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与做梦:紧张与压力如何影响我们的梦境

睡眠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你有没有做过不愉快的梦?

你有没有注意到,过去一年中做的梦好像更加离奇古怪?

新冠大流行期间的种种封城禁足措施下,许多人不但睡眠受到干扰,而且噩梦和怪梦也更加频繁。

南安普敦大学2020年的一项研究发现,在新冠高峰时期由于忧虑而失眠的人从原来的六分之一增加到四分之一。

芬兰在2020年10月发表的一份研究表明,55%的噩梦与疫情有关。

为什么压力会影响我们的睡眠?BBC请教了斯旺西大学的心理学家布拉格罗夫,为我们解答现实生活如何影响梦境。

封城与梦

视频加注文字,

疫情之梦:人们为什么会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做噩梦

首先我们要搞明白我们什么时候做梦。我们的大脑在睡眠的各个阶段会进入不同周期。这些阶段长短不一,并反映出我们睡眠的深度。

而做梦通常发生在快速动眼睡眠期(REM)。

这一阶段通常占我们睡眠时间的四分之一。大脑在REM时期非常活跃,在许多方面和清醒时类似。

封城的一个后果是改变了许多人的日常作息规律。我们呆在家里的时间更多了,早晨也不用早起去上班或是送孩子上学了。

这意味着一些人睡眠时间更长,从而增加了快速动眼睡眠期的时间。

布拉格罗夫教授解释说,梦在这段期间之所以更情绪化的原因之一是“人们宅在家里感受到的所有不快”都通过梦释放出来,特别是如果你平时不会与某些人这么长时间厮守在一起的话,它会给彼此之间的关系带来紧张和压力。

布拉格罗夫教授表示,有人说做梦是因为我们在睡梦中试图消化和处理情感、记忆和白天经历的事件;还有人认为,做梦也有点像把白天所经历的事情凝缩成一个有趣短片。

梦的解析

多年来,有关梦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存在很多相互冲突的观点。

这一争议可以追溯到1900年,当时弗洛伊德(Sigmund Freud)出版了《梦的解析》(也称《释梦》)。

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我们日常生活情景的汇总。它具有象征意义。对他来说,梦反映了我们潜意识的思维。

但另外一些理论家则认为,梦允许我们的大脑对一些情景进行彩排并计划可能的对策。

根据这一名为“原始本能排练理论”的观点,噩梦能让我们思考一些如何在现实生活中免受危险的自我保护方法。

其中一种理论认为,梦可以帮助我们消化和治愈生活中的各种经历。

2011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科学家们说,梦有助于人们减轻生活中的压力和焦虑。他们认为梦就是夜晚理疗的一种形式。

伯克利的研究团队发现,在REM快速动眼阶段,我们的压力神经递质(它能向我们身体发出化学信息,从而让我们感到有压力)更少了。因此,在REM阶段做梦可以教会大脑在思考如何处理困境时而不感到有压力。

该项研究发表时,伯克利一位科学家沃克表示,基于其独特的神经化学组成成份,睡眠中的梦境阶段可以为我们提供前一天情感体验的一个“安慰版本”,去除了那些比较刺激的棱角部分。

打乱日常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孩子也会做噩梦。

布拉格罗夫教授认为,过去一年人们做怪梦可能是新冠疫情压力、以及日常生活受到干扰所致。

他表示,居家的日子情绪波动可能更多,加上担忧工作等各种压力,这可能让梦更加怪异,并且更难忘。

在孩童时期,噩梦往往出现在3至6岁之间。这种梦一直会持续到10岁左右,然后通常会自行消失。当然,我们任何人都会偶尔做噩梦。

青少年时代噩梦和不寻常梦境最常见的诱因之一就是考试。

和新冠一样,考试也是学生生活中最有压力的事,因此它也会反映到梦中。

应对噩梦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睡前不要看手机。

布拉格罗夫教授表示,梦以一种非常诗意和隐喻的方式来描述我们清醒时的生活,但你对梦中的故事往往是没有控制力的。

他建议,如果经常做不愉快的梦,可以找人聊聊。这样不但可以获得一些安慰,还可以找出规律或者主题,有助于我们在现实生活中想办法去解决这些问题。

减压以及不让噩梦重现的另外一种办法是,尽量建立健康的就寝规律。这样可以让我们保持冷静,并确保得到充足的睡眠。

健康的就寝规律包括睡前深呼吸,跟你信赖的人谈论感受。同时避免任何刺激大脑的活动或是可能引起焦虑的事情,例如,看手机或是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