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英伦:伦敦面临21世纪“大雾霾”威胁

Image copyright
Image caption 从中国来的朋友到了伦敦,一个几乎无一例外的疑问是,“雾都雾都嘛,咋看不见雾呢?” 雾还是有的。

著名的“清洁空气法案”60周年来临之际,人们呼吁出台一个新的清洁空气法,对付今天的的雾霾。

德国大众汽车公司使用欺骗手段,隐瞒其出产的多种型号柴油轿车尾气的实际排放量。丑闻震动世界,其深远影响尚无法推测。

但有一点,这场丑闻已经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积极效果,那就是让一个都市隐性杀手暴露在众人眼前: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

不过,在说这个现代都市的健康杀手前,先要回到半个多世纪前的“雾都”伦敦。

回到“雾都”

从中国来的朋友到了伦敦,一个几乎无一例外的疑问是,“雾都雾都嘛,咋看不见雾呢?”。

雾还是有的。天气渐冷,我家门外Blackheath大草甸子上,清晨总是笼罩着一层或薄或厚的雾气,每天清晨趟着雾奔车站,雾朦胧、人朦胧。

但这雾是空气中的水遇冷凝聚而成,吸一口沁人心脾,太阳一出云消雾散。

中国朋友寻找的“雾都”,是狄更斯笔下的伦敦。

狄更斯生活的工业革命大潮中的伦敦,店铺林立、人口爆增。从工业生产到家庭烧饭取暖,从地上跑的火车到地下跑的火车,烧的主要是煤。

烧煤排放的大量粉尘与湿润的空气混在一起,就形成了致命的“雾霾”。狄更斯笔下的“雾都”,污浊的空气对伦敦人的健康乃至性命构成了巨大威胁。

清洁空气法案

进入20世纪,“雾都”伦敦多次爆发因雾霾久聚不散导致的危害公众健康事件。其中最重大也因此导致最根本变革的,是1952年的“大雾霾”,the Great Smog。

1952年12月5日至9日,连续的高气压、超低温和无风天气因素碰在了一起,导致伦敦城上空被厚厚的雾霾笼罩。大白天能见度几乎为零,伦敦城完全瘫痪。

前伦敦市长列文斯通当时是一个9岁的男孩,他对“大雾霾“的记忆是学校关闭,他和小伙伴们兴高采烈,可以不上学了。但是,对许多伦敦人,“大雾霾”的记忆是痛苦的。

因雾霾直接致死的伦敦人达4075人。死亡原因主要是呼吸道疾病,这是由空气中的粉尘引发的,而粉尘主要来自燃煤排放。

英国人痛定思痛,在1956年颁布了《清洁空气法案》,在伦敦城划定“无烟区”、淘汰开放式燃煤炉、普及中央供暖、用无烟燃料(碳、天然气等)取代烧煤等等,逐渐消除了燃煤造成的粉尘排放,还“清白”于蓝天。

“雾都”渐渐的重归浪漫,忘却了狄更斯笔下的污浊。

“新清洁空气法案”

Image copyright PA
Image caption 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种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的有毒气体污染,就是二氧化氮。二氧化氮污染“毒巢”就在伦敦市中心的牛津街上。

《清洁空气法案》出台60周年来临之际,人们又在呼吁出台一个“新清洁空气法案”,对付威胁21世纪伦敦人健康的“看不见的大雾霾”。

因为朗朗晴空下,也有一种对人体健康危害极大的有毒气体污染,就是二氧化氮,nitrogen dioxide(NO2)。

60年前的“大雾霾”,主要是引发呼吸道疾病。而二氧化氮对肺部组织和微血管的刺激造成肿胀,不但刺激呼吸道,而且“直插心脏”,导致心血管疾病。临床证明,置身于NO2污染严重的空气中,可导致哮喘、心肌梗塞和中风等严重威胁健康和生命的疾病。

伦敦城中的二氧化氮,主要来自柴油汽车的尾气排放。

欧盟的二氧化氮年排放标准是每立方米40微克。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一个研究小组在伦敦测到了超过欧盟标准三倍的一个二氧化氮污染“毒巢”,它就在伦敦市中心的牛津街上。

国王学院的测量小组在牛津街上测到空气中二氧化氮平均值为每立方米135微克。牛津街上的交通基本上被老爷出租车和双层巴士“占据”。而这些车都是柴油发动机。

不仅是牛津街。英国全国50个空气污染最严重的“雾霾点”,全部在伦敦。这也不奇怪。伦敦城里22000辆老爷出租车、8500辆巴士、80000辆呼叫计程车,全部是柴油车。

伦敦人因空气微粒污染诱发的死亡每年超过4000人,也就是今天的伦敦每年都发生一次像60年前那样的“大雾霾”!健康专家预测,到2020年,伦敦人每年因空气污染导致的死亡将超过5000人。

英国环境部Defra警告说,要达到欧盟制定的空气质量标准,到2020年,包括伦敦在内的8个主要大城市可能要被迫禁止2015年前出厂的柴油汽车进入市区。

但愿大众汽车的丑闻,给“看不见雾”的伦敦人擦亮眼睛。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