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亚太地区防疫“优等生”们遇上的新难题

  • 毛远扬,爱德列亚斯·伊尔默(Andreas Illmer)
  • BBC记者
Closed shops in Asakusa district in Tokyo

图像来源,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像许多周边国家与地区一样,日本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控制住了疫情。

澳大利亚,新西兰,新加坡,越南,日本,香港,韩国,台湾。

这些亚太地区的地方都曾因应对疫情方式得到称赞,其中一些还被视为全球最佳。

它们都曾在2020年凭借严格封锁与接触者追踪等十分主动的手段控制住了新冠疫情,它们的做法经常会被其他地方借鉴采用。

然而在全球大流行的第二年,这些地方正在面临新的挑战。破坏力更强的毒株突破了他们既有的防线,导致一些地区正在迎来最严重的疫情。

与此同时,世界上其他许多地区似乎凭借疫苗接种恢复元气,并在逐渐重新开放。这使得一些靠严防死守赢得防疫威名的地方如今面临批评——它们没有一个走出现有清零模式的可靠方案,而他们也不能永远和世界隔绝。

最初的成功

首先,让我们看一下这些地方在疫情早期是如何成功对抗新冠的。

当病毒刚来到上述八个地方时,关闭边境是它们采取的最早也是最有效的措施之一。在这些地方中,许多是岛屿,这使得边境管控相对容易。

严格的边境政策意味着,为保证病毒不会在当地人口中大肆传播,它们或是拒绝大部分或所有其它地区人员入境,或是入境人员需要在当地进行长时间的酒店隔离。

规定最为严格的是澳大利亚。在印度第二波疫期间,由于担心从印度回国的澳洲公民带回病毒,澳大利亚一度禁止本国公民从印度回国。

而当有病例真的进入到社区时,澳大利亚采取了迅速且严谨的接触者追踪行动,防止病毒扩散。

新加坡本身已经拥有极为强大的警察监控系统,这种系统对迅速切断传播链的有效性在这里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澳大利亚一些州的首府,哪怕仅出现一例确诊,当地也会迅速进行封城。目前这种情况已经在六个不同城市出现八次。

这种政策或许会被视为极端之举,但当时都奏效了,并创造了一个保护性气泡。在第一波疫情中最初的封城措施解封后,这些地方均得以接近回归正常生活。

新西兰是最早封城的国家之一,也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实现清零的地方。2020年6月,当地放开了几乎其所有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

而八个地区中的其他地方的确诊病例也下降到零星水平,使得它们放宽许多内部防疫措施。

2021年的新爆发

然而,自今年5月以来,在更为强大的变异毒株、逐渐出现的自满与规定放宽的作用下,上述许多地方的疫情开始出现小幅上升。

疫情上升最严重的是台湾和越南,这两个地方现在正经历新冠疫情的全面冲击。

在台湾,在对机组人员隔离规定小幅放宽到三天后,当地出现了一个迅速扩大的感染群组。而在越南,一个快速移动的新型变种病毒已经导致多个感染群组,并且疫情由于当地人员聚集而不断扩大。

就在几个月前,韩国和日本的新冠疫情达到了新高。两国政府对此高度警惕,由此是在日本,许多人担心这将影响到即将举行的奥运会。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在东京,有些人走上街头呼吁取消奥运会。

然而在这些出现新爆发的地方,感染率已经减半。专家们称,对于像韩国这种从未进行严格封城的地方,迅速追踪与地方社区的团结努力再次帮助其感染曲线下降。

新加坡、香港和澳大利亚也出现了较小规模的爆发,这使得当局立即做出反应。例如澳大利亚墨尔本进行了为期两周的短期封城,新加坡也有为期四周的部分封城。

疫苗困境

然而,虽然这些地方正在通过可靠手段成功控制新的爆发,但它们也意识到一个苦涩的事实。

尽管成功阻止了病毒扩散,但推广疫苗的结果却差强人意。

大流行之初,疫苗采购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难题,但如果经济状况允许,疫情严重的国家大多都得以迅速推进疫苗接种计划。而在传染率低的地区,疫苗推广进行较为缓慢,且在确保公民拥有足够疫苗的问题上显得有些自满。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亚太地区许多国家的疫苗接种进度远远落后于欧洲及美国。

例如,美国和欧洲已经为接近或超过一半的人口接种疫苗,许多南美国家已经接种了数百万剂疫苗。这些国家现在正在慢慢努力,达到一个即便仍有病例存在但允许当地重新开放的疫苗接种率。

但对于亚太地区这些防疫“优等生”来说,情况并非如此。

这些地方的疫苗接种率仍然低于四分之一。而这些地方,比如澳大利亚、日本、新西兰和台湾,经济条件都属富裕,你可能会以为他们的采购能力会跟欧洲及美国类似。

在香港、台湾等一些地方,有公民对疫苗接种犹豫不决,他们不相信卫生部门及疫苗安全性,这又进一步使得接种进度放缓。

八个地区中疫苗接种进度唯一较佳的是新加坡,当地有约42%的人口已经至少接种一剂。

但考虑到新加坡是一个只有500多万人口的城市国家,这里的实际接种量还是很小的,尤其是跟印度2.5亿剂接种量这种规模相对比。

退出策略?

新冠肺炎很有可能将以一种区域性流行病方式继续存在,疫苗是各国走出困境的唯一出路。

但在实现群体免疫前,这些亚洲抗疫模范们似乎都不愿放宽此前已经十分奏效的各项严格措施,比如关闭边境、封城与保持社交距离。

在澳大利亚宣布保持边境关闭至2022年中之后,一场关于澳洲“隐士王国”状态可以保持多久的辩论由此展开。

虽然目前没有任何打开边境的计划,但是已有一些将会分阶段谨慎放开限制的传言。还有一些在不同“安全”国家与地区间开放旅游气泡的讨论正在进行。

图像来源, Getty Images

图像加注文字,

一些亚洲国家间正就旅行气泡的想法进行研究与讨论。

香港与新加坡曾达成了一项类似计划,但由于新的病例爆发这项计划被搁置。

澳大利亚与新西兰之间已经开始这种运作,这两个国家在大多数时候几乎没有任何本地新增病例出现。然而,每当有大量新增病例出现时,这一渠道便会被叫停。

专家警告称,由于新冠病毒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如此盛行,为了让各国真正开放,各国社会必须摒弃不切实际的“零病例”心态,与病毒“共存”。

也有声音呼吁称,各地政府需要制定一个更为明确的退出战略,即一个与迅速进行疫苗接种并行的分阶段目标,而这一策略目前并没有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