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象北上:让科学家们感到困惑的野象群千里跋涉

  • 兰加纳·特瓦里(Suranjana Tewari)
  • BBC记者
Wild Asian elephants forage and play in Yimen county of Yuxi, Yunnan province

图像来源,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这十几只濒危亚洲象的长途跋涉已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科学家们的关注。

大象天生聪明绝顶,日复一日研究大象的专家们已经对牠们的习性有很多了解。

然而,中国一群来自濒危族群的大象却让全球的科学家们目瞪口呆,同时也吸引了全中国的关注目光。

大象进行短距离迁徙并不罕见,但这群大象已在中国跋涉了一年多。从原始栖息地一路走至500公里(310英里)以外的地方。

牠们在去年春天从中国西南部的西双版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出发,这里靠近缅甸和老挝边境。

象群开始向北迁徙,并在过去几个月突然出现在许多村庄、城镇和城市。

人们看到牠们打开房门,“打劫”商店、偷吃食物、在泥地里玩耍、在河中洗澡,以及在森林里打盹。

牠们还被发现扫荡了庄稼地,并在人类的院子里溜达——有一次,牠们成功用鼻子打开水龙头,排队轮流解渴。

牠们又开始南迁,最近一次被发现是在玉溪市附近的十街乡。

目前还不清楚牠们是否正在返回,以及牠们最初为何踏上这段旅程。这是中国已知的大象最远的一次迁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是未知。

科学家们的困惑

“事实是,没有人知道(原因),”纽约城市大学亨特学院的大象心理学助理教授约书亚·普罗尼克(Joshua Plotnik)对BBC说。“这几乎可以肯定与对相关资源的需求有关,比如食物、水、住所。在亚洲象野外生活的大多数地方,人类干扰活动增加,导致栖息地破碎、流失和资源减少,这应该说得通。”

普罗尼克补充说,这场迁徙还可能与该群体的社交形式有关。

大象是母系氏族,由最年长、最聪明的母象领导着祖母、母亲、姑母和儿女。

图像加注文字,

画面显示,这些亚洲象穿越了多个城镇,在马路上跋涉。

在青春期后,雄性往往分开独自行走或与其他雄性在短时间内组团。它们与雌性暂时聚集在一起进行交配,然后再次离开。

然而,这群大象出发时由16或17头大象组成,其中包括三头公象。但一个月后,两只公象离开了象群。本月早些时候,另一只也脱离了队伍。

“这并不罕见,但我很惊讶牠们能呆那么久,这可能因为是在不熟悉的地方。当我看到牠们走进城镇或村庄时离得很近,这是紧张的表现,”西双版纳热带植物园首席研究员、教授阿希姆萨·坎波斯-阿塞兹(Ahimsa Campos-Arceiz)说。

与其他哺乳动物相比,大象的行为更接近人类,牠们会感知一系列的情感,比如出生时的喜悦、死亡时的悲伤和在陌生地区的焦虑。

当其中两只母象在旅途中分娩时,研究人员也感到惊讶。

视频加注文字,

云南“亚洲象部队”罕见迁徙穿越多城 当局紧急疏散民众

“大象习惯性很强,生活很按部就班。在即将分娩时迁移到新的地方是很不寻常的。牠们会尽可能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赞比亚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国际游击护卫队”(Game Rangers International)的丽莎·奥利维尔(Lisa Olivier)对BBC说。

奥利维尔表示,这些大象睡在一起的标志性照片也很不寻常。

“通常情况下,小象是睡在地上,大象则靠在树上或白蚁丘上。因为牠们太大了,如果遇到任何威胁,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站起来,躺下会给它们的心脏和肺带来很大压力,”她说。

“牠们躺着的事实表明,牠们都筋疲力尽了,完全没有力气了,这一切对牠们来说都是从未有过的。它们交流的主要方式是次声波,也就是脚震动的声音。但在城镇里,牠们听到的是车辆的声音。”

视频加注文字,

云南北迁野象最新动态:改向西南,仍在昆明附近徘徊

可能在寻找新家

科学家们一致认为这不是迁徙,因为它没有遵循固定的路线。

然而,由于广泛的保护工作,中国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大象数量正在增长的地方之一。

图像来源, 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

在这张标志性图片中,大象们躺在地上睡觉。

中国已严厉打击偷猎行为,这让云南的野生大象数量从上世纪90年代的193头增加到今天的300头左右。

但是,城市化和森林砍伐减少了大象的栖息地。因此,专家们认为,牠们可能正在寻找一个能更好获得食物的新家园。

这些丛林中的巨无霸是挑剔的进食机器和饕餮之徒。因此,牠们每天要花很多时间寻找150到200公斤的食物。

空中监控

让专家们感到很高兴的是,在象群的此次跋涉过程中,没有发生任何与人类的危险冲突,而且还有很多其他的积极方面。

官方部署的监测大象的无人机在不干扰象群的情况下,为研究人员提供了大量高质量的信息,并为兴奋的公众提供了难忘的照片。

奥利维尔还强调了中国各级政府和保育组织在保护象群方面的合作。

图像来源, Reuters

近几个月来,官员们一直在投置食物诱饵,并用卡车封锁道路,将大象重新引导到安全地带。

“我很高兴,这种方法不是很有侵扰性。一个非常常见的错误是试图告诉大象牠们应该要做什么。大象并没有进化到可以被告知该做什么,”坎波斯-阿塞兹说。

“当我们试图告诉牠们在长途跋涉中该做什么时,牠们会产生很多攻击性行为,”他说道。

中国媒体每天都在关注这群大象的情况。象群已在社交媒体上成为热门话题。

这些关注提高了中国人对濒危大象困境的认识和敏感度,而全球的关注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这种关注和曝光将有助于全世界的环境保护,”奥利维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