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垃圾中的英伦三岛

Image copyright AP
Image caption 除了个人随手扔垃圾,工业化规模的“偷偷倾倒垃圾”(fly-tipping)也在严重的困扰英伦岛。

看题目,你就能猜出我要说的话题:英国遍地乱丢的垃圾和乱丢垃圾的英国人。

不过,展开话题之前,先讲两个故事(真实的,非虚构)。

铁娘子捡垃圾

1986年的一个春日,时任英国首相的撒切尔夫人乘专车从伦敦希思罗机场回首相府唐宁街10号。

车队行使在A 4 号公路上时,撒切尔夫人被公路两边随处可见的垃圾刺的眼痛。她当时就把此事记在心头。

两年后,撒切尔夫人终于腾出手来,吩咐手下把几袋垃圾撒在伦敦市中心的圣詹姆斯公园(女王官邸白金汉宫前的御苑),然后她来到公园亲手捡垃圾。

做秀吗?当然。但她要传达的信息传达出去了:美丽的公园垃圾遍地,是可忍孰不可忍。撒切尔夫人也因此得到了中国人可能不熟悉的另一个绰号,“垃圾首相”。

8000英镑一块橘子皮

回到今天。确切地说是去年九月的一天。29岁的古特利吉剥橘子时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橘子皮掉到了草地上。古特利吉没有注意到,但恰巧路过的地方政府的垃圾巡视员(相当于中国城市马路边那些带红袖箍的)看到了。

古特利吉赶紧捡起橘子皮,但为时已晚。垃圾巡视员坚持要罚款75英镑(地方政府对乱丢垃圾的标准罚款数额)。

古特利吉拒绝交罚款,说他本人最痛恨乱丢垃圾,掉在地上的橘子皮完全是无意的,而且一经指出他立刻捡了起来,罚款处罚实属不当。

布洛克斯伯恩地方政府把古特利吉告上法庭。前前后后近一年的官司日前有了结局。法庭判定古特利吉的辩护理由成立,即只有证明丢垃圾是故意的才能处罚。法庭责令布洛克斯伯恩地方政府承担一半的诉讼费用,4000英镑。

古特利吉的辩护律师则要求他的费用,另4000英镑,从政府的中央基金中出。地方政府的钱、中央基金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英国的纳税人为一块指甲盖大的橘子皮掏了8000英镑。

Image copyright l
Image caption 五分之一的英国人承认自己经常随手丢垃圾。三分之一的驾车者承认曾打开车窗往外扔垃圾。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说,看到有人在乱丢垃圾,他们不敢吱声。

垃圾岛

两个故事连起来,就串出了“主旋律”:几十年前困扰英伦三岛的乱丢垃圾,今天仍没有找到有效的对付手段,仍在困扰英伦三岛。

所不同的,是今天面对的丢弃垃圾现象更严重。2008年,英国作家布莱森为BBC制作了一部纪录片《脏岛笔记》(Notes on a Dirty Island)。不得不遗憾的说,布莱森笔下的“脏岛”更脏了。

谁在随手乱丢垃圾?反对乱扔垃圾运动组织“保持英国整洁”(Keep Britain Tidy)发表的调查报告显示,五分之一的英国人承认自己经常随手丢垃圾。三分之一的驾车者承认曾打开车窗往外扔垃圾。

同样关键的是,超过一半(54%)的受访者说,看到有人在乱丢垃圾,他们不敢吱声。

谁也别怪谁。乱丢垃圾者可耻,不敢出面制止的人也有责任。于是,罐头盒、饮料瓶、果皮废纸塑料袋…遍撒英国的绿地、海滩、路边。

过去10年中,英国海滩上的垃圾量上升了90%, 许多以美丽宜人享有盛誉的海滩变成了欧洲最脏的海滩。

英国人每年超市购物用掉100亿个塑料袋。每天产生的烟头和与吸烟相关的垃圾达122吨。

除了个人随手扔垃圾,工业化规模的“偷偷倾倒垃圾”(fly-tipping)也在严重的困扰英伦岛。废旧的冰箱、洗衣机、沙发电视、建筑废料等大件垃圾,要送到指定垃圾场。住户要花钱请专门的公司上门把垃圾拉走。

有些利欲熏心的不法之徒上门收垃圾,收了用户的费用,却不把垃圾运到指定垃圾场,而是偷偷把垃圾倾倒在公路边、树林里、田野中。

过去一年中,记录在案的倾倒垃圾行为就有85万起。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今年7月的盛夏,查尔斯王储来到海滩捡垃圾,表示对清洁英国海滩的支持。

“垃圾部长”

或许人们(包括许多英国人)不知道,乱丢垃圾在英国是刑事犯罪行为。但是,真正因乱丢垃圾而被起诉的人很少,连遭罚款的可能性都不大。

比如前面提到的去年85万起工业化规模的倾倒垃圾,被起诉的只有2000起。

对付乱丢垃圾不利,主要是缺乏执行力度。“保持英国整洁”呼吁政府设立一个“垃圾部长”的职位,专人专项狠抓。

政府对此项建议未置可否。但是,政府的环境大臣已经就一项新的政策开始公众咨询。拟议中的法案要把对乱丢垃圾的罚款从现在的75英镑提高一倍,达到150英镑,最高罚款上限达2500英镑。

罚款翻番是否就能让英伦三岛旧貌变新颜?笔者持怀疑态度。乱丢垃圾者不再乱丢垃圾,关键在“知耻”。否则,恐怕就会出现北京火车站“红袖箍”处罚吐痰者发生的一幕:

“吐口痰罚款5块?行了,给你10块,别找了,老子再吐一口”。

(责编:郱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