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影星莎朗·斯通回忆录引人入胜的五大看点

斯通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莎朗是1990年代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明星。

美国好莱坞著名演员莎朗·斯通(Sharon Stone)最近出版了一本回忆录,书名为《重生之美》(The Beauty of Living Twice)。

在这本自传中,莎朗娓娓道来自己生命中的跌宕起伏,戏剧性经历胜过她自己主演过的好莱坞惊悚大片。

莎朗回忆录的名字之所以叫《重生之美》是指她在2001年曾因中风和脑溢血险些丧命后,有了第二次生命的机会。

莎朗在书中回忆了自己在宾夕法尼亚成长的艰辛,包括自己与父母爱恨交织的关系,以及披露她外祖父的虐待行为。

1990年代,莎朗一举成为好莱坞巨星之一,出演了《魔鬼总动员》(又译《全面回忆》港译《宇宙威龙》,Total Recall)、《本能》(Basic Instinct)和《赌城风云》(Casino)等角色。

该书揭示了这位光彩照人的女明星形象背后的一名顽强幸存者。以下是本书的五大关键看点。

家庭创伤

莎朗把这本书献给母亲,但她说她对父母的爱晚年时候才真正表现出来。

在她孩童时期,如果她敢对母亲“无礼”,则会受到母亲的连续掌掴;而她父亲则用皮带捆绑和抽打她。

但最令人不安的还是她对外祖父母的回忆。她形容在她8岁的时候,有一次看到外公克伦斯虐待5岁的妹妹,而外婆却堵住出口不让她们出去。

在莎朗14岁时外公去世,莎朗形容自己用手戳了戳外公确认他真的去世时有种“怪异的满足感”。

她在出演1992年《本能》中那名连环杀手时,对外公的“愤恨”得以释放。她表示,自己处理这种愤恨的过程非常过瘾。她认为让别人能感觉到情绪的释放,对观众而言也有疗伤效果。“我知道并不只有我自己释放了愤恨”。

《本能》中的那个“撩人”镜头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莎朗在《本能》中饰演冷血杀手

在电影《本能》中,莎朗所扮演的女主角色诱追拿她的侦探(道格拉斯饰演),其中一个她在被审问时翘起二郎腿的镜头很快声名远扬。

莎朗在回忆录中说,在拍摄过程中导演叫她脱掉内裤称“白色反光”,观众“什么都看不见”。但她后来在满是代理人和律师的地方看样片时才发现,实际上观众能看见,而且还能看见不少。

莎朗在回忆录中表示,镜头已经拍了,无所谓了。但问题是该做出什么选择。

莎朗说,她当时去放映室搧了导演保罗·范霍文一大耳光后就走了。之后,她回到车中给自己律师打电话。她律师告诉她这一镜头是非法的。

但最后她左思右想,当初拿到这个角色非常不易,导演保罗为她能争取到这个角色也出了不少力。

莎朗表示,自己虽然有选择余地,但在想了又想后还是决定允许影片保留这一镜头。原因是对这部影片以及这一角色来说这一镜头是适合的。而且, 毕竟自己已经拍了这一镜头。

非自愿隆胸

但在隆胸这一问题上莎朗却没有选择。2001年,在发现乳房有良性肿瘤后她需要接受手术。

但为莎朗实施手术的整形医生认为更大、“更好”的胸部更适合莎朗。

莎朗表示,在解开绷带后发现自己的乳房整整大了一个码。她的医生对她说,大一点的乳房跟她的臀部更匹配,也更好看。

莎朗说,就这样她的医生在没有征得她许可的情况下就自做主张改变了她的身体。

“走向光明”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在奥斯卡颁奖仪式上和演员约翰·特拉沃尔塔一起为人颁奖。

莎朗认为在她中风和脑出血时,乳房手术间接导致了更严重的健康问题。她回忆了在医院时突然感觉一切都在奇怪的移动,就好像整个生命通过镜头倒放一样,而且非常快。

她表示,自己经历了“坠落的感觉,然后就仿佛有什么东西追上她,她的灵魂与肉体。之后就是巨大的、发光的白光把我从身体中拖出来”。

之后,她发现自己突然在急救病房中醒来,并说自己只有百分之一的生存机率。

她最近对《纽约时报》表示,当真的躺在手术台上,你不得不扪心自问一些问题:我想回顾一下自己的人生,问问自己,为什么不听自己的心声就逼迫自己? 倾听自己心声的机制究竟是哪个地方断了坏了,以至于没有看清自己的方向?

奥斯卡提名

1996年,莎朗由于出演《赌城风云》获得奥斯卡女主角提名。

莎朗说,她从自己的搭档罗伯特·德尼罗(Robert De Niro )身上学到了比任何其他演员更多的东西,罗伯特以身作作责,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职业道德。

而马丁·斯科塞斯则是她生命中最伟大的导演。

2002年,她受邀出席奥斯卡颁奖仪式,和演员约翰·特拉沃尔塔一起为获奖者颁奖。她当时刚刚有力气走路,但视力、说话以及听力仍然没有恢复。但她决心不让外界知道自己的情况。

她写道:“我走上舞台,环顾那些迷人的、才华横溢的同行们的脸。他们有说有笑,尽情享受那一刻。我们所有人都感到振奋。他们没必要知道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