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残疾人挺身抗争改变了什么?

Image copyright Rachel Hurst
Image caption 横幅、标语、口号、小喇叭,群情激愤,令人震撼。那个场面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整整20年前的11月,英国议会通过了一项立法,对残疾人的歧视成为非法行为。

1994年夏末,我踏上英伦岛,开始留学生活。第一次到伦敦市中心逛街,就碰上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特拉法加广场上、威斯敏斯特议会大厦前,到处是坐轮椅的抗议者。他们有的把轮椅用铁链子串起来,有的用手铐把自己和轮椅铐在铁栅栏上、甚至铐在公交车的扶手上。

横幅、标语、口号、小喇叭,群情激愤,令人震撼。那个场面至今让我记忆犹新。

走上街头

回到家打开电视,议会大厦外残疾人的抗议、大厦里议员们就残疾人权益的辩论的画面占据屏幕。

其实,这一切不但让我这个来自完全不同社会文化背景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对大多数“正常的”英国人来说,也觉得“新鲜”。

因为,在此之前,英国的残疾人基本上是“隐性群体”,被动的、感恩戴德的接受社会和慈善机构的惠助。权益?什么权益?

然而,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初,英国的残疾人群体对他们面对的种种合法的歧视已经忍无可忍,要通过直接的抗争行动改变法律。

第一次大规模的抗议行动发生在1992年7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引发残疾人组织起来抗议的,是英国独立电视台的一个为残疾人募捐的24小时马拉松义演节目。激怒残疾人的,是节目中对残疾人表现出的可怜、施舍的态度。

Image copyright Liam Proudlock
Image caption 让抗议者愤怒的,不仅是对他们的漠视态度,更是英国的法律。直到1995年,以身体残疾为理由对人的歧视是合法的。

反对歧视

一发而不可收拾。到1995年,前后有十几万残疾人和他们的支持者走上街头。

让抗议者愤怒的,不仅是对他们的漠视态度,更是英国的法律。直到1995年,以身体残疾为理由对人的歧视是合法的。

电影院里,坐轮椅的观众被赶出来,因为经理说轮椅构成了“火灾障碍”。咖啡厅里,没有轮椅的位置,太占地方。盲人牵着导盲犬去饭馆吃饭,要看老板的高兴。老板不喜欢狗,主人就只能吃闭门羹。

亚当·托马斯在1981年因事故截瘫坐轮椅,时年17岁。他对BBC回忆说,那时他要出门坐火车,要提前三天预约,上了火车不是与其他乘客坐在一起,而是被安置在放行李的地方,与自行车、旅行箱为伍。

例子不胜枚举,每天都在发生。这些20年后会成为丑闻、新闻的行为,20年前被视为合理而且合法。

直到1995年11月。英国议会终于通过了《残疾歧视法案》(The Disability Discrimination Act, DDA)。法案将在工作场所以残疾为由的歧视列为非法,并对残疾人的消费者权益予以保护。

但是,该法案通过时并没有对残疾人在交通、建筑的无障碍以及教育提供立即的法律保护,而是规定了一个为期25年逐步推广的时间表。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争取残疾人权益活动人士说,20年后,他们的斗争依然在进行,对残疾人的歧视依然没有消除。

任重道远

2010年,残疾歧视法案被并入新的《平等法案》(the Equality Act)。过去20年中,英国对残疾人权益的保护范围在逐步扩展,社会和公众对歧视残疾人行为的意识也在提高。

但是,争取残疾人权益活动人士说,20年后,他们的斗争依然在进行,对残疾人的歧视依然没有消除。

英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负责人阿格尼斯·弗莱彻说,许多人,包括政府和一些慈善组织,并不把残疾人在生活中遇到的障碍视为是歧视。她说,人们没有把对残疾人的歧视看得像性别和种族歧视那样严重。这也正是英国的相关法律滞后的原因。

《残疾歧视法案》通过20年,英国的残疾人反歧视的斗争依然任重道远。比如,独立生活的权利和社会安全权利没有列入英国的反歧视立法,但却是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公约中的一部分。英国是这个联合国公约的签约国。

随着连年的紧缩开支,英国残疾人的福利保障正面临巨大压力。

托马斯说,在《残疾歧视法案》通过20周年之际,他不会举杯庆祝,因为他们并没有赢得胜利。托马斯说,他们做到了的,是让政府承认对残疾人歧视的存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