,”她说。

图像来源, EPA

图像加注文字,

森喜朗承认,他的言论“不当”并违反了奥林匹克精神。

外向敢言的人

在日本,执政党自由民主党的12人领导机构当中只有两名女性。而日本众议院的465名政客当中仅有46名女性,低于全球平均数字。

“在我的经济学系当中,有20%的学生是女性,于是在班上经常会有人来问我的意见。他们不会问我作为一个个人的意见,而是作为一个女性的意见。我感觉他们是在教室里将女性搁置一旁,”桃子说。

“从我小学时起,我就一直被教导,要相信女性应该安静,那样才能让男孩子喜欢你。”

“现在我是一个直率的人,我在任何想说的时候就提出我的想法。在我心目中,表达我自己比被人喜欢更重要。”

不过,桃子并非一直有参与社会运动。直到2019年,她才创办她的非营利组织“NO YOUTH, NO JAPAN(没有年轻人,就没有日本)”,积极鼓励学生参与政治,并就社会议题开展各种活动。

图像来源, Momoko Nojo

图像加注文字,

戴着口罩的能條桃子手持请愿书,上面写着157.425,那时收集到的签名数。

“我家里没有一个人是活动人士,我也是直到2019年在丹麦留学才开始对行动主义感兴趣,并且看到年轻人对他们在社会中看到的事情表达意见。”

“这让我想到,日本社会也有一些事情令我看不过,我也想过,自己没有能力对此做任何事,但是当我回到日本之后,我意识到,我可以发声,并且可以像那些丹麦的年轻人那样做,”她解释说。

增加女性的存在感

在越来越大的公众压力面前,森喜朗在二月宣告下台。他的位置由一名女性取代,是七届奥运会选手桥本圣子(Seiko Hashimoto),也是日本的原奥运大臣,自2019年起也一直担任女性赋权事务的国务大臣。

几天前,56岁的桥本圣子宣布,东京奥运组委会已经设立一个推进性别平等的团队。

这个团队的工作是将他们管理委员会的女性比例提高到40%。这是委员会在2019年给自己设定的目标,但是仍未达到——而这也是桃子在请愿当中的诉求。

“第一步可能会困难,但是当你发声,人们就会站到你身后,”桃子满怀自豪地说。

图像来源,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桥本圣子说,她希望东京奥运会的遗产是,能够成为一个接纳不同的性别、残障、种族或性取向者的社会。

但是她说,这只是第一步。

“在日本政界和企业界,行政职位上的女性很少。我最大的希望是,这一点能够改变,”她说。

“我感觉这一次不同的是,我们收集到了超过15万个签名,结果最后这个男性被一名女性取代了,所以我相信,这开了一个重要的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